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企圖併吞台灣的理論基礎

我們凡人做任何事,往往都會有個理由,或至少有個自以為是的理由擴大到國家層面,也是一樣。一個國家的大小政策,通常也都有它的理由。尤其是重大政策背後,更一定有它的理論基礎。而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中國口口聲聲要統一台灣的所謂「一個中國」政策,它理論基礎又是什麼呢?

說穿了,其實很簡單,但問題是,可能連毛共中國自己都不清楚。那就是,支撐這個政策背後的理論基礎,其實就是中國自秦始皇以後,藉由儒家觀點所塑造出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 這些在邏輯上說不通,但是卻在支那人心中已經根深蒂固的鬼話

這裏首先必須強調,做為先秦哲學之一的儒家在個人修身養性上譬如「禮義廉恥」譬如「慎獨」譬如「克己復禮」譬如「忍」等等,確實有它的獨到之處。舉例來說,日本遣唐使當年就是輸入儒家思想中的這一部份,來彌補日本本身神道教信仰在倫理方面的不足

但是在另一方面,儒家思想卻在中國本身,自秦始皇以後,形成了無與倫比的災難!個中原因是:

我們都知道,任何一種哲學,都有它自己一套可以自圓其說的理論。換句話說,所有的哲學理論,只要不追求唯我獨尊,壓制其他,彼此共存共榮,都也未可厚非。就像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自由民主時代,或秦始皇大一統以前的先秦時代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彼此包容,事實上是好事,不是壞事

但很不幸的,儒家理論在中國成為問題,而且成為根深蒂固無可救藥的問題,就是因為儒家本身所奉行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這種思想,自秦始皇統一後,和唯我獨尊的獨裁統治者相結合形成了「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壟斷局面

事實上,儒家這種類似宗教信仰上唯我獨尊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觀念,本身是極具排他性的。這種排他性在諸子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先秦時代,不但引不起共鳴,相反,還時常成為笑柄遭到當時知識份子的恥笑

然而,自政治形勢演變到秦始皇一統天下後儒家的這套理論,就終於找到了依附對象

當時的情況是,秦始皇一統天下後,儒生們立刻將「君君臣臣」,「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這套理論獻上希望秦始皇能予以重用。但是萬萬沒想到,以嚴刑峻法和暴力詐術起家的秦始皇,不欣賞這一套。因此適得其反,反而遭到秦始皇焚書坑儒的對待

**與獨裁統治者相結合**

但是沒多久,也就是大約五十年後,到漢武帝時,情況就不一樣了。漢武帝發現,儒家這套「君君臣臣」,「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說法,簡直等於把皇帝這個位子,吹捧成上帝般的偉大大大有利於他的統治方便。於是乎,立刻「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從此,在先秦時代經常受到知識份子嘲笑的儒家思想,終於如願以償地成功依附當權者成為中國皇帝統治萬民的理論基礎

爾後,綿延到唐朝女皇武則天時,更變本加厲,統治者乾脆透過科舉,把凡是想出仕當官擠進統治階層的人一律通過儒家經典的考試,才予以拔擢任用,創造出全世界僅有,以當官為人生唯一目標的「士大夫階級」

換句話說,從唐朝以降這一千三百多年來,儒家這套「君君臣臣」,「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理論,早已經透過一代又一代的科舉考試,深植進中國知識份子的腦海,或者說,被深植進支那人的人心

別的不說,三、四十年前的毛共,還像秦始皇般的兇狠暴戾,還在「批孔揚秦」(批判孔子,頌揚秦始皇)呢,怎麼忽然間又擁抱起孔子來了呢?

原因再簡單不過,原來,在一個沒有上帝造物主信仰的中國社會,儒家思想最合適作為獨裁者用來箝制人民、麻痹人心的理論基礎,如此而已!

再舉個例子,民族自決是馬列主義的重要理論之一,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就是按照這個理論基礎,擁有一定程度的自治,最後也就是按照這個理論基礎,順利成功地脫離蘇聯,加入聯合國。

但是,同樣高唱馬列主義的毛共中國,為什麼在少數民族問題上,不敢遵守馬列主義的教導,尊重民族自決呢?

道理很簡單,儒家思想是講求「定於一尊」的。而在沒有宗教信仰,沒有最高造物主信仰的中國,這個「一尊」,很不幸地,是人為的皇帝,而不是抽象的上帝。

西方人在抽象的上帝「一尊」之下,貧賤富貴,人人平等,連拿破崙也不例外。因此,歐洲人普遍信奉基督教中東人普遍信奉伊斯蘭教,但是,卻可以同時並存許多不同的國家。相反,將「定於一尊」的對象放在人為的皇帝身上的中國,卻絕對非殺到你死我活,最後只能剩下一位皇帝「坐天下」,誓不罷休。

蔣介石如何對待毛澤東毛澤東如何對待蔣介石,乃至現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何對待「中華民國」,就是這種現象的最佳寫照!

**對日本韓國發揮正面影響**

這裏,再讓我們來看看,究竟什麼是儒家的「君君臣臣」,「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

首先,我必須再次強調,儒家思想做為個人修身養性、待人接物的理論,的確有它的優點。舉例來說,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很大一部份就受到儒家思想的薰陶

但我們同時也必須強調,儒家思想之所以在日本發揮了正面效果,主要是因為它和日本本身的神道教信仰相結合的緣故

換句話說,在中國,儒家思想需要獨裁統治者做為依附對象;但是在日本,依附的對象卻是宗教上的日照大神(以及號稱日照大神在人間的代表,萬世一系神格化的虛位元首-天皇)。然而,日照大神是抽象的,是恆久不變的神明;但中國的統治者-皇帝,卻是七情六慾、後宮三千、砍砍殺殺、誰心狠手辣誰坐天下、朝夕不定的凡人

再看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韓國,也是因為自二次大戰後,韓國的知識階層普遍意識到日本有神道教作為日本政治精神上的皈依,而韓國闕如,因此刻意推廣基督教信仰,才使儒家思想在韓國,不再成為韓國自由化民主化的絆腳石

這裏要順便補充一點,或許有人會問,儒家思想不是要求統治者「施仁政」嗎?那又有什麼不好?

