詆毀梵蒂岡教廷﹐甚至褻瀆耶穌基督神性達文西密碼一書﹐幾年前出版後﹐由于引起議論﹐於是也到書店裡翻了翻 但在發現多屬危言聳聽譁眾取寵之言並無啥新意後﹐也就無意買下細讀。

沒想到﹐事隔兩年﹐這部書居然拍成了電影﹐由于其標新立異的廣告宣傳達到了效果﹐一時間﹐成了票房的熱門

於是﹐有位信教四十多年的老教友問我對這部電影的觀點 我回答說﹕[電影沒看過﹐但是書略翻過﹐總結兩個字 - 褻瀆]

這位老教友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這部電影﹐見我不以為然後﹐解釋說﹕[像我們這樣有信仰的人﹐怎麼會受這部電影的影響]

我回答說﹕[即使不受影響﹐但看了這部褻瀆的電影﹐也等于參與了褻瀆]

事後想想﹐難道不正是這樣﹖作為學歷史出身﹐以新聞為職業的我﹐追求真相應該算是看家本領了﹐因此﹐如果站在追求真相的立場﹐我們無可否認﹐羅馬教廷確有其官僚的一面﹐尤其在歐洲中世紀時﹐那些有關教廷的不堪傳聞﹐有些也確屬事實。

但問題是﹐首先﹐自馬丁路德提出宗教改革理念﹐許多基督徒紛紛脫離羅馬教廷自組新教後﹐尤其是自羅耀拉創立耶穌會改革天主教以來﹐這四百多年來﹐羅馬教廷至少在一些大的原則和方向上﹐至今還不至太過偏離

其次﹐就信仰的角度﹐既作為一名天主教徒﹐篤信三位一體篤信童真聖母瑪利亞﹐如此﹐又怎麼忍心去親眼細細觀賞這種將耶穌基督聖母瑪利亞描繪為凡夫俗子的電影呢﹖如果說﹐這種電影不叫褻瀆﹐那什麼才算褻瀆﹖如果說﹐作為一名天主教徒還興致勃勃地去排隊買票觀賞這種電影﹐請捫心自問﹐這還算什麼信仰﹖

或許有人說﹐作為現代知識人﹐我們總不能把頭埋在沙裡﹐不問是非真相。 但問題是﹐達文西密碼所描繪的﹐明眼人一眼即可看出﹐杜撰想象的居多穿鑿附會的居多﹐又有什麼了不起的真相可言﹖好奇心驅使下去看這部電影﹐除了對我們的信仰構成污染﹐究有什麼意義﹖亞當夏娃對禁果的好奇﹐不就說明了一切﹖

無可否認﹐好奇也是人類文明進步的原動力之一﹐然而﹐我始終以為﹐站在宗教信仰的立場﹐我們的好奇起碼該有個原則和限度﹐否則的話﹐豈不成了專門窺人隱私的狗仔﹖豈不成了凡事講求邏輯的科學﹖專門窺人隱私的狗仔固不足論矣﹐就算是科學如果科學能解決一切解釋一切我們又何必有什麼宗教信仰呢﹖

在如今這個個人主義盛行言論自由氾濫成災的洪流下﹐也許我們對這種褻瀆神聖的達文西密碼無可奈何﹐但作為一名基督徒﹐至少可以做到拒絕觀賞﹐拒絕參與褻瀆這一起碼的底線吧。(2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