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六號載人太空船﹐終于在舉世矚目下﹐安全順利返回。 大陸同胞對此固然欣喜若狂﹐相信身在海外的四海華人﹐也不免與有榮焉。

回想清末民初
﹐中國所受列強的欺侮有多深﹐災難有多重﹐人民的生活有多慘。 青少年時每讀到這部分歷史總不免掩卷嘆息悲憤良久 還記得看過一部記錄片﹐在當年廣州或上海的草地上﹐洋人們坐著中國人抬的轎子﹐一面用馬球桿驅趕乾癟瘦弱的轎夫像馬一樣的東奔西跑﹐洋人們則高坐轎子上像騎馬一樣地打馬球﹐﹐﹐

如今﹐這種無以言喻的屈辱悲慘景象已成過去 相反的﹐隨著海峽兩岸經濟繁榮﹐中國大陸的國力更是蒸蒸日上﹐有誰敢再小看中國人呢 神州六號的發射成功﹐就是最近一個例子。 撫今追昔﹐不免感慨萬千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純從科學技術角度如果了解中國古代歷史﹐那麼﹐對中國當下這些成就﹐可能又不至感到如此震撼了。 為什麼﹖因為﹐從秦漢唐等朝代宮殿建築的壯觀華麗從萬里長城﹐都江堰﹐大運河等留下的史跡﹔從兩千五百年前[考工記]近代英國人李約瑟[中國古代科技史]的描述﹐以及從近年大量出土的古文物裡﹐都在在證明了自古以來中國工藝的精巧

因此﹐很顯然﹐中國的問題自古以來就不是工藝技術的問題﹐而是人倫上的理性關係和制度上的民主問題 由于缺少人倫上的理性和制度上的民主﹐使得中國在幾千年歷史裡﹐一直缺少安定的政治社會環境﹐總是在改朝換代的戰亂中輪迴﹐使古代曾幾度輝煌過的工藝技術﹐不但沒有繼長增高﹐發展成後來西方的系統化科學﹐反而幾度幾番成了過眼煙雲﹐並且每況愈下。

如今形移勢轉﹐政治社會的安定至少眼下不是問題﹐ 而按照過去歷史﹐隨之而來的經濟繁榮和科技建設﹐對中國也都不是難事。 因此﹐真正值得關注的反倒是在中國經濟欣欣向榮之際中國社會過去所獨缺的理性人倫關係和民主制度是否建立

就在神舟六號順利升空後﹐日本政評家松本酸溜溜地表示﹐日本也完全有能力發展載人太空船﹐只是他們缺少這樣的政治意志力 而另一方面﹐日本也無需靠發射載人太空船來彰顯自己的科技實力﹐因為日本的科技實力已經表現在其他各個領域

不以人廢言這倒也是真話 說實在﹐中國大陸今天最讓人擔憂的一點﹐可能就是這種澎湃的政治意志力 無可否認﹐想當年﹐也就是孫中山所說[中國人是一盤散沙]的年代﹐如果喚不起這股意志力不運用這股意志力﹐怎麼可能安內攘外﹐建立新中國﹐將列強惡勢力掃地出門﹐接著更造就了今日的經濟繁榮﹖

但問題是﹐這種政治意志力如果不加節制﹐則後果堪慮。 翻開歷史﹐遠的不說﹐就看近百年來兩次大戰的主要發動者德國和日本 這兩個國家當初也曾經因為是列強中的後進﹐心有不服﹐所以也都有股強烈的民族自尊心和政治意志力﹐而且也都靠著強烈的民族自尊心和政治意志力﹐發奮圖強﹐迎頭趕上﹐造就了龐大的國力 然而 不加節制的後果如何歷史彰彰在目

當年的德國和日本還算半個民主國家﹐都無法阻擋野心家利用這種快速上漲的國力闖禍﹐以中國大陸政治權力如此集中﹐怎能保證什麼時候不出現個自信滿滿﹐眼高于頂的領導人﹐利用多年累積的實力﹐在國際上因某個爭執而把國家帶向戰爭的深淵

其實﹐莫說政治權力高度集中的非民主國家了﹐就算像美國這樣民主機制完善的國家一旦愛國心和民族情緒被挑動起來﹐不也照樣無法避免發動一場勞民傷財﹐損人不利己﹐毫無必要﹐而且後患無窮的伊拉克戰爭嗎﹖

或說﹐難道美國霸權不容挑戰憑什麼非美國佬獨霸天下不可﹖當然不是。 問題只是﹐以今日的核武威力任何大國與大國間是再也打不起戰爭了 換句話說﹐挑戰之道﹐唯有以非戰爭的方式 至于打﹐只有玉石俱焚﹐同歸于盡誰又佔得了誰的便宜呢

明乎此﹐則中國當前要務﹐顯然已到了在經濟改革有了如此成效後開展政治改革逐步民主化的時候。 唯有如此﹐才可能不至成為四肢發達(經濟繁榮)頭腦簡單(政治不民主)的巨人﹐才可能把中國日益膨脹的國力﹐導向正當的渲泄管道﹐從而避免中國歷史上已經再三反復出現的的惡性輪迴

正如前述評論家松本所言﹐要表現一國的科技實力﹐辦法很多。 中國也畢竟不是富裕到人間樂土的地步﹐因此﹐三峽大壩也好﹐青藏鐵路也好﹐這些巨大建設雖就環保而言確有可議之處﹐但畢竟總的方向還可說是為了國計民生﹐但在目前國力才剛剛興起的階段﹐就耗費巨資發展這種軍事用途遠多于民生用途的載人太空計劃是否還不是時候 (20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