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九一一恐怖攻擊轉眼已八個多月,受創的五角大廈在美國軍方超高的工作效率下,幾乎已不見受創蹤影;原以爲至少需要一年才能清理好的世貿中心遺址,也在政府和民間業界努力下,在短短八個月裏,把幾百萬噸殘骸清理完畢。


然而,在此迅速復原的背後,那幾千名無辜受害者的家屬,他們的心境是否也因此平復?兩棟百層巨廈在恐怖攻擊中瞬間化爲瓦礫的恐怖景象,是否也不再成爲美國民衆心裏揮之不去的陰影?
美國是否又重新站起來成爲和過去一樣自由開放在法律範圍内無拘無束的富裕安康文明社會

案顯然不是,眼見的未來也顯然不再可能。最近從美國國防部長,聯邦調查局局長,乃至副總統,總統,都一再表明,美國未來再遭恐怖分子大規模襲擊的可能性是 [非常肯定的],這不就反映了美國已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儘管對世界事務關心而且介入,但自身卻因地緣優勢而得免大麻煩的時代已一去不返了?際此核武知識 擴散,核武器迷你化的時代,美國這一人類安全最後堡壘的喪失,委實令人不寒而慄

別的不說,當我們偶爾仰望天空,會不會發覺
,過去在美國大地藍天上經常叫人目不暇給的飛機凝結尾是不是比以前少多了?當我們想乘坐飛機時,還能像過去一樣搭巴士般的方便嗎?美國對外來新移民還可能像過去一樣寬容嗎?顯然,美國人的生活方式現在儘管大體如昔,[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了。 

對此,有些人怪罪美國過度偏袒以色列才惹火燒身,真是何苦來哉?


確,美國過度偏袒以色列造成許多阿拉伯國家不滿,絕非明智。但是別忘了,本拉登對美國的不滿,照他自己所說,主要是由於美國駐軍沙烏地阿拉伯。然而美國駐 軍沙烏地阿拉伯的目的,是爲了保障科威特不再受伊拉克侵犯,保障中東地區穩定,間接保障世界原油供應。在此其他能源還無法取代石油的情況下,美國對中東的棘手情勢袖手不管,掉頭而去,難道就能解決問題嗎

有些人怪罪美國如今一強獨大,在國際事務上太霸道。這是可能的,而爲了國際和平與美國自身利益,美國也當然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萬萬不得濫用權力,激起反感,引起對抗。


但問題是,
國際社會就像一個超大型的團體或國家,不可能沒有一個領導者出面帶頭。換言之,當今之世如果沒有美國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也會有其他國家取而代之,而最可能取代的,就是俄羅斯或中國。但各位不妨想想,以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國家自身的文明程度和民主傳統,一旦讓他們成爲世界獨霸,這個世界難道會比現在更好?再不然,退回到半個多世紀前的列強時代,眾強國間動輒血戰,誰也不服誰(兩次世界大戰就是最好註解),那又好在哪裏?

句話說,人類文明演變到今天這個局面,其中固然有許多人爲努力,但如果從廣義角度看,也未始不是一種自然演化。人類所能掌控的,其實不多。遠的不說,就從 文藝復興后因航海技術進步所引發的殖民時代算起,從殖民主義擴張,到列強帝國主義競爭,到美蘇兩大陣營對抗,乃至今日的美國獨霸,其間無不費盡了那一時代 人類的心思和血淚,但發展的縂軌跡卻是自然往前,是向上,是正面的。

但如今的恐怖主義可不同了。
恐怖主義發展到今天這種程度,不講原則,不考慮人道,只爲了洩心頭之恨就出之以玉石俱焚同歸于盡的卑鄙手段,比諸過去人類社會的發展軌跡,是不是恰好相反?是不是更讓人絕望?更讓人不寒而慄? 

道理很簡單,際此人類文明發展已使地球成爲地球村的時代,沒想到不講原則的恐怖主義居然也同步發展到可以打擊到現代文明最高發展階段,現代文明最後樂土,現代文明最後捍衛者的美國本土身上,而美國雖卯足全力防範卻坦承無法阻擋的時候,各位不妨仔細想想,這難道不意味著
現代文明的終結?(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