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脫亞入歐論首倡者明治維新功臣福澤諭吉在日圓鈔票上的畫像)

不能不承認,滋生發展於黃河流域的東亞古文明確有其輝煌傲人之處。孔孟的倫理老莊的哲理孫吳的兵法,等等等等,無不為世界文明增添光彩


但問題是,對一個自秦始皇以降,兩千兩百多年來,文化的發展早已停滯對人類文明早已毫無貢獻的我輩來說,如果還固步自封地把先秦的成就當作是自己的成就,從而無視西方文明更悠久更進步的發展,從而處處要來個什麼結合中西方優點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要來個什麼啥啥啥啥中國化之類的塗脂抹粉,那麼,我可以斷言,中國縱然在物質經濟上可能一時勃發,但在自由民主人權上,卻永遠也不可能接受這種普世價值

換言之,對中國人而言,如果不能夠將我們的文化傳統自秦始皇以前和秦始皇以後做個明確切割,不能正視西方文明更悠久更先進的發展,不能在心態上也來個脫亞入歐的覺醒,那麼,要想在華夏大地實現自由民主人權,終將無望。(20134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