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時代的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轉眼一年,那些十惡不赦的恐怖分子及其團夥雖然已受到嚴厲懲處,但美國人過去那種滿以為可自外於紛擾世界高枕無憂的心境,顯然也一去不復返了。

對於為什麼會發生像九一一這樣史無前例的恐怖攻擊,對世界最強大最富裕的美國百姓造成這麼慘痛的創傷,專家學者提出的看法很多,但其中最人云亦云的,似乎是,美國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衝突中過度偏袒以色列,厥為阿拉伯穆斯林世界仇恨美國的肇因,從而間接促成此史無前例的最大恐怖行動。

而實情豈真如此簡單?顯然不是。 我曾在[現代文明的終結?]一文裏表示:[的確,美國過度偏袒以色列造成許多阿拉伯國家不滿,並非明智。但是別忘了,本拉登對美國的不滿,照他自己所說, 主要是由於美國駐軍沙烏地阿拉伯。然而美國駐軍沙烏地阿拉伯的目的,是為了保障科威特不再受伊拉克侵犯﹐保障中東地區穩定,間接保障世界原油供應。在此其 他能源還無法取代石油的情況下,美國對中東的棘手情勢袖手不管,掉頭而去,難道就能解決問題嗎]

換句話說,美國在以巴之爭中偏袒以色列,固然可以和九一一恐怖攻擊扯上關係﹐但九一一事件發生的原因,卻絕對遠遠不只此一端,是有更深更廣更複雜的歷史背景, 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

值此九一一恐怖事件一周年之際,我只想對事件發生以來,最多人云亦云的以巴衝突,提出點個人的看法。

首先我們必須承認,自以色列前總理拉賓被刺后,以色列強硬派勢力就日益坐大,乃至囂張, 最後逼使巴勒斯坦人起而反抗﹐使拉賓和阿拉法特共獲諾貝爾和平獎的以巴協議, 功虧一簣, 化為烏有

就這一點來看,以色列強硬派之不識大體,為了自身短暫利益﹐不惜危及全世界﹐其眼光之短淺,令人扼腕!

但如果從巴勒斯坦或其他支持巴勒斯坦的穆斯林國家來看,其想法和行徑又好到哪呢?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殺式人肉炸彈恐怖襲擊, 除了給自己引來更多殺戮,更多災難,難道就能解決問題嗎?

當然我們也得承認,在以色列強硬派的氣焰下,巴勒斯坦人不得已採用這種自殺式的襲擊可能的確會產生點效果﹕一來可引起國際社會同情,二來可讓以色列強硬派知所收斂,三來也可能有利於和談中討價還價,為巴勒斯坦爭取更多權益。

但如今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無休無止且越來越頻密的自殺式恐怖襲擊,就顯然過猶不及,完全走樣了。其給人的印象,已從過去那種令人同情的不得已行為﹐演變成滿腦子仇恨同歸于盡的瘋狂行為 這不是得不償失嗎?

事實上,人類社會隨著歷史文明的發展,隨著地球村的出現,已沒有理由也沒有本錢再去為遙遠的是非恩怨糾纏不清。國際上,任何有爭議的雙方,都應體認牽一髮動全身的道理﹐相忍為全世界﹐也為自己﹐即使百般不願﹐也必須和平共處。

但盡管如此,有關以巴的歷史背景,似仍有必要在此簡略提及。

眾所周知,最早在巴勒斯坦定居的猶太人所建立的以色列王國和猶太王國,分別在紀元前八世紀和紀元前六世紀被亞述帝國和迦爾底亞帝國滅亡后,儘管猶太人因此散居世界各地(尤其是歐洲和近東),但巴勒斯坦境內的猶太人仍不在少數。及至公元七世紀穆罕默德創立的伊斯蘭教席捲西亞近東,巴勒斯坦地區才呈現穆斯林和猶太人混居的局面。二次大戰后全球形勢大變,世界版圖大規模重劃,在巴勒斯坦地區從事多年遊擊戰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才在美國協助下,于聯合國通過第181號決議,決定在那時屬於英國的巴勒斯坦地區,將猶太人佔多數的地區劃成以色列,將穆斯林佔多數的地區劃成巴勒斯坦兩個國家。