的確,「仁政」不是壞事。但如果我們仔細研究,就會發現,儒家所謂的「施仁政」,其實是祈求統治者「施捨仁政」,是統治者高高在上,完全按照統治者的隨心所欲來決定,與西方人基於對最高造物主的敬畏和信仰所散放出來的平等的博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也因此,儒家思想在日本成為輔助日本政治倫理規範的功臣,儒家思想在二次大戰後的韓國,不再成為韓國自由化民主化的障礙。但是在中國,儒家思想卻始終還是統治者發洩七情六慾殘民以逞的幫凶

**「民族大義」與「漢奸」**

在釐清這幾個前提之後,接下來,我們來看看究竟什麼是所謂的「君君臣臣」,「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這些觀念?

一)「君君臣臣」:儒家這套「君君臣臣」的觀念,原本在人際倫理上,還沒有這麼嚴重,但是自秦始皇一統天下,儒家知識份子找到統治者作為依附對象後,就演變成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等奴才現象的理論基礎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在中國古代哲學裡,始終沒有發展出像西方,或者類似像日本的一神教信仰,因此,秦始皇一統天下之後的中國皇帝,在儒家知識份子吹捧下,自然就取代了上帝。試想,在這種環境下再去強調「君君臣臣」,豈不正好培養出無止境的奴才

二)「道統」:所謂「道統」,其實是儒家虛構出的一套說法自稱他們的理論是「吾道一以貫之」。而這個「道」,則是從遠古神話的三皇五帝,一路接下來,堯、舜、禹、湯、文王、武王、周公、孔子,再接下來,到秦始皇、漢武帝、以及歷代統治者所代表的思想道路,當然也包括了近代的孫中山,蔣介石,和毛澤東,以及最新出爐的「習近平思想」

這只再一度證明,儒家思想是如何緊緊死死擁抱獨裁統治者,是如何成為中國獨裁統治者的幫兇

三)「法統」:其實,合法性這個概念,西方更加重視

但是,西方的合法性是以民意授權為依歸,符合邏輯理性,是有限度的。但儒家所謂的「法統」,卻是無限延伸,無限上綱,是依據誰的拳頭大,誰就擁有「法統」。

像蔣介石當年宣稱,流亡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全中國,因此拒絕改選在大陸時期搞出的國大代表和立法委員,因為這些人,代表了「中華民國」的「法統」

同樣,毛澤東自從用暴力把蔣介石趕到台灣後,就宣稱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擁有中國的「法統」,老百姓永遠也沒有投票表達意見的權利,一切靠槍桿子決定

換句話說,儒家的「法統」概念,完全不能和西方的合法性觀點,相提並論。儒家所謂的「法統」,其實是統治者非法統治,欺壓老百姓的飾詞和遮羞布

四)「正統」:這可是儒家依附統治者最不要臉的把戲了。在儒家知識份子眼裡,任何在位的統治者就是「正統」,其他反對者,都是邪門歪道,都是罪該萬死或不識好歹的叛徒或賤民

也因此,儒家這套「正統」的概念,助長了自秦始皇以後,歷代帝王將對手斬盡殺絕,極盡殘忍的作為。另外,很顯然,儒家這套「正統」的概念,也成為民主在中國迄今無法萌芽的最根本原因

原因是,民主政治的精髓之一,就是彼此妥協和包容多元。如果處處強調「正統」,除了助長獨裁統治的氣焰,還哪來得自由民主和包容多元的可能

甚至,蔣介石當年誇稱流亡台灣的「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不就是在和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爭「正統」嗎?蔣介石當年不接受聯合國同意改名台灣,寧可宣稱「漢賊不兩立」而被趕出聯合國,不就是要和毛澤東爭「正統」嗎

進一步說,現在的南北韓,當年的東西德,他們為什麼可以同時並存於聯合國?而「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不行呢?道理再簡單不過,他們沒有誰才是「正統」這種匪夷所思的觀念啊!

因為,按照儒家的「正統」觀念,必然延伸出「天無二日,地無二王」的結論。按照這種想法,蔣介石又怎麼可能不「漢賊不兩立」地退出聯合國?毛共中國又怎麼可能不心心念念企圖併吞在台灣的「中華民國」

五)「民族大義」:自秦始皇一統,儒家找到了統治者做為依附對象以後同時也找到了一個認同的最高對象,那就是所謂的「民族大義」

在儒家虛構的「民族大義」概念裡,就如同它所謂的「正統」一樣,講究的完全是唯我獨尊,是「華夷之辨」,是「非我族類」,是「漢賊不兩立」,是黨同伐異的。

換句話說,在所謂的「民族大義」之下,可以不顧人倫地「大義滅親」,是可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是可以隨時將反對者扣上「漢奸」鐵帽,做為討伐的理論基礎的。

這裏重複一下我在「皇民,漢奸,與秦奴」一文裡所提到的:

【「漢奸」這種萬惡的概念,其實也是自秦始皇大一統之後才產生的。在秦始皇大一統前,哪來的「漢」啊!

