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最近在接受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專訪時強調,台灣經濟成長七成以上仰賴對外貿易,若服貿協議不能通過或重啟協商,一定會嚴重傷害台灣利益,影響台灣國際信用

這些話,言之似乎有理,實則大謬不然

首先,當初設想多麼美好的ECFA簽定之後,這三年多來,除了讓台灣的經濟更加依賴大陸外,事實證明,好處何在

其次,儘管經濟自由化曾經是過去二三十年的世界潮流。但未來是否如此,還很難論斷。就以美國來說,自90年代中倡議全球經濟自由化以來,產業大量外移,本土工廠不知有多少因此關閉,失業率節節上升。及至歐巴馬上台,才不得不提出所謂的經濟愛國主義Economic patriotism,鼓勵製造業回國。

台灣的經濟向中國大陸傾斜,雖不自馬英九始,但馬英九任內傾斜的速度更快,程度更深,而以大陸的極權政體和對台灣的狼子野心,這種現象怎能不讓人擔憂?

換句話說,與大陸經濟上的融合互利,我們完全沒有條件和南韓等其他國家相提並論。即使比起南韓等國我們可能獲利更多,但南韓等其他國家卻沒有經濟背後的安全隱患。我們可有這樣的條件?

至於馬英九所說,兩岸服貿協議萬一沒有通過,台灣在國際社會又將陷入孤立,不僅沒有貿易自由化的誠意,也將失去信用更屬天方夜譚。

在國際經濟交往上,信用主要奠基於債信也就是是否賴債。至於簽不簽署某項協議,各國自有其本身考量,與信用何干

曾經是亞洲四小龍之一的台灣,縱然在外交上處處受中共打壓,但實質上仍然與全球緊密往來經濟實力迄今也相當紮實,與世界大多數國家相比,絕不遜色,為什麼會一天到晚擔心被國際孤立?令人百思不解。

一言以蔽之,只要中共政權仍然明言不放棄武力統一拒絕把設在海峽對岸的一千多枚飛彈撤走,侈言什麼服務貿易自由協議,長遠來看,無異是與虎謀皮的自殺行為作為高瞻遠矚的主政者,除非別有用心不可能連這個淺顯的道理都想不通。(20143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