近日某大媒體就香港民眾爭取特首普選的佔中運動發表社論,題為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

由於其中一些論點似是而非,難免誤導讀者,忍不住為之一駁

首先,莫說台灣加香港也難改變大陸的事就算加上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甚至加上全世界所有民主國家,又可能改變得了大陸的事嗎

換句話說,很顯然,台灣加香港改變不了大陸的事根本原因不是別的,而是中國人的冥頑不化

回想十九世紀,中國和日本同樣遭遇西洋先進文明叩關這一史無前例的巨變,但兩者的反應卻截然不同

日本在美國佩里將軍率艦迫開門戶後,也被迫和西方列強簽定了一連串不平等條約。但目光遠大劍及履及的日本知識階層(武士階層),立刻認識到自己和西方先進文明的巨大落差,於是以福澤瑜吉為首的日本知識階層(武士階層)很快就得出脫亞入歐這一共識,從而引領出劃時代的明治維新。相對地,不過十來年光景,同樣識時務的西方列強,也很快就陸續撤銷和日本的不平等條約,改訂新約。

反觀中國,鴉片戰爭後,由於冥頑不化的緣故,又繼續惹來一連串羞辱,簽定一次比一次惡劣的不平等條約。但即使如此,冥頑不化的中國知識份子(士大夫階層)寧可死硬也不肯正視事實。甚至到1900 - 也就是鴉片戰爭後52年,日本明治維新後32年,還繼續照樣冥頑不化,終至爆發當今聖上”“老佛爺慈禧太后鼓動向全世界宣戰的義和團事件引來八國聯軍攻北京

換句話說,這種擇惡固執超級冥頑不化的死硬精神,可是其來有自,源遠流長,哪是現在才有的呢

事實上,這種從秦始皇大一統以後歷代累積逐年加深加厚的超級冥頑不化(也就是柏楊所稱的醬缸),才是真正的中國特色港台兩地若能少受污染,即屬萬幸遑論改變大陸的事(上)

http://www.peoplenews.tw/news/14ff8255-6def-42fc-ba3d-0d5221c0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