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三週年過去了 回想三年前﹐當阿拉伯恐怖份子用劫持來的民航機以自殺方式突如其來地炸毀巍峨壯觀美輪美奐的紐約世貿大樓﹐頓時造成數千名平民死亡的慘劇時﹐透過電視鏡頭 轉播﹐自獨立以來一直以民主人權是尚﹐一向安居樂業的美國人﹐對恐怖主義這種野蠻行徑﹐可想而知﹐該是多麼震驚﹗多麼憤慨﹗多麼無法接受﹗

於是﹐美國民眾一下子變得空前團結﹐甚至化悲憤為力量﹐在九一一過後不到三個月﹐就在舉世同情和支持聲中﹐以雷霆萬鈞之勢﹐摧毀了窩藏基地恐怖組織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 之後﹐又以超高效率在九一一週年將屆之時﹐完成了世貿大樓廢墟上幾百萬噸殘骸的清理工作 以無與倫比的超高效率﹐在九一一週年前夕﹐徹底修復了被撞損的五角大廈

凡此種種﹐無不展現了美國這個民族﹐即使受到九一一這樣的創傷﹐也依然朝氣蓬勃﹔美國這個民主國家﹐即使受到九一一這樣的打擊﹐但效率之高﹐底子之厚﹐國力之強﹐也依然舉世無匹

然而﹐就在全世界對美國的九一一事件依然寄以無限同情﹐對美國所領導的反恐戰爭﹐縱或出自本身利益﹐也無不打從心眼全力配合之際﹐伊拉克戰爭爆發了。

這場既沒有聯合國授權﹐又沒有北約背書﹐復沒有正當理由卻強行出兵的戰爭﹐在事後又無法找到事前信誓旦旦所宣稱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情況下﹐頓使美國從歷來國際上眾望所歸的道德制高點﹐跌落千丈。從九一一之後得道多助的受害者﹐一下子一百八十度反轉﹐成了任性而為的失道寡助

如今﹐伊拉克固然從一個獨裁者手中解放﹐但解放後的伊拉克卻成了暴民暴亂的戰場﹐成了為恐恐怖主義野心家源源提供自殺炸彈客的溫床﹐成了讓美國納稅人一天失血兩三億美元的銷金窟。當初多少人所擔心的成為另一場越戰泥沼﹐也已幾乎不幸而言中。

然﹐我們對抗恐怖主義的態度必須堅定果決有力。 但問題是﹐如果我們不能從道理的最深處理解恐怖主義之所以興起﹐甚至成為氣候的根源﹐則反恐作戰再怎麼努力 ﹐再怎麼勞師動眾﹑堅決果敢﹐實際上仍是處于被動的局面。 而任何戰爭﹐如果不能掌握主動﹐又怎能期待獲勝呢﹖ 更糟的是﹐這種一味以先進裝備高高在上高壓對付的結果﹐甚至可能產生更深更無解的仇恨﹐激起更多更大的恐怖行動﹐倒過來讓我們更加防不勝防。 實在想不通﹐這怎會是一貫強調理性﹐懂得妥協﹐慣用兩手策略的美國政治家所優為﹖

實上﹐我始終認為﹐在對付對象明確的敵人 - 像當年的納粹德國或共產蘇聯﹐戰略上的堅定不移和戰術上的彈性靈活﹐殆為美國(或同盟國)最終致勝的不二法門。 但如今的恐怖主義卻不同了﹐由于恐怖主義團體沒有明確的領土﹑主權﹑和人民﹐而是像幽靈般的在暗處唆使不滿分子鋌而走險﹐因此﹐只要對付得當﹐這些人豈不是不堪一擊的烏合之眾 而對付烏合之眾的辦法﹐則與上述對付明確敵國的辦法應剛好相反。 在戰術上必須對規模畢竟有限的恐怖組織毫不鬆懈的堅決打擊﹑全力清剿﹔但在戰略上卻必須妥協﹐必須以最有效的柔軟身段﹐爭取那些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為馬前卒犧牲者的窮苦大眾的民心

這道理很簡單﹐除非我們能完全消滅穆斯林﹐對穆斯林世界我們就不得不有所妥協﹐彼此和平共存。 否則的話﹐從長遠看﹐最後的結局除了同歸于盡還有什麼﹖

再說﹐就算我們能以絕對優勢的武力以一當千﹐以一當萬﹐甚至將整個穆斯林滅種﹐但只要問題的根源仍在﹐難道在穆斯林之後就不會出現其他的恐怖分子﹖而問題的最主要根源﹐依我看﹐除了文化差異﹐除了宗教對抗﹐除了種族仇恨﹐其實更扎扎實實擺在面前的是 - 貧富懸殊。

