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蓮教 ***

因此﹐縱使鄧小平鎮壓六四民主運動大獲成功﹐但是﹐中共當局如果對處理 [法輪功] 信眾也抱持同樣信心﹐就不得不讓人捏把冷汗了。

事實上﹐就以距今未遠的清朝為例 義和團之亂捻亂太平天國之亂白蓮教之亂天地會之亂﹐哪一樁哪一件件不和咱們傳統迷信化的宗教有關﹖

再往上推﹐像明朝﹐元朝﹐宋朝的白蓮教之亂﹐唐朝的黃巢之亂﹐乃至東漢的黃巾之亂﹐都在在証明了咱們傳統迷信化的宗教信仰歷代民間反抗運動的千絲萬縷關係。

換句話說﹐對一個自古以來就沒有倫理性宗教信仰﹐自古以來就沉醉於系統化迷信的中國社會﹐一旦遇到人民物質生活困苦或精神生活苦悶時﹐最能夠對當權者產生威脅的﹐毫無疑問﹐就是那些利用國人傳統根深柢固的迷信傾向來對抗當道的野心份子。

說來也真諷刺
﹐因為﹐對我們這麼一個精于現實精打細算的傳統華人﹐偏偏最能鼓動我們心弦的﹐卻是那最虛無縹渺的怪力亂神

*** 學術化的迷信 ***

然而﹐如果深入暸解﹐我們會赫然發現﹐這種虛無飄渺的怪力亂神﹐其實正是中國古文明里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這話怎麼說呢﹖

我在 [ - 惡性循環的中國文化] 一書里已經提到﹐中國古文明和世界其他古文明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中國古文明始終沒有像其他古文明那樣﹐在宗教信仰上有長足的進展 或者說﹐宗教倫理或倫理性宗教從來就不是我們傳統文化的一部分。

勉強算的話﹐真正屬於我們的傳統宗教﹐就只有祖先崇拜和祖先崇拜同時并起的卜筮﹐以及後來衍生出的讖緯和陰陽五行等學術化的迷信

胡適之在 [先秦哲學史] 一書裡里明白指出:[中國古代﹐本是最重巫卜的﹐殷商的君主﹐幾乎無事不卜﹐周朝的史官﹐也是以卜為最重要的職掌。 到春秋戰國﹐人們的理性大為發達﹐開始懷疑鬼神的存在﹐因而卜事大廢﹐一切的神怪說法﹐也開始為學者所擯棄。 到戰國末年﹐迷信的氣氛﹐又籠罩思想界 這種民間迷信加上哲學化的迷信﹐漸漸散播至整個中國。]

*** 秦始皇 ***

及至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的焚書﹐也仍然規定可以保留 [醫藥﹐卜筮﹐與種樹] 之書。 換句話說﹐秦始皇雖然嚴酷﹐對剛統一的六國更心懷戒懼﹐但也認為 [醫藥﹐卜筮﹐與種樹] 之書對他的高壓統治不但沒有不利﹐反而有正面好處。 這其中的醫藥和種樹(也就是農業)之書固不用說了﹐至於卜筮﹐可正是古中國傳統的迷信和怪力亂神啊。

由此可見﹐如今 [法輪功] 所帶給我們的省思應該是﹐中國大陸近年雖然在經濟上有長足進步﹐但很顯然﹐人就是人﹐除了豐衣足食外﹐精神也還是要有所寄託的。

然而際此共產主義的夢幻既已破滅﹐古來中國又沒有明確的宗教信仰可資取代填補(像東歐共產主義解體後那樣)﹐中共當局復又對西方外來宗教百般抵制﹐那麼﹐剩下來的﹐不就是野心分子乘勢利用中國老百姓古來的迷信傾向糾集苦悶群眾向當道挑戰的局面嗎?

***
誰遭殃? ***

然而﹐情勢發展若果真是如此﹐最後遭塗炭之禍的﹐難道不又是那些無辜可憐的蒼生百姓

寄語自詡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諸公﹐對此不妨三思之。 (2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