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先生榮獲本屆諾貝爾和平獎﹐這對一個從來沒有以正式中國籍身份獲得諾貝爾獎的國家﹐消息傳來﹐海內外華人可謂無不與有榮焉﹐難掩興奮之情。

事實上﹐衡諸過往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歷史﹐若不是專制當局長期鎮壓的著名反對派領袖﹐如南非的曼德拉緬甸的昂山蘇姬等﹔就是對促進世界和平卓著有功效的團體或個人﹐如醫生無國界組織德雷莎修女等﹔或者對促進世界和平有巨大潛在影響的知名人物﹐如日本的左藤榮作首相美國的歐巴馬總統等。

而在我華人世界誰也不服誰的特有傳統環境下﹐劉曉波先生既非中國民運公推的領袖﹔其所推動的零八憲章雖然針對中國政改堪稱最佳良方之一﹐但是﹐推動至今﹐在偌大中國﹐簽署人不過一萬左右。 換句話說﹐其所產生的影響﹐顯然還微不足道

因此﹐很顯然﹐劉曉波這次之所以雀屏中選﹐榮登諾貝爾和平獎寶座﹐其實是中國當局近年一連串對內高壓對外強勢的作為實在讓人有點看不過去﹐才間接促成了劉曉波獲獎 或者﹐西方各國可能有意在四分五裂的大陸民運人士間﹐間接助把力希望能有公推的領袖人物產生﹐也說不定。

不過﹐不管怎麼說﹐誠如倫敦<泰晤士報>所言﹐諾貝爾和平獎評審委員會此舉﹐無異反映了國際社會希望藉此向中國當局施壓希望中國在經濟上與世界接軌卓然有成後﹐也能在政治民主和人權自由上﹐與世界接軌﹐以符合其領袖大國的身份。

如今情況會往什麼方向發展﹐是真的如西方各國所希望那樣由於劉曉波的獲獎﹐終于促使中共在經濟改革開放後﹐也在政治人權上逐步跟進﹖ 還是恰恰相反﹐由於經濟上的成功﹐反而變得益發自滿自大﹐益發在政治人權上專橫高壓﹖我們且拭目以待。

然而﹐在此轉折之際﹐我們不難發現﹐中共當局迄今為止似乎有一盲點﹐可能是其始終不願涉足政改的根本原因

這盲點就是﹐正如中共官方<環球時報>在劉曉波獲獎後﹐指責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時所說的﹐不管是劉曉波或達賴喇嘛,對於中國近幾十年的和平與成長都沒有做出任何貢獻

很顯然﹐問題就出在這裡 說實在﹐這種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所以天下永遠是老子的獨佔心態﹐一直是中國歷史始終跳不出不斷革命﹑不斷改朝換代的死結 就中共而言﹐不但違背了當初辛苦革命的初衷﹐也明明白白違反了自己所制定的憲法更顯得器小

因為﹐事務發展的天然規律必須是新陳代謝﹐輪流交替﹐才可能健康 也因此﹐中共當局如果不趁此功在國家民族形勢一片大好的情況﹐功成身退 長此以往﹐誰能保證不形移勢轉﹐迫使在中共專政下的犧牲者﹑被壓抑者站起來進行無畏地反抗﹐正如當年中共自身一樣

如此一來﹐豈不又重蹈我所說中國文化傳統惡性循環的鎖鏈﹖如此一來﹐眼前這一切輝煌的建設成果豈不又像中國歷史上無止境的革命與改朝換代一樣﹐成了短暫的泡影

蔣經國先生後來之所以受到台灣人民﹐不論本省人還是外省人的一致懷念和稱揚
﹐原因其實還不在他對台灣有多少經濟建設上的貢獻﹐而端在他晚年終于認清﹐在此民 智已開﹐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再也橫擋不住的時代﹐毅然決然放棄蔣家獨裁國民黨獨霸﹐倒過來順勢而為﹐開放黨禁報禁﹐乃至於才有後來的政黨輪替﹐讓台灣以和 平不流血方式﹐步上民主正軌

猶記當年台灣朝野政爭風起雲湧以外省人為主的國民黨普遍憂慮萬一失去政權時他們在台灣的處境該將多麼悲慘 筆者為此寫了篇醒醒吧﹗台灣的外省人一文(1993)規勸外省同胞眼光放遠放大﹐以理性看清真相﹐接受事實﹐還曾遭不少外省同胞的誤解。 如今回首往事﹐是不是這種無謂的擔憂不但一點也沒有發生國民黨反而在穩定的民主選舉軌道上﹐訴諸民意﹐再度上臺﹐重掌台灣政權

同理﹐筆者於此也願以炎黃子孫四海華人一份子身份寄語中共領導和其七千萬黨員﹐如果也能像當年國民黨那樣﹐明悟一黨一私不可能永遠獨霸的道理﹐倒過來主動朝民主化方向前進﹐事實上﹐最終的結果肯定是皆大歡喜且更上層樓眼下的既得利益﹐反而不會全失啊

中共當年的革命建國﹐到如今的輝煌建設﹐這其間所需要的智慧與勇氣所付出的艱苦與犧牲﹐對熟知中國近代歷史曾經多麼悲慘的筆者每一念及﹐無不五內悸動﹐無法自已

然而﹐成功顯然並未就此打住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現在這個階段﹐中共領導和其七千萬黨員要是能明瞭功成身退的道理﹐把中國不只建設成一個讓全世界畏懼的經濟軍事強國﹐而且在政治民主和人權自由上﹐也建設成一個讓全世界仰望欣羨的強國那可才是更高一級的大智與大勇也﹗

天祐中華﹗

(201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