中國歷史上就有著太多這類例子﹐也就是史稱的[變民]從赤眉﹐黃巾﹐米賊﹐到白蓮教﹐天地會﹐等等等等﹐雖然其中固不乏野心家興風作浪﹐但說穿了﹐哪一個變民集團不是在朝代衰微﹐民不聊生﹐貧富懸殊的情況下先自行產生的﹖先有了這樣的環境土壤﹐野心分子才有可乘之機啊

換句話說﹐在現今這個交通如此發達﹐信息如此快捷的時代﹐富裕國家 - 尤其是為首的美國﹐成為落後國家貧苦人民眼紅嫉妒的對象﹐實為國際恐怖主義猖獗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得報上刊載﹐加州一家旅行社女經理在九一一事件後接受採訪時回憶說﹐九一一劫機者首腦阿塔曾經到她的旅行社探詢機票事宜﹐看到她背後懸掛的大張華府風景海 報﹐問她說﹕[那是什麼地方﹖]她回答說﹕[華盛頓。]阿塔隨即自言自語地罵了幾句﹕[他媽的﹗這麼美的城市。我的同胞卻在過什麼日子﹖﹗]

有位荷蘭朋友告訴我﹐荷蘭因為地小人多﹐交通發達﹐境內又全是平地﹐因此富裕人家的豪華享受很難避開人們耳目 而為了平息一般人的妒火﹐荷蘭政府在過去經濟景氣時﹐除了提供歐洲最完善的社會福利﹐甚至還給那些收入在某個水平以下的窮人﹐每年也有一個星期由政府出資的旅遊假期。

難道荷蘭人是傻子﹖居然肯為了窮人的逍遙享受而多繳稅﹖難道荷蘭政府樂當凱子﹖居然變相鼓勵窮人偷懶納涼﹖顯然不是。 荷蘭富人也好﹐荷蘭王室也好﹐荷蘭政府也好﹐顯然才是真正高瞻遠矚的精明之輩 因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財富很自然地容易集中到少數人手裡﹐因此﹐與其大張旗鼓用嚴刑峻法保衛少數人的財富﹐還不如用制度性的施捨﹐消減窮人的妒火﹐大家和平共處

我在[文明的單向道 - 九一一事件所帶來的省思] 一文裡曾經悲觀的指出﹐由於現代消費主義式的物質文明正以重力加速度的速度單向向前發展。 因此﹐除非我們能反樸歸真﹐像過去那樣﹐窮國富國彼此信息隔閡﹐讓我們優渥美好的生活不讓那些窮國赤貧子民看在眼裡而妒火中燒﹐否則的話﹐我們就不得不考 慮把上述荷蘭的作法擴大到全世界﹐尤其優先擴大到那些我們非利用其資源不可的落後國家窮苦大眾身上﹐提高他們的生之樂趣﹐減少他們絕望必死同歸于盡之心﹐可能才是對付恐怖主義釜底抽薪的根本之道吧。

言以敝之﹐過去在一次大戰﹐二次大戰﹐乃至越戰後﹐美國時不時興起的孤立主義念頭﹐過去既辦不到﹐現在隨著地球村的形成﹐恐怕是更辦不到了。 對美國來說﹐ 既然以世界百分之五的人口享用世界近一半的能源﹔既然以世界百分之五的人口消耗世界四分之一以上的其他資源﹐很顯然﹐不管樂不樂意﹐我們都必須承認﹐縱使有東西兩大洋保護﹐美國都無法像過去那樣獨享安富尊榮而不受干擾了

但願美國大眾和未來四年的主政者也能見及此﹐則反恐努力﹐自可事半而功倍 - 天下蒼生幸甚﹗美國人民幸甚﹗ (20049)

(附註﹕本文刊登於20049月。其時﹐小布希總統的第二任期總統大選即將投票。最後結果是﹐小布希順利當選連任﹐主張儘快結束伊拉克戰爭的民主黨候選人約翰.凱利落敗﹐伊拉克戰爭於是又繼續拖了四年。 終至2008年下半年﹐美國暴發金融危機﹐席捲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