由於秦始皇式的大一統,要求絕對地定於一尊。於是將原有所謂「華夷之辨」的先秦儒家政治理論之一,落實成為統治者箝制思想的利器。爾後更進一步,才有所謂「漢奸」這種排除異己的鐵帽子發明 - 只要是政治異己,鮮少不以「漢奸」之名扣對方頭上,以便引起全民共憤,順利剷除

之所以會有這種效果,根源就在於,自秦始皇以後經過歷代帝王高壓洗腦,使我們這使用類似方塊字,說類似一種語言的種族,絕對不可以另組國家,變成了一項鐵律。彼此儘管殘酷殺戮永無止境,但寧可血流成河地改朝換代,也必須綁在一起。誰若不想參與這種血腥遊戲,想脫離出去,就成了大逆不道的「漢奸」。

這,又牽扯到中國人歷來沒有宗教信仰,尤其沒有上帝最高造物主信仰這回事了。

由於一般中國人心目中沒有上帝,自秦始皇大一統以後,六國滅亡,再也沒有其他制衡力量,於是,皇帝就成了上帝,權力自然籠罩一切,即便是一個人內在的心靈,也無法逃脫。

信仰上帝的西方民族就不同了。由於人們心目中真正的最高主宰是抽象的上帝,因此,國王也好,皇帝也好,總統也好,主席也罷,權力比起上帝,其實還是有限。自然比較可能做得到,合則留不合則去。

此所以,同樣講英語的民族,同樣講西班牙語的民族,同樣講阿拉伯語的民族,同樣講法語的民族等等,可以組成那麼多不同的國家。而我們呢?前蘇聯可以順利解體,紛紛加入聯合國,和平共存,而我們呢?

再說,由於「漢奸」觀念的延伸,中國人黨同伐異的手段也極盡殘忍惡毒,遠非西方所能想像。

像二次大戰時的法國總統貝當,因為頂不住德國攻勢,為了不讓巴黎被毀,不讓法國民眾受更多的苦,不得已向納粹德國投降,將首都從巴黎遷往維琪(史稱維琪政府),成為納粹德國的傀儡。然而,貝當將軍在納粹垮台後,雖然受到懲處,但可沒有被冠以「法奸」之名,以「民族大義」為由,抄家滅族。反觀我們的汪精衛的下場,恰恰相反,連墳墓都被炸毀

此外,像美國南北戰爭時出身西點軍校的南軍統帥李將軍,在內戰結束後,也沒有被冠以「美奸」之名,以「民族大義」為由,秋後算帳,反而是讓其靜養天年以終。

事實上,所有民族的人情義理,都不喜歡遭到背叛,都痛恨背叛的,這是人性。但與此同時,有上帝最高造物主信仰,尤其是有猶太教基督教信仰的人,同時也深知「人皆罪人」的道理,因此事後往往選擇寬恕原諒,成為一個人做人,最起碼的同理心與品德

不像我們,政爭一起,就絕無妥協,不將對方滅三族,滅九族,甚至滅十族,誓不罷休。試想,在這種心理和氛圍下,怎麼可能建立起需要講求妥協的民主政治

也因此,所謂「漢奸」一詞,直至21世紀凡事多元包容的今天,仍能夠成為中國政客口中念念有詞自以為依然有效的緊箍咒。】

同樣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像郝伯村,連戰等人,至少在他們的嘴巴上,寧可接受當年心目中的萬惡共匪,也不肯接受自由民主的台灣獨立;以及許多美籍華人,即使身在美國,享受美國的自由民主,卻寧可充當毛共中國的間諜。因為這一切,在儒家觀念裡,都是為了所謂的「民族大義」啊!

六)「大一統」:這是儒家在先秦時代就提倡的政治理論

在春秋戰國的紛亂時代,有人問孟子:「天下到底怎麼樣才能夠安定?」孟子的答覆不是自由民主選舉投票。相反,他的答覆是:「定於一」。也就是說,由一個強國或強者主宰一切,天下就太平了

然而,強者是人,由強者主宰一切,可能做得到公平合理,長治久安嗎?顯然不可能。企圖傳之萬代,以自己為第一代皇帝的秦始皇帝國,僅僅13年就土崩瓦解,灰飛煙滅,就是個例子。

換句話說,儒家的「大一統」概念,只是為了自身附著統治者的眼前利益,是典型的儒家知識份子的馬屁行為不但無助於社會穩定,國家安定,而且說實在,剛好是反其道而行

更糟糕的是,儒家這種「大一統」概念延伸的結果,造成了中國歷史上偶遇強盛,或稍稍安定的時候,無不對周邊小國發動外侵,企圖吞併,妄圖「定於一」。因為,既然是「大一統」,自然會衍生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種想法啊。

像唐太宗三征高麗,勞民傷財不說,而且最後都以失敗收場,後來連他自己也承認,就是因為認定朝鮮與我同文同種,怎麼可以獨立自主的緣故

眼前,中國對南海的企圖對日本尖閣列島的企圖對台灣的企圖,甚至想取代美國獨霸全世界的企圖,都可以說,無不是這種「大一統」觀念所散放出來的毒素在作祟

台灣作為首當其衝的對象,除了要自身站穩腳跟,結合自由世界的力量以為奧援外,我始終相信,徹底認清中國人企圖併吞台灣的這些理論基礎,也是釜底抽薪刻不容緩的課題

而且事實上,這個課題,其實也是中國人本身能不能夠自由化民主化的根本關鍵!也是中國人本身禍福的關鍵


                                                                                         *******
                                             勝負已定的美中貿易戰

美中貿易戰自今年初點燃至今,表面上因為中國反擊,似乎節節上升,大有讓人眼花撩亂的感覺,但其實,只要看到問題根本,這場所謂的美中貿易戰,其實一開始就注定了輸贏。剩下的是,美國打算贏到什麼程度?或者說,毛共中國打算認輸到什麼程度

這裡,就先從歐洲,日本,韓國談起。

眾所皆知,貿易全球化,加工裝配生產全球化,最早是由自由世界的龍頭老大美國所提倡。但提倡的結果演變成,美國製造業紛紛外移,工廠關門,工人失業。雖然給美國消費者換來了商品價格低廉,但是從根本上來說,顯然得不償失。再者,包括歐洲,日本,韓國在內的國家,也對美國或多或少採行了不公平貿易方式

此所以,當川普祭出高關稅之後,歐洲,韓國,自知理虧,同時也為了自己更長遠的利益,先後讓步。至於目前正在談判的日本,筆者確信,也會採取同樣措施著眼自身更長遠的利益,對美國讓步,消災解厄。

