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美國和南韓準備在黃海舉行聯合軍演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中國﹐不少人﹐不論官方還是民間﹐紛紛喊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句毛澤東的名言 據傳﹐其國防部長甚至喊出不惜打場熱核戰這樣的話 委實令人心驚肉跳。

這些人所持的理由是


1) 黃海靠近中國京津地區
﹐回想起當年英法聯軍﹑八國聯軍﹑甲午戰爭等屈辱往事﹐如今在國力如此強大情況下﹐居然還有人敢在此大門口外軍演﹐豈不令人氣憤﹖

但問題是﹐當年的屈辱往事﹐畢竟早已事過境遷。 如今放眼舉世﹐又有誰敢侵略中國呢 如果硬要把過去的傷痛無限解讀無止境延伸﹐硬要把針對北韓的軍演看作是針對自己﹐則是否有受迫害妄想狂之嫌

再說﹐就拿頭號強權美國來說。 就在去年﹐和美國長期唱反調的南美小國委內瑞拉﹐也找來俄羅斯海軍到俗稱美國後院的加勒比海聯合軍演 但只見美國官方表示理解和注意﹐卻不見神經緊繃如臨大敵﹐更不見老百姓義憤填膺民族主義大高其漲的。 這又是為什麼呢﹖

2)
前陣子﹐北京當局在沒來由情況下宣佈南海為其核心利益 言外之意似乎是﹐這是我中國的勢力範圍不容外人染指 結果惹來了美國國務卿喜萊莉放話﹐南海屬國際水域﹐若有領土糾紛﹐應循外交管道根據國際法共同解決﹔以及隨後美國和越南干脆在南海舉行聯合軍演

如果不是沒事找事﹐就顯然是迫不及待開始自大 試想﹐諾大的南海水域週邊有多少國家﹐而且又是國際最重要水道之一﹐突然宣佈為自己勢力範圍﹐豈不引起公憤﹖

若說﹐那美國又憑什麼萬里迢迢來這裡插足管閑事﹖這就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試想﹐美國能有今日基本上掌控全球的霸權勢力﹐乃是在被動情況下﹐歷經兩次世界大戰血流千萬的代價所逐漸形成

中國如果因現在經濟富裕發達﹐就突然自覺偉大﹐浸浸乎想挑戰美國的霸權﹐豈不是準備冒戰爭的危險﹖而以現代世界各大國都擁有核武的情況下﹐一旦開戰﹐將是人類毀滅的盡頭誰又能有任何好處呢﹖

因此﹐光是這句惡狠狠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即便只是口頭上一句話﹐但是對一個一方面國力蒸蒸日上一方面又獨裁專制﹐同時又擁有大量核武器的政權來說﹐就夠令人毛骨悚然心驚肉跳了。

事實上﹐大陸朝野這句洋洋自得的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除了展露野蠻本質﹐實則連邏輯都有問題 因為﹐倘若一個人冒犯了我﹐可能不是故意﹐也可能只是一時疏忽﹐或者居心並非那麼險惡那麼不可饒恕﹐如果我必犯人豈不成了睚訿必報人人如此﹐那人間豈有寧日﹖豈非寸步難行?

換句話說﹐這句話其實也只是句狠話實際上是行不通的 但即便如此﹐這話也多少反映出一個國家民族社會的心理狀態 或許﹐這也正是中國歷史上總是亂多治少﹐不斷革命不斷改朝換代的緣故之一吧。

反過來﹐哪一個文明社會不以禮讓為人與人之間的共同行為準則﹖不強調寬恕和原諒是一種美德﹖有哪一個文明社會的文明人會公然把害人之事自詡為陽謀公然誇口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

如今﹐中國經濟的富裕發達固令人刮目相看﹐但是很顯然﹐要如何成為一個富而好禮的社會﹐也許還需要多加思索﹐多加把勁。 不是口稱和諧社會﹐和諧社會就會憑空降臨

史家無不同意﹐現代西方社會現代西方民主﹐無不與基督教傳統密不可分﹐因此又將現代西方文明統稱為基督教文明 究其實﹐原因其實也簡單得很﹐光是耶穌基督親口所授祈禱文中那句求禰寬恕我們的罪過(冒犯)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就再三再四提醒我們凡事反求諸己不要一味遷怒怨恨責怪﹐日久天長下來﹐才養成西方社會一種比較懂得妥協的民主社會起碼心理基礎

當然現代西方文明並非完美﹐耶穌的教誨迄今也仍然無法剋除人性的陰暗和貪婪﹐但是無論如何﹐耶穌基督這句向萬有上主謙卑的祈禱詞﹐和毛澤東這句睥睨天下自以為是的豪語對西方社會和中國社會的人心教化﹐是不是畢竟千差萬別太不可同日而語

也許﹐這個我們過去曾不斷哀嘆的苦難中國﹐際此已然富國強兵的今天﹐是否也到了該讓基督福音在中華大地淨化人心挽救人心的時候了﹖ (2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