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多數媒體尤其是華文媒體的報導,普遍將目前中日釣魚台問題的惡化,歸咎於日本當局去年將釣魚台列嶼國有化的舉動

其實不然,早在去年之前的幾年間,就因為不斷有大陸漁船刻意挑戰釣魚台列嶼目前處於日本管轄的現狀,和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艇一再發生糾纏甚至撞船等一系列事件。

因此之故,以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為首的日本右翼,認為日本政府護土不力,倡議乾脆將釣魚台列嶼買下,自行護衛。而當時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彥為了避免這種狀況發生與中國滋生更多事端,於是搶先將釣魚台列嶼從私人島主手中買下也就是所謂的國有化

然而,這種原本為了減少摩擦的作法,卻因為國有化三個字,引起民族主義作祟的大陸同胞血脈噴張,而中共當局其時正處領導人交接的困難期,於是更順勢推舟,火上澆油,藉以轉移注意力

爾後演變至今,中國片面宣布自行設定東海航空識別區,規定凡通過該區的飛行器,必須向中國當局通報,等等等等。引來以美國為首的強烈反應

後續事態將如何發展?各方論述已多。這裡,我只想從我同胞的心理根性與這件事的關聯,略作探討

過去的一些中國思想家,不論梁啟超、胡適、柏楊,都發現我同胞有一種極度自卑兼極度自大同時並存的心理現象。當呈現極度自卑情意結時,會恬不知恥地一股勁巴結諂媚。當呈現極度自大情意結時,又會不分青紅皂白地目空一切自認五千年優秀傳統文化最了不起唯我獨尊,漠視事實,拒絕改變

事實上,自卑與自大,都屬情感上的極端,都不可取,都讓人不敢領教。而若同時兼具極度自卑與極度自大,那讓人不敢領教的程度,豈可言喻

不過,話又說回來,比起單純的自大,自卑 - 尤其是混雜極度自大的極度自卑,問題顯然更嚴重,為害也更大

因為,一個單純自大的人在踢到鐵板受到教訓後,往往還可能學乖,還可能幡然醒悟,低頭認輸或低頭認錯,痛改前非。

但一個在潛意識裡不自覺極度自卑的人,在踢到鐵板後卻很少會自我反省,相反,反而是進一步認定自己受到歧視,認定自己遭到打壓,也因此更加怨天恨地

換句話說,一個極度自卑的人不但容易記仇記恨怨天尤人,總懷疑別人瞧不起自己嚴重者甚至會到受迫害妄想狂的地步;另方面則不可能懂得感恩,也不知感恩為何物,胃口難填,遑論寬恕與自省。如果再加上沒有宗教信仰作為無形約束,這種現象可就更加嚴重

個人如此,想想看,國家民族難道不也一樣

事實上,也許我們應該倒過來這樣說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由於一心一意只在乎現世,因此稍遇挫折或不如意,就很容易產生自卑或潛意識自卑的不平衡情緒

接下來的結果已如上述。易言之,一個極度自卑的人莫說不可能寬恕與自省甚至可能倒過來貪得無饜,慾望難填個人如此,國家民族是不是也是一樣

眼見中國大陸這幾年崛起後,當局也好民間也罷其嘴臉與作為表現益發使我有此感慨。(201311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