不可思議的是,對美國貿易盈餘最大對美國貿易最不守規矩對美國貿易最投機取巧的中國卻反過來拿翹對川普提高關稅的做法非但不自我反省反而倒過來報復提高美國貨進口稅。這樣一來,終於激起美國憤怒,繼續加碼,掀起所謂的貿易戰。

最新的消息是,中國對美國汽車的進口稅,增加到百分之四十。反過來,對歐洲日本汽車的進口稅,則調降到百分之十五。滿以為這種作態能嚇倒美國,殊不知,在明眼人眼裡,這只不過自曝其短,已經黔驢技窮的表現

因為,其一,美國汽車本來就不是美國對中國的主要出口美國對中國的主要出口——農產品,都不在乎中國大幅提高關稅,何在乎區區一些美國汽車

其次,筆者在2016年初的「中國經濟走勢和台灣前途」一文裡曾經表示:

明眼人僅憑常識即可看出中國經濟從鄧小平改革開放發展至今,這所謂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實只是個『加工裝配的無根型經濟』,隨時可以傾塌。

這種本身毫無研發創新能力、復以貪官高壓、制度不健全的『加工裝配無根型經濟』,一旦發展走入瓶頸加上西方日本暗中抵制,可以想見,其經濟走勢的衰落,乃屬必然;搞得不好,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因此,這些年有人將中國經濟下滑比做日本經濟過去二十年的停滯,根本是將蘋果與香蕉類比,遠離實情

須知,一個國家的經濟,其實也反映了一個國家的國民素質。在這方面,日本從明治維新脫亞入歐全面西化起首重即為國民素質的養成,就憑這點,毛共黨國教育高壓洗腦灌輸的這種培育奴才的做法,豈可望其項背?

說穿了,鄧小平在經濟上的改革開放,其實是抄短線,走為西方廠商代工裝配的路,憑藉量大,賺辛苦錢。這在一窮二白的當年,很容易造就出經濟繁榮,但是,再往下呢?

一個以一黨之私對政治和文化死死箝制不放任令紅二代成為騎在人民頭上的齷齪新貴。試問,有誰看得出其經濟的前景何在?」

換句話說,如果中國像歐洲,日本,韓國一樣地識相,放低身段,接受美國一些條件縮減對美國天文數字般的貿易盈餘美國對中國的好處顯然還將持續下去

但是,手裡握有大量外匯存底的毛共中國,顯然已被義和團心態沖昏頭腦一心妄圖和美國爭霸中國經濟要不走向衰頹,也難

2012年鼓動暴民焚燒日貨起到目前和美國打貿易戰,嗚呼,「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最初是美國為了中國的自由化民主化而把中國拉進自由世界貿易體系,只是萬萬沒想到大佔美國便宜後的中國,如今居然想反客為主怎麼不好好想想,一個靠為西方大廠加工裝配賺辛苦錢憑著人多量大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其實是浮游在美國為主的經濟水上的一艘船罷了憑什麼與美國打貿易戰

馬雲說,美中貿易戰將持續二十年實在是臉上貼金。在我看,頂多三年五載,就可底定。換句話說,這是場一開始就勝負已定的較力。至於在貿易戰之餘,會不會因此讓這幾年狂妄有加的毛共中國在南海問題上,在台灣問題上,在釣魚台問題上有所收斂,就看北京當局的義和團心態有多深


                                                                                         *******
                                          自由世界不會放棄台灣

隨著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中國對台灣的步步進逼,從不久前的軍機繞台,軍艦繞台,到最近強迫國際航空公司將台灣改稱「中國台灣」,乃至蠻橫干預東亞奧會,迫使台中亞青運動會停辦,等等,很顯然,不但進一步助長親中媒體恣意散播「早投降早好」等謬論,加上兩岸經濟勢力消長,台商在中國投資已被套牢等現實,不能不承認,有些台灣人難免灰心喪志瀰漫一股無望的氣息

然而,事實是否真的如此?這裏,就讓我們來仔細看看:

早自五百多年前海外地理大發現以來,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台灣就一直處於西方海權國家和東亞土龍(明帝國,清帝國)之間,拉鋸爭奪的焦點

時至21世紀的今天,基本形式並未改變。如果有所不同,那就是,台灣的自由化和民主化,已經使台灣在精神文化的價值層面,與西方自由世界更融為一體

也因此,在面對專制極權的毛共中國處心積慮併吞台灣時,就算台灣島內第五縱隊橫行,民心鬥志有限,自由世界也不會放棄台灣

多年前曾經在《不橫挑強鄰,也不應妄自菲薄》一文裡提到:

【柏楊生前在鑽研中國歷史後,得出一項結論,就是,小國千萬不要橫挑強鄰。

證諸歷史,這確是事實。道理再簡單不過,小國橫挑強鄰,豈不自討苦吃,自找麻煩?事實上,除非夜郎自大,也很少小國會這麼愚蠢,這麼幹的。

但即便如此,柏楊此說也並非鐵律。因為,由於文明程度不同,小國的生存之道,也因時因地因人而有異

以歐美國家為例,位在強國週邊的小國,之所以仍能獨立自主安居樂業,就顯示了歐美這些強國不為已甚,講求均勢,多少還有點包容尊重之心。此外,這些小國本身的自重自愛,莊敬自強,也是主因。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眾所皆知的瑞士

與瑞士相比,老實說,台灣具有比瑞士好上百倍的天然屏障 - 一條一百三、四十公里寬的台灣海峽作為保護傘

換句話說,國土與強權相連的瑞士可以昂首獨立,不受強權要脅;擁有海峽天然屏障的台灣,為什麽要對中國卑躬屈膝到國幾不國的地步?

