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度舉世推崇的諾貝爾獎, 最近又陸續公佈了。其中有關自然科學的獎項固不必說了, 自詡 [五千年優秀傳統文化] 的中文迄今無人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也不必說了(見附註)﹐這裏﹐就拿近幾年來海峽兩岸和海外華人一心以為可以獲得的諾貝爾和平獎來說吧。

在中國大陸方面﹐海外民運人士一直一廂情願的以為﹐魏京生﹐王丹等人一定遲早可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中國當局甚至不知有意還是無心﹐每年也都會在諾貝爾和平獎公佈之前﹐放話警告不得讓這兩人獲獎。

但結果如何呢﹖幾年來的事實証明﹐要讓我們的魏京生﹐王丹等人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恐怕還早著哩﹗

同樣地﹐在台灣方面﹐幾年前曾經盛傳﹐國民黨當局幕後動用大筆資金四下活動﹐希望讓李登輝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還有台灣[慈濟功德會]創辦人釋證嚴法師﹐也一再被其信徒認為可以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結果為什麼也始終事與願違呢﹖

其實﹐魏京生﹑王丹也好﹐李登輝總統﹑釋證嚴法師也罷﹐要想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次應該是頂好的一次機會了。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次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的個人或團體﹐總體而言都並不怎麼突出或關係重大﹐像最後獲獎的[醫生無國界]組織﹐雖然其立意深遠著眼宏觀﹐但畢竟 成立迄今才不過短短六七年﹐比過去歷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不論個人也好﹐團體也罷﹐動輒十幾二十年以上的長期功勳﹐遠不可同日而語。

但為什麼到頭來﹐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達十二三億的我輩華人, 卻仍然被諾貝爾獎摒除在外呢?

**
魏京生先生 **

這裏就先從魏京生開始吧。魏京生對中國大陸民主運動的功勞苦勞有多大且先不論﹐在此我們不妨先把他和其他同樣因為政治反對運動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比較一番﹐也許答案就不解自出了。

換句話說﹐我們不妨把魏京生和當年印度的甘地比一比﹐不妨把魏京生和南非的圖圖大主教比一比﹐不妨把魏京生和緬甸的昂山素姬比一比﹐不妨把魏京生和西藏的達賴喇嘛比一比﹐不妨把魏京生和東帝汶的貝羅及霍塔比一比

試問﹐不要說魏京生所代表的大陸民主運動四分五裂腐化不堪根本就不被認為是中國未來的希望﹐就算魏京生本人﹐作為諾大中國政治反對運動最著名的領導人﹐其學識修養﹐人格風骨﹐胸懷眼界﹐乃至品味格調﹐究有哪一點動人心弦讓人禮敬心折之處﹖

別的林林總總且不去說了。我只記得﹐魏京生在剛到美國四處演講時﹐一再以幾近悔恨的語調訴說共產黨最可惡之處就是摧毀他的健康。當時我聽其言而觀其行﹐心里不免在想﹐這樣一個對自己身體健康念茲在茲耿耿於懷的人﹐作為一個廣大群眾運動的領導人﹐器宇未免小了點吧﹗

試想﹐這樣的人可能得諾貝爾和平獎嗎﹖這樣的人適合得諾貝爾和平獎嗎﹖

**
李登輝總統**

再說在台灣有[民主先生]美譽的李登輝總統吧。當然了﹐李登輝任內台灣社會的自由尺度的確有前所未有的進展﹐但這究竟是李登輝個人之功呢﹖還是擋不住的潮流使然﹖另方面﹐台灣社會自由是自由了﹐但對於理應伴隨自由而來的民主和法制﹐李登輝又做了多少貢獻呢

這裏﹐我們就拿在任內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南非總統曼德拉和前總統德克勒克﹐巴勒斯坦總統阿拉法特和以色列總理拉賓及前總理佩雷斯﹐哥斯達黎加總統阿里亞斯﹐以及當年的日本首相佐滕榮作來作一比較吧。

南非的曼德拉和德克勒克因為共創南非政權黑白共治而獲獎﹔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和以色列的拉賓及佩雷斯因為共創中東和平而獲獎﹔哥斯達黎加的阿里亞斯因為促成哥斯達黎加全國非軍事化而獲獎﹔日本的佐滕榮作則因為致力全球禁核而獲獎。

試問﹐李登輝在任期間﹐除了台灣經濟還算富裕﹐其他不論國內政治的長治久安﹐國際社會的人道促進﹐乃至海峽兩岸的和平共處﹐其成績究有哪一點比得上上述諸人而堪獲諾貝爾和平獎這樣的殊榮﹖

別的不說﹐李登輝會為了拍歐美白種人馬屁而不分青紅皂白地對科索沃慨捐三億美元﹐但是對遠離歐美白人世界卻近在台灣咫尺的東帝汶百萬政治難民﹐不聞不問。這樣的勢利作法﹐怎會是諾貝爾和平獎心目中的人選﹖

**
釋證嚴法師**

接著再來看這位在許多信徒心中如聖人般的證嚴法師吧。

當然了﹐在台灣這樣一個充滿酒色財氣的功利社會里﹐[慈濟功德會]顯然難能可貴。比起一些個腦滿腸肥的這個大師那個上師﹐ 證嚴法師顯然高尚正派多了。

但是﹐如果就證嚴法師應不應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或者說﹐ 證嚴法師夠不夠格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來論﹐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同樣的類型作比較﹐就自然反映出事實真相。

這裏就拿一生在印度加爾格達貧民窟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甚至與痲瘋病患為伍﹑犧牲奉獻的泰瑞莎修女來比較吧

請問﹐我們的證嚴法師究有何過人之處而應獲諾貝爾和平獎﹖

當然我相信證嚴法師是位值得尊敬的人。但比起那把目光專注社會(甚至是和自己不同文不同種的社會)最底層苦難人群的泰瑞莎修女﹐我們這位錦衣玉食滿面紅光的證嚴法師﹐[我不入地域誰入地獄] 的情懷顯然還差得遠

記得幾年前返台訪問花蓮時﹐順道參觀證嚴法師最初簡陋的修道小木屋。一位接待人員很驕傲地向我介紹:[ 這就是師父當年的修煉地方。]這當然讓人起敬。但再仔細一問﹐才發現﹐這樣艱苦修道的時間原來只有半年

試想﹐如果以這樣水平的人格品質來和泰瑞莎修女相提並論﹐豈不讓人感到汗顏﹖甚至讓人覺得唐突嗎?

**
歸根結柢**

得我在 [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 一書里, 曾經對為什麼華人始終獲得不了諾貝爾文學獎提出過這樣的看法: [只要中國文化現實短視的基本素質不改﹐中國人(華人) 以勢利為導向的基本人生態度不變﹐或者說﹐只要中國文學作品的內涵意境或品味格調﹐不能超脫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狹窄世界之外﹐中國人(華人)就永遠也沒有獲 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可能。

如今看來﹐這段話用在海峽兩岸目前所最冀望的諾貝爾和平獎身上﹐顯然也沒有什麼不適之處。

(附註)﹕從中國大陸移民並歸化法國籍的高行健﹐後來獲得公元兩千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但由于高行健是以法國公民的身分獲獎﹐因此在諾貝爾獎的正式記錄裡﹐高行健可是法國人。就好像我們那些獲得諾貝爾物理獎和化學獎的同胞﹐在諾貝爾獎的正式記錄裡﹐都是美國人。(199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