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先知彭明敏教授1964920日和兩位學生謝聰敏、魏廷朝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轉眼至今五十年

在這悠悠的五十年歲月裡,不論是彭明敏個人或兩位學生乃至整個台灣社會,直接間接因此一宣言所起的變化,可謂至深且巨,識之者無不有目共睹

尤其在公元兩千年以後台灣社會的自由和民主化程度,曾經被列為亞洲最先進之一。加以經濟發展,物質進步,使得多少海內外華人無不齊聲讚歎台灣好

然而曾幾何時,這個曾經廣受海內外所有華人欣羨的台灣,近幾年卻似乎變得有點走樣。尤其今年以來陸續發生的太陽花抗議事件核四公投事件高雄氣爆事件餿水油事件等等,更加重了各方對台灣的疑慮

這疑慮的最終答案其實再簡單不過原因就出在,台灣從根本上一直妾身未明,一直在法理上還不是一個名正言順的國家。也因此,不論是民主建設還是經濟建設,似乎總少了點堅實的社會基礎和有利的國際環境。尤其遇到崛起的中國以冥頑不化的大一統思維心態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分化滲透,更使情況益形複雜惡化。

換句話說,彭明敏教授五十年前所揭櫫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對如今的台灣人民而言,不但依然有效,而且歷久彌新意義變得更深更廣,更加值得所有衷心希望做個有尊嚴的自由台灣人深刻反省、惕厲、再出發

事實上,筆者深信,《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的目標對象雖指居住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所有人,但是,彭明敏當初之所以會發出這樣的怒吼,卻完全植基於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一普世價值的服膺與尊崇

猶記筆者初識彭教授於其海外流亡之時,彭教授雖明知筆者非狹義的台獨主義者,當年拙作《亂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一書,對象也是針對所有華人,但卻大加讚賞,並為之作序推薦。如今想來,彭明敏教授的目光之遠大,格局之恢廓,實非尋常,令人感佩。

值此紀念慶祝《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發表五十周年之際,筆者最大的感觸是:什麼時候這宣言裡所接櫫的理想能夠在台灣完全實現

另方面,以中國目前一黨專政的高壓現況中國人民是不是也需要自救?什麼時候中國的知識份子也能夠跳出秦始皇所設定的大一統思維框架,發出像《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一樣的宣言,讓自由民主法治人權也能夠在中國大陸生根發芽?(20149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