再者,為什麽寬僅34公里的英吉利海峽可以讓英國高枕無憂?為什麽寬僅67公里的保克海峽可以讓斯里蘭卡不受印度威脅?為什麽甚至連寬僅28公里的麻六甲海峽,可以有效分隔馬來西亞和印尼分隔新加坡與印尼?為什麽堂堂寬一百三、四十公里的台灣海峽卻要一天到晚受毛共中國喊打喊殺威脅進犯

其實,毛共中國自己很清楚,若想用武力征服台灣,首先就得順利跨越黑潮湍流的台灣海峽。然而,這點它做得到嗎?

**海空戰不是陸地戰**

翻看歷史,我們會清楚發現,甚至連橫掃歐亞大陸所向披靡的蒙古帝國,先後兩次,以數千艘戰艦,從朝鮮半島跨越64公里寬的對馬海峽,對日本發動攻擊,最後皆因不適水性以及沒有內應而慘敗收場毛共中國又有什麽本事超越當年的蒙古帝國習近平又何德何能超越當年的忽必烈大帝

換句話說,海空戰爭不是陸地戰爭,蒙古帝國天下無敵的鐵騎也好,毛澤東那套以人多取勝的「人民戰爭」也好,完全無用武之地。

反過來,這種格外需要高素質兵員,需要精良裝備,精準補給,精良訓練,精密協調的現代化海空戰,以毛共中國嚴重的貪污腐化,以毛共中國工業技術還落後歐美日本一大截的現實,只要台灣站穩腳跟,強化防衛力量,內部不為毛共中國滲透潛伏分化利用以美日澳歐強大的海空力量作為奧援,老實說,台灣在軍事上根本無需擔憂。

致於發射飛彈打擊。首先,台灣可以佈建嚴密的反飛彈防禦網作為反制。其次,這種公然侵略的作法,豈會不遭致全世界譴責制裁?後續的連鎖反應,它消受得了嗎?】

最近有報導指出,川普自出馬競選總統以來,處處表現出親俄的姿態,原來背後有位藏鏡人,就是當年鼓吹聯中抗俄的季辛吉。如今半個世紀過去,形移勢轉,一方面,經濟富裕後的中國展現出一副桀驁不馴的狼子野心;另方面,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已然自由化民主化(雖然不那麼徹底),於是,季辛吉這位共和黨的頭號軍師大佬乃掉過頭來向川普提出聯俄抑中策略

其實,說實在,毛共中國是沒有資格與前蘇聯相提並論的前蘇聯東歐集團,是一個能與西方並駕齊驅的對手,不但與西方沒有貿易往來,從工業科技到農業生產,也一律自給自足

試問,今日的毛共中國做得到嗎?目前的中國,莫說大部份糧食能源倚賴西方進口,就算為其賺得滿缽滿谷的外匯存底,也全靠加工裝配或剽竊智慧產權而來,不但本身毫無研發創新能力,甚且,手頭握有大量餘錢的貪官污吏,又有幾人不把錢窩藏海外

換句話說,毛共中國今日的表面風光,是十足的虛胖,用來嚇唬西方,事實已經證明,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早就看穿這點,不買這一套。然而,這種虛胖,卻嚇壞了不少台灣人。誠如行政院長賴清德所說,台灣今天什麼也不缺,缺的是信心

一言以蔽之,自16世紀以來,台灣就是西方海權和東亞土龍之間拉鋸的焦點。時至今日,如果說,中國也進化到自由民主「兩岸一家親」也好,「血濃於水」也好,都也罷了。否則的話,以其目前對內高壓對外蠻橫欺侮四鄰的做法,明眼人皆知,即使台灣人本身再沒有信心,但台灣背後所屬的自由世界,放棄得了台灣嗎

                                                                                         *******
                                                支那除非內亂 必然外侵

中國繼前陣子奪我「中華民國」僅有的少數邦交國之一多明尼加阻攔我「中華民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通令全球各大航空公司將台灣改稱「中國台灣」;日前,再接再厲,再奪我「中華民國」在非洲的友邦 - 布吉納法索。往後,還會使出什麼打壓台灣的小動作,其實並不讓人意外

照理,這些小眉小眼的小動作,不應出自一個號稱文明古國且又是大國的國家之手。但可悲的是,這個曾經有過輝煌古文明的支那,自秦始皇以後,形成了一種可怕的怪現象,那就是,這個所謂大一統的秦帝國(支那帝國),除非本身內亂,民不聊生,否則的話,只要穩定,必然外侵。而外侵的對象,首當其衝,毫無疑問,自然是周邊小國

像漢武帝,像唐太宗,可是支那歷史上千古歌頌的偉大聖君,但翻看歷史,在漢武帝和唐太宗時代,也正是支那帝國對外侵略的鼎盛時期

舉個例子,像唐太宗三征高麗後來連他自己都承認,完全沒有必要,完全是一己私心,完全是由於認定高麗人與我中原同文同種,怎麼可以獨立自主的觀念作祟

換句話說,自秦始皇一統之後,儒家那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把皇帝捧為上帝的奴才邏輯,已經被強制刻劃進支那政治的骨髓裡,牢不可破。也因此,才會發展出所謂「民族大義」「大義滅親」這類反人性的思言行為

按照這種邏輯,很自然地會演化出「天無二日,地無二王」現象。一旦強盛,在位者通吃獨拿乃理所當然最高掌權者就是上帝。不但牢控子民的食衣住行,且一如秦始皇當年豎立的榜樣,還要嚴控人民腦子裡的思想要控制靈魂

試問,在這種意識形態環境下一旦有了實力,還會把誰放在眼裡?與西方大國包容周邊小國給予起碼尊重的作法,不啻天壤之別!

