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紅十字會和紅新月會聯合會會徽

因一組丹麥漫畫把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描繪成頭綁炸彈的恐怖分子而引起的一連串穆斯林(回教徒)示威抗議﹐連日來此起彼落﹐震動世界。 雖然這些抗議終久會逐漸消聲﹐但經此一事﹐穆斯林對西方文明的隔閡與仇恨﹐顯然只會進一步加深﹐而不是進一步屈服。 這種一而再再而三被壓抑的仇恨﹐將來又會在什麼點什麼缺口爆發出來﹐報復西方文明﹐誰也無法預料。

平情而論﹐在言論自由的西方國家用卡通漫畫來諷刺名人或當權人物﹐乃稀鬆平常甚至已成日常娛樂的一部分 像當年克林頓總統爆出萊溫斯基醜聞報章上的漫畫也好廣播電視的脫口秀也好﹐無不把克林頓戲弄了個夠﹐使堂堂一國元首﹐好一段時間成了媒體最大的取笑對象 然而﹐事實證明﹐這又何損于克林頓的治國和美國的強盛

美國社會在言論自由上所展現的自信與雍容大度﹐誠令人起敬。

如果從另一個角度觀察﹐我們會發現﹐對這些社會名流或當權人物﹐媒體在逮到機會對他們冷嘲熱諷時﹐基本上還是處于一種下對上的局面 因此之故﹐這些個高高在上者﹐即使受到嘲弄﹐也多半為了表現風度只好一笑置之

反過來﹐同樣在言論自由的西方社會﹐我們的媒體敢把那些先天缺陷者後天殘障者﹐乃至貧窮者無家可歸者作為嘲諷揶揄的對象嗎﹖一般社會大眾又可能容許媒體作這樣毫無同情心的戲謔嗎﹖再說﹐又有哪一媒體敢嘲弄某個宗教或某個教派呢﹖

無可否認﹐當今之世﹐強權國家多屬基督教國家大部份伊斯蘭教國家則屬弱勢 因此﹐如果說強勢的個人侮弄弱勢的個人﹐會令我們不齒﹐令我們憤慨﹐認為是大欺小﹐強凌弱。 那麼﹐為什麼在面對穆斯林的宗教信仰上﹐我們卻把這種嘲諷美其名為言論自由﹖這不是太雙重標準﹐太文過飾非﹐太自以為是﹐太不知反省﹐太傲慢了嗎﹖

其實﹐若說西方媒體此舉盡出于傲慢可能倒也未必﹐但標新立異譁眾取寵則肯定難辭其咎。 莫說西方社會﹐就算目下的台港中國大陸﹐媒體上不也處處瀰漫著一股以言論自由為名﹐實則標新立異譁眾取寵的商業行為嗎﹖然而﹐這種假言論自由之名滿足少數媒體或個人利益的作法﹐除了使社會價值更加迷惑道德標準更加淪喪外﹐有誰顧及對下一代的危害會有多大﹖

記得多年前英國拍過一部有關耶穌的電影﹐內容竟有耶穌性愛的鏡頭。 當時雖也引起非議﹐但最後卻在言論自由的大纛下﹐不了了之。 歌星瑪丹娜﹐所用的藝名竟然就是聖母”(Madonna)﹐並以此藝名演唱歌詞淫穢不堪的像個處女﹐而且大紫大紅﹐大發利市﹐成了巨星。 凡此種種涉及褻瀆神聖之事﹐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譴責和撻伐﹐反而成了言論自由的表徵﹐反而成了青少年的偶像 啊﹐有誰能說現代西方文明不走在墮落的路上


羅蘭夫人畫像

法國大革命時期女傑羅蘭夫人說﹕[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我們現在把言論自由用到嘲弄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頭上﹐難道不也正是自由的一種濫用 (2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