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馬英九總統上台後這六年來一路暢行無阻的親中政策台灣民眾最近似乎赫然覺醒,不但爆發了太陽花學運,而且發現,馬英九之所以急於打破維持現狀的原有共識,以近乎一廂情願的作法, 一面倒地向中國傾斜,原來是他心中有個所謂的歷史定位在作祟

其實,身為國家最高領導人,如果心中念茲在茲其歷史定位,其實是非常難得的好事,絕對可以比幹一天算一天的庸碌,更高瞻遠矚。

然而,如今的問題卻出在如果這歷史定位的方向定錯了,那結果可能適得其反

回顧歷史,我們會發現,當年蔣介石既然統治不了中國,退守台灣,可是上天賜予千載難逢創建其歷史定位的機會,以當時的國際環境,讓蔣介石大可以像越南的趙佗,朝鮮的箕子,甚至美國的華盛頓一樣,開創一個屬於自己創建的國家

然而,蔣介石卻在所謂民族大義的大一統觀念作祟下堅決放棄這樣的機會。事實證明,莫說在將來中國併吞台灣後蔣介石的歷史定位將一文不值;甚至就算眼下目前,蔣介石堅持一個中國的苦心孤詣,也沒有為他換來中國當局同意讓其歸葬奉化老家的遺願啊。

同樣,馬英九如今所念茲在茲的歷史定位,由於出發點的方向就錯了,等將來如果真如所願,兩岸終極統一完成,馬英九在失掉自主江山的本體後翻翻歷史,就算在中國史書上,其所謂的歷史定位又將值個屁(20145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