更別說,對自己境內號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族同胞,對自己境內號稱「西藏自治區」的藏族同胞,所採行種族信仰滅絕式的慘無人道,是多麼沒有人性令人髮指了。

此所以,才不過二十年光景,就已經要和當初衣食父母的美國,不但沒有心懷感恩,還反過來叫板對抗。試想,以如此的心態和作為,對迄今還在國名國號上自稱「中華民國」的台灣,怎會不掐得死死的

台灣迄今在國名國號上名不正言不順,授人以柄,源自蔣介石當年種下的「爭正統」、「爭法統」、「爭道統」禍根,其來有自,限於篇幅,此處姑不贅述。

值得一提的倒是,現今看似強大無比的北京政權本身

因為,支那歷史上這種除非內亂必然外侵的定律固讓人恐慌,但諷刺的是,偏偏事與願違。由於太強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種絕對化思想,因此,迄今發展不出需要靠妥協尊重與平衡精神才能實現的民主體制。也因此,翻看支那歷史,實際上是亂多治少其實並沒有多少能力外侵。反過來,挨揍的情況才是史不絕書

然而,更加弔詭可悲的是,無數次撞板挨揍的結果並沒讓支那人的政治思想轉換成民主思維,反而更加深受迫害妄想狂心態,更加認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定於一」,才是問題的唯一解藥,真叫人夫復何言?

際此世界各國都在膽顫心驚關注支那帝國將怎樣運用其看似強盛的國力之際,誰知道什麼時候,這種對內高壓導致動亂的歷史又將重演。屆時,可能也正是全世界,尤其是周邊小國鬆口氣的時候


                                                                                         *******
                         由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到國家認同

(本文為作者2017年6月13日在華府台灣同鄉會的演講摘錄)

這裡,我首先要提的是:為什麽台灣問題的最根源 ,其實就是國家認同問題

很簡單,像WHA世界衛生大會這個幾乎沒有政治色彩的國際大會,為什麽台灣會被拒絕參加?奧運代表隊為什麽會出現「中華台北」這種匪夷所思的名稱?根源就出在台灣的正式國名。而更改國名國號就需要修改憲法,而修改憲法之所以這麼困難,遙不可期,其實最主要原因,就是,還有太多太多的台灣人,包括絕大多數的外省人(新住民),還有很多很多的本省人(老住民),把他們在文化上的認同,把他們在祖先上的認同,混淆擾亂了他們對台灣這個國家,應有的認同

這裡順便提到,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最近表示,台獨人士如果沒有流血犧牲的決心,那就是打嘴炮。對此,我非常不以為然。原因是,

第一)時代不同了,如果台獨人士一味追求武裝鬥爭,事實上,在還沒有成事之前,首先就會被誤以為是恐怖組織而受到各方壓制

第二)台灣現在的處境,不是要從某個被統治的地區裡,尋求獨立。相反,台灣本身早就已經是個完完整整,而且有堅強實力的獨立體,只不過是希望尋求名實相符的國名國號而已

第三)台灣如果真能在強大的民意要求下,修改憲法,更改國名國號,我絕不認為中國會因此而攻打台灣頂多作態威脅罷了。道理很簡單,台灣位居東亞戰略要衝,是自由世界的重要成員。像北韓這麼樣一個窮兵黷武,挑釁西方,行為惡劣的國家,美國和西方都不敢下手,為的是不敢引起無法承擔的後果。為什麽循規蹈矩,友善四鄰,對國際社會有正面貢獻的台灣,依靠絕大多數民意而修改憲法,更改國號,中國就會不計後果,攻打台灣呢?這根本是違反邏輯的現象

換句話說,王丹的這種說法,簡直是間接替北京當局,恫嚇台灣人民。連民運人士的王丹,都具有這種心態,其他被洗腦而不自覺的中國人,還用說嗎

事實上,即使台灣真的做到更改國名國號,但是,以台灣人的傳統民心,只會對中國更加有利,更加友好,難道中國會不知道嗎?當然知道。換句話說,中國現在動不動威脅對台灣動武,其實是虛張聲勢,想先聲奪人,想不戰而屈人之兵,想打最好的如意算盤,最好能夠通吃獨拿罷了。

清末民初的國民革命,在支那歷史上,算是死亡犧牲人數最少的一次改朝換代了,而那次的改朝換代之所以死亡犧牲人數最少,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海外華人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所以孫文稱「華僑為革命之母」

同樣地,台灣在今天一切都早已完整獨立的情況下,追求國名國號的名實相符,不需要依靠流血戰爭,海外台灣人照樣也可以扮演一個重要角色扮演一個重要推手,情況和王丹等人所認為的「槍桿子才能出政權」的想法,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

接下來要提的是: 從蔣介石到蔡英文,從毛澤東到習進平,為什麽華人世界始終圍繞在「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漩渦裡打轉

二次大戰結束時,日本放棄對台主權,當時以美國為首的盟國,曾有意支持台灣獨立,但是,調查結果,當時的台灣民意,選擇的卻是「回歸祖國」;最後換來二二八事件,當然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1971年中國進入聯合國之前,在台灣的蔣介石國民黨政府,每年花大筆鈔票進行所謂的,聯合國「中國代表權保衛戰」,到最後眼看保不住了,美國西方還曾經勸說蔣介石能夠更改國名國號,好讓台灣能繼續留在聯合國,但換來的卻是蔣介石的「漢賊不兩立」,當然也就終於被趕了出來。

1980年代,英國準備退出香港時的香港,也遭遇同樣情況,英國也想支持香港獨立,但是可能嗎?那些懷抱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情意結的香港人寧可九七大限腳底抹油,也完全沒有想到可以自己獨立,當然,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

我們都知道,支那人的真正宗教信仰,其實是祖先崇拜,而因此所延伸散放出來的現象,就是強調所謂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這種幾近宗教信仰,卻又不是宗教信仰的匪夷所思觀念

可以這麼說,這種觀念,或者說,這種在先秦時代只是眾學說之一的儒家觀念自秦始皇在政治上統一之後,更強固地形成了幾乎等於支那人的宗教

反觀西方,西方文明源自古埃及,但是,今天的埃及會自稱自己是古埃及的道統,法統,與正統嗎? 歐洲文明源自於古羅馬,但是,今天的義大利會自稱自己是古羅馬的道統,法統與正統嗎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在支那的文明文化裡,缺少對上帝最高造物主的信仰缺少基督教更高層次的神國觀念,所以才把這種所謂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提升成他們自認為的「普世價值」成了他們的宗教式信仰

