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多年籌劃﹐設計﹐施工﹐位居首都華盛頓市中心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紀念碑﹐終於在上星期的美國國殤日盛大揭幕了。

本來﹐作為二次大戰最大的戰勝者美國﹐雖然犧牲了三十五萬英靈﹐但因此挽救了自由世界免於淪亡﹐也因此使美國國勢廣被四海﹐形成如今獨霸天下的局面﹐說實在﹐興建這麼一座紀念碑﹐比起其他什麼越戰紀念碑韓戰紀念碑等等﹐顯然更有價值﹐更具意義﹐也許早就該興建了 一方面以慰那為救危扶傾捐軀的亡魂﹐另方面也彰顯美國這個新世界國家曾經是多麼無私地用鮮血去保衛弱小﹐維護正義﹐捍衛自由

但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為什麼此一最具有歷史意義最值得豎立的紀念碑﹐卻偏偏在此美軍身陷歷來最不光彩的伊拉克戰爭之際﹐完工揭幕。 或多或少減損了美國當年高舉正義大旗為戰勝納粹集權拋頭顱灑熱血的光彩﹐這豈不太可惜了嗎﹖

若說是幸﹐則是因為﹐如果沒有這場師出無名﹐在國際法上倍受爭議且又陷入泥沼的伊拉克戰爭﹐我們對在華府市中心建立起這麼一座龐大莊嚴的二戰紀念碑﹐大概只會在心底升起驕傲與榮耀﹐而不太可能想到其他吧。 然而﹐事實卻是﹐任何戰爭﹐即使勝利再大﹐即使本身所處的立場再光明磊落﹑再正確無誤﹐驕傲與榮耀之心恐怕還是越少越好

因為﹐畢竟﹐兵者﹐不祥之器﹐乃事關千萬人死生之大事﹐除非萬不得已﹐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反過來說﹐就算勝利﹐又有什麼好得意的呢﹖

事實上﹐就在美國立國的兩百二十八個年頭裡﹐包括兩次獨立戰爭﹐血流成河的南北戰爭﹐慘絕人寰的第一﹑二兩次世界大戰在內﹐1980年代初豎立越戰紀念碑以前華府市中心就從來沒有過任何一座戰爭紀念碑 充份體現出美國立國標榜自由﹑平等﹑博愛的高貴理想 戰爭對美國來說﹐很顯然﹐縱使勝利﹐也一貫淡然處之

但是曾幾何時﹐自越戰退伍軍人極力爭取興建紀念碑獲得成功後﹐韓戰紀念碑也悄悄豎立了 越戰﹑韓戰這種相對而言的小規模戰爭都可以在華府市中心大建紀念碑供人憑悼﹐那麼二戰紀念碑豈不是更加應該﹖果然﹐如今二戰紀念碑也更盛大地揭幕了﹐而且坐落在整個華府沒有幾處比這更好的地點。

但問題是﹐如果戰爭紀念碑的建立成為常態﹐那麼﹐美國歷史上的歷次戰爭﹐包括兩次獨立戰爭美西戰爭美墨戰爭南北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乃至上一次的海灣戰爭前年的阿富汗戰爭﹐以及目前還沒有結束的伊拉克戰爭反恐戰爭﹐等等﹐將來是不是也都要來個紀念碑﹖那將有完沒完﹖而華府市中心究竟還有多少空地可供這些戰爭紀念碑的興建﹖

眾所皆知﹐古代西方獨霸天下的羅馬帝國首都﹐可就是充斥著林林總總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戰爭紀念碑的﹐標誌著古羅馬帝國借由歷次戰爭不斷征服﹐不斷擴大的輝煌史跡 然而﹐古羅馬帝國的下場如何﹖古羅馬帝國的窮兵黷武可是我們的榜樣還是借鑒﹖

誠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說[戰爭從來不是不可避免。戰爭從來都是人類的一種失敗] 際此二戰紀念碑盛大揭幕之際﹐也許更值得身為當今獨霸超強的美國﹐緬懷先人建國初衷﹐到此為止﹐再也不要搞什麼戰爭紀念碑了 讓我們這美麗的華盛頓特區永遠有別於其他那些曾經一度輝煌的帝國之都 (2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