而由於宗教和種族的關係,巴勒斯坦人也好,巴勒斯坦周圍的其他阿拉伯穆斯林國家也好,都恨不得將新成立的以色列消滅,從而聯手連續發動了三次以阿戰爭。 但戰爭的結果是,以色列不但沒有被阿拉伯穆斯林趕出巴勒斯坦,反而佔領了大片原本不屬於以色列的阿拉伯國家領土。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把聯合國181號決議所劃定的巴勒斯坦國完全佔領,成了以色列佔領區,直到今日,成為目前以巴衝突的直接禍源。

我提出這些歷史事實,並無意糾結評斷歷史的恩怨是非,只是想強調,由於以色列自幾次中東戰爭後處於戰勝國的高姿態,因此以色列目前所最需的,就是自我節制 至於巴勒斯坦,既然是以色列手下敗將,也就該遵守遊戲規則,可以循其他途徑,逐步爭取利權﹐卻萬萬不可以只靠心中發狠,頭腦發熱,唆使無知子弟從事自殺式恐怖襲擊,以對方無辜平民為目標,同歸于盡。

老實說,人類史上戰爭無數,戰敗國自然也多如牛毛,但遍翻史書,卻從不見像如今巴勒斯坦這樣,這麼輸不起的。 竟然教育慫恿無辜子弟用這種方式來洩心頭之恨,而所換來的,不但於事無補,反而是更多更大的災難。 這難道不讓人覺得沒出息而且下流無賴嗎?

遠的不說,二次大戰后的德國,在盟軍瓜分佔領下,德國人難道不是靠自己忍辱負重的精神,才能夠重新站起,再度成為世界強權之一﹖二次大戰末期的日本﹐在原子彈摧毀下﹐不得已投降﹐當時裕仁天皇所下的無條件投降詔書,就明言要求日本人民[準備接受無法承受的屈辱,低頭自強。]事實證明,日本人的忍辱負重也沒有白費。

甚至過去百多年來受盡列強羞辱恥笑壓榨的中國,印度,韓國也不例外,其過程雖然更曲折緩慢悲慘,但終歸一句,難道不是靠這些國家人民自身的忍辱負重莊敬自強才可能換得如今的國際地位?

此觀之,巴勒斯坦也好,其他阿拉伯穆斯林國家也好,對於美國等西方列強儘管不滿,心懷怨恨,但如果不出之以自強不息的方式力爭上游,卻只知道嗾使無知青年 以肉身綁炸彈對平民百姓肆行不分青紅皂白同歸于盡的恐怖襲擊,要想真正抬起頭來在國際社會揚眉吐氣,恐怕是永遠也辦不到的。

在正式作戰期間,在正式交戰狀態下,英勇殺敵,萬死不屈,像當年的納粹德軍或日本神風特攻隊﹐我們雖不以為然﹐但仍憫其愚,感其勇,心中起碼還有幾分敬意。但如今巴勒斯坦這等層出不窮變本加厲專以平民百姓為目標的自殺式炸彈襲擊做法,能与之相提並論嗎

聖經上說,上帝要毀滅一個人,必先使其瘋狂。這句話對國家是否也一體適用?我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肯定,國家和個人一樣,也是需要骨氣的 一個沒有骨氣而只有血氣的國家,失敗了或受到委屈後就只知道抓狂﹐甚至以無辜者作為抓狂洩恨的對象﹐這樣的作法﹐不但不會有任何長進﹐甚至可能惹來更多更大的災難。

寄語巴勒斯坦
何不以德國為師,以日本為師,甚至以中國,印度,韓國為師,靠自己的骨氣埋首奮鬥,遲早成為敵人無法不接受的可敬對手。何必專注一時血勇,惹人嫌惡呢? (2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