換句話說,台灣現今的國家認同問題,其實也是海峽兩岸共同面臨的問題

蔣介石深受這種觀念的醬缸洗腦固不用說了。就算當初標榜先進的毛澤東,還曾經支持過台灣獨立呢,但是一旦坐大,立刻一百八十度轉變。因為,在這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觀念下,歷來的支那政治領袖一旦佔了上風,追求的就是「坐天下」把天下踩在腳下,超越所有世人,自己就是上帝。這和西方人信仰上帝最高造物主的精神,在上主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

接下來要提的是:從西方人的文化認同,看台灣人的文化認同。

美國人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並不亞於我們台灣人對大陸故土的文化認同,但是,隨著時間演變,北美大陸命運共同體的形成,自然也就超越了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文化認同,於是乃有獨立戰爭的爆發。

換句話說,西方人對祖先故土文化上的認同,只是一種念舊的情懷,但是,這不會造成他們對眼前命運共同體的否定。但是,在台灣,目前還有太多太多的外省人(新住民)和本省人(老住民),對這一點,沒有辦法分辨清楚

前陣子在新聞上看到,有統派學者在電視上竟然說,「只要你們還過端午節,中秋節,你們就沒有資格談獨立!」這是什麽話啊!別的不說,世界上有多少個國家過聖誕節呢?那他們也得大一統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的確,在這些慶祝聖誕節的國家裡,他們精神面裡的神國,倒是一致的,是大一統的!

換句話說,之所以會有這種差異,跟西方人的傳統宗教信仰,有更高層次的神國概念,有真正不受世俗影響的普世價值,有著絕對的關係。

*******

接著要提的是:從西方人的祖先認同,看台灣人的祖先認同。

同樣,美國人對英國,對歐洲母國的祖先認同,事實上也非常感興趣甚至還有專門的網站,在電視上大做廣告,供人查詢

但是, 橋歸橋,路歸路,他們對祖先的認同,只是一種念舊的情懷不會因此而讓他們對眼前的命運共同體懷有二心甚至倒過來加以否定。相反,在台灣的絕大多數外省人(新住民),還有太多太多的本省人(老住民), 他們能做到這樣的明辨嗎?

舉個例子,像艾森豪的祖父還是德國移民,但是這完全不妨礙艾森豪對美國的國家認同完全不妨礙艾森豪率領盟軍將納粹德國打成一片瓦礫

艾森豪的作為,如果換做是支那人,那豈不被罵死罵翻,認為是背祖忘宗,數典忘祖的十惡不赦的罪人

再舉個例子,像二次大戰時的日裔美國人,甚至被美國白人為主流的政府關進集中營裡,但是,也沒有改變他們對美國這個命運共同體的國家認同和效忠,仍然積極組軍參戰,先打歐洲,歐戰勝利後,再接著打日本,死傷四分之三以上,戰功彪炳。幾年前才去世的夏威夷州獨臂參議員井上,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

像日裔美國人的這種作為,換做一天到晚口念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支那人身上,可能出現嗎?

馬英九前年在新加坡馬習會時,甚至聲稱「我們家在江西住了一千多年」。我們可能指望這種祖先認同模式的人,會對台灣命運共同體的國家認同,不產生妨礙嗎

*******

接下來,再從西方人的國家認同,看台灣人的國家認同。

一言以蔽之,西方人對國家的認同, 基本上是根植於命運共同體之上,絕對不可能像支那人那樣,無限往上推

這裡只簡單舉個例子,像蒙古統治支那全境九十年。但是,在支那的歷史上,卻死活都要把這九十年,硬拗成所謂的元朝,以符合其一貫的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思維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荒謬絕倫的現象,主要還是支那人沒有真正的宗教信仰,沒有基督教神國的概念,於是,才會把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上升成為宗教般的高度,像咒語一般,終日唸唸有詞,牢不可破

*******

最後,由美國之音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現場採訪突然中斷事件,看海外中國人的 「祖國認同」心態

照理,美國之音是美國的聯邦政府機構,工作人員應該都是美國公民,而且事先還得經過安全調查,但是在這次事件裡,我們可以看出,這些來自中國的美國之音工作者的潛意識心態,還是擺脫不了所謂的「祖國情結」,也因此,他們內心真正效忠的國家,會是命運共同體的美國嗎

就像當年的金無怠,完全和中國共產黨沒有淵源,官至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中高層官員,但是,最後卻在美中建交的過程裡,主動投效中國,做出傷害美國國家利益,自己也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的舉動。

這種在西方人眼裡匪夷所思的舉動的背後,其實,正是支那人那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情意結在作祟

此外,像層出不窮發生的,美籍華人充當中國間諜,竊取國防情報,工業機密,甚至農業機密的事件,也無一不是同樣的原因 ,在背後作怪。

至於台灣的郝柏村,連戰,這些吃台灣米,喝台灣水,當台灣大官,在台灣享盡榮華富貴的人,與台灣命運絕對綁在一起的人物,卻到頭來向一千多枚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國輸誠,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正常人無法理解的現象,主要原因,就是這種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潛意識情意結,使得他們把文化上的認同,祖先上的認同,混淆擾亂了他們應有的國家認同

最有趣的一個例子,就是前年,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在一場中國移民第二代孩子的集會上,擺出一副訓斥的嘴臉,說:「你不要以為你是美國人,你不要以為你不會說中國話你就是美國人,只要你還是黃皮膚黑頭髮,你就生生世世都是中國人,永遠不可能改變!」

這難道不正是所謂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心態最典型的反射嗎?

