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台灣總統大選投票日只剩几天﹐不少海外的大陸民運人士也跟著情緒緊張﹐其關切的程度甚至比海外台灣僑民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是一個好現象。 因為﹐通過這些人在海外沒有受到新聞封鎖或真相扭曲的直接觀察﹐把同是炎黃子孫的台灣所實現的民主成就﹐直接傳回他們在大陸的親友﹐讓更多大陸同胞也能夠暸解﹐民主乃普世價值不會因國家民族文化背景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同為炎黃子孫且僅僅十年前還是封閉專制社會的台灣就是個例子

然而不幸的是﹐這些一心希望在中國向共產黨爭民主希望在中國大地也實現民主的海外大陸民運人士一遇到台灣是否可以獨立這個議題時﹐ 就立刻失去理智 中國人古來大一統”“大家庭的思維模式就立刻籠罩一切﹐就立刻不自覺地和北京共產黨當局同聲一氣了。

然而﹐我實在感覺奇怪﹐這些希望在中國追求民主的大陸民運人士可曾想過 民主如果不能由下而上讓大多數人民作主﹐那民主還有什麼意義?人民還如何作主﹖

換句話說﹐為了實現民主﹐在國際政治上﹐自然會出現兩次大戰後的民族自決潮流﹐讓殖民地紛紛獨立﹔自然會出現前蘇聯解體﹐讓加盟共和國脫離﹑自主 在國內政治上﹐自然會出現政黨輪替﹐讓專制政黨下台的現象。

同樣地﹐中國今天如果也要實現民主對西藏要求的高度自治(請注意﹐賴喇嘛所要求的不過是高度自治)﹐就得讓步 怎可為了從未統治過的台灣而動輒血脈噴張﹐威脅要大動干戈呢﹖

事實上﹐我始終認為﹐台灣的民主絕對可以為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催生絕對對全體炎黃子孫有正面意義絕對有助于實現海外大陸民運人士的理想

如果說﹐這些海外大陸民運人士連這一點起碼的民主常識都想不通連這一點起碼的民主素養都付之闕如﹐試問﹐又如何可能在中國大陸向共產黨挑戰﹐爭取民主

也許﹐這也正是大陸的民主運動自六四天安門事件后﹐迄今不但沒有起色﹐反而日驅消沉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2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