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次在一查經班場合﹐遇到一位從事法律方面工作的中青年慕道者﹐為聖經裡耶穌所行的神跡和訓誨﹐和在場神父展開辯論﹐其傲慢的神態和咄咄逼人的口氣似乎是在說﹕[你們這些蠢人居然會相信這些]

以我個人經驗﹐即使作為一名對教義教理全然陌生的望教者﹐雖然盡可以對聖經裡的記載這也起疑那也不信﹐但既然望教﹐總得最起碼有顆嘗試了解的謙卑之心﹐或最起碼表面態度也得謙恭吧﹐否則的話﹐何必望什麼教呢﹖如果處處抱著[證明給我看]的那種心態來辯嘴﹐又跟魔鬼試探耶穌的言論﹐有何區別

老實說﹐作為現代社會裡的自由人沒有人要求或限制我們非信教或信什麼教不可﹐然而我們卻為什麼想信﹐要信﹐而且越信越深﹐越信越真誠

道理很簡單﹐不論我們學問多好﹐權勢多大﹐名氣多響﹐財富多厚﹐地位多高﹐但有誰敢說我們不仍然渺小﹖不仍然常感挫折﹖不仍然苦悶空虛﹖不仍然有太多的事無法理解﹖不仍然有太多的事在我們掌握之外﹖

至于為什麼選擇天主教﹖我個人的理由是﹐除了天主教的歷史性﹐包容性﹐教義教理乃至禮儀讓我感到莊嚴神聖沒有其他宗教比得上外﹐大多數神父的靈性學識及恪守獨身的品行﹐也讓我由衷敬佩﹐常使我深感作為神父畢竟是有聖召的﹐比我們凡人高出太多。

幾乎每一次耶穌顯現神跡﹐都是因為信從者表露出絕對真誠的虔誠渴望之心﹐祂才會對信從者說﹕[就照你所信的﹐給你成就吧]

在此科學發展難免弄得有些人自高自大自以為是的時代﹐對一名既然前來慕道的望教者﹐也許﹐[信就對了]﹐正是信德奧跡的一種體現 (20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