*******

最後,我必須強調,一個沒有真正宗教信仰,或者說,沒有基督宗教信仰的支那人,是一個最不懂得感恩的民族, 即使得了好處,一旦坐大,也會立即翻臉不認賬,當然也因此, 在實際政治上,他們也不可能發展出共存共榮的民主政治

反過來,正是由於他們太專注在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與大一統的漩渦裡打轉,因此很自然而然地,養成了一種你死我活,成王敗寇,記仇記恨,甚至誇大仇恨,培養仇恨的民族特色

美國當年把中國拉進世界貿易體系,希望中國富裕後彼此共存共榮的願望;日本當年懷抱二戰歉意,扶助中國工農業發展,擺脫貧困;尤其是台灣,更是懷抱血濃於水之心,對中國今天的經濟崛起,貢獻最大,功勞最大,但是,換來的是什麽呢?

換句話說,事實已經擺得很明顯,只有等到海峽兩岸的人,能夠把文化認同祖先認同,和國家認同分辨清楚;徹底擺脫道統,法統,正統,民族大義,和大一統的荒謬思想台灣追求更改國名國號的問題也好中國本身追求民主化的問題也好才有可能得到釜底抽薪的解決


                                                                                         *******
                                    自毀長城由美國退出全球氣候協議說起

在歐巴馬總統任美國所帶頭發起領導經多年艱苦談判最終讓中國印度等排大國同意簽署好不容易才達成的《全球氣候巴黎協議》雖然各界早有預料但是仍然不可思議地上台沒多久的川普領導下的美國帶頭退出

在這方面美國共和黨政府已有前例那就是公元2001小布希總統上任沒多久退出了前任柯林頓政府簽署旨在減少全球室氣體排放的《京都議定書》

事實上《京都議定書》的還遠不能和前年達成的《全球氣候巴黎協議》相提並論。在達成《京都議定書》時國和印度等室氣體排放大國還拒參與但是前年達成的《全球氣候巴黎協議》卻由於事實的演變美國的努力終於服中國和印度承認氣候問題攸關全人類不得不共體時艱才最後達成這項幾乎涵蓋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協議

如今這項好不容易達成的全球性協議由當初率先帶頭提倡的美國領先退出 看在其他國家眼裡作何感想會不會引起骨牌效應而讓這項協議土崩瓦解成為廢紙一張 我們只能真叫人情何以堪

反過來這種蠻橫草率的作法對美國本身而言難道不是逃避領袖大國責任自甘墮落的一個表

不僅此也上個月川普訪問北約譴責北約會員國沒有分擔足經費斥責德國對美貿易不公等等等等簡直把美國這個領袖大國降格成了算小帳的小生意人。然而這種作法真能使美國再度強大

相反換來的卻是德國總理梅克爾隨後在一場集會上意有所指地表示今後德國也好歐盟也好不能指望依靠美國了。

以德國的實力歐盟的實力這樣一來豈不助長了世界的多極化豈不助長了世界的不確定性因此而接下來的紛擾豈不寧有過之而在這種模式的全球大環境裡美國又怎麼可能置身事外憑什讓自己再度強大

再往上推川普在上任後不到一個星期就簽署命令退出《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的談判拱手外一項美國的老大哥地位把真正能打消中國憑藉廉價勞工優勢讓經濟崛起的深遠戰略真正能為美國製造業分散據點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的深遠謀略主動放棄。這看在 TPP 排拒在外的中國眼裡豈不額手稱慶

此外像上台後頭一個星期就簽署命令禁止七個穆斯林人口多數國家的人民進入美國由於實際上窒礙難行最後導致美國本身司法系統的對峙與混亂

此外像美墨邊界築牆威脅要撤銷《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都是既做不到即使做到也效果適得其反先得罪盟邦的魯莽之舉

凡此種種無不反映了川普領導下的美國自甘墮落地從世界領袖降格成斤斤計較算小帳的小生意人嘴臉

俗話當家的不鬧事
。川普這種一連串自毀長城的作法尤其是悍然退出《全球氣候巴黎協議》的短視魯莽與草率很顯然加深加快美國墮落的速度

社會學家無不同意一個團體運作的順暢與秩序在在需要穩定的領導。擴而大之二次大戰以後這七十多年來當今世界之所以相對和平穩定繁榮很大一部得歸功於美國這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擔當世界領袖故。

但是如果按照川普這種自毀長城主動放棄世界領袖地位的作法長此以往其他大國多極興起豈不將重蹈二次大戰一次大戰以前的國際局面那該是多麼令人憂心的景象。

但願天佑美國天佑全世界

                                                                                         *******
                                                          左右難為的北韓危機

隨著以美國卡爾文森號航母為首的美日韓聯合艦隊緩緩駛向朝獻半島水域,北韓核危機所帶來的戰爭風險,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就在此萬眾屏息靜觀川普所領導下的美國,是否對桀驁不馴的北韓少主金正恩開打之際,也許,我們得從北韓核武發展的歷史脈絡,解讀一下情勢演變至今的前因後果,才不致如墜五里霧中。

事實上,正如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甚至台灣當初一樣,亟思發展自己的核武能力,早就不是什麽了不得的秘密

其中,台灣不必說了,已經被美國即時制止。伊拉克強人總統海珊儘管大言不慚,但是最後發現,根本還沒有能力發展。

至於印度和巴基斯坦, 儘管兩國彼此怒目相對,但卻都是民主國家,也不曾對彼此以外的第三國,施放核武訛詐狂言,因此,在西方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進行試爆,也就獲得了默認。

至於伊朗,由於地處中東,距以色列不遠,在西方強力監督,以色列全力防範下,核武發展速度有限,年前更在美國歐巴馬政府的斡旋下,簽署協議,由國際共同監督,以撤消制裁換得伊朗放棄核武發展的保證

唯有北韓,算是例外,而且是唯一動不動揚言使用核武的唯一例外

北韓在1990年代初,傳出可能發展核武之際西方強權一方面沒太在意,一方面在美國斡旋下,終於在柯林頓的第二個任期,達成由國際共同監督北韓延邊核電站的和平使用協議

然而,這份協議卻受到2000年上任的共和黨小布希政府否決認為對北韓太過寬鬆,片面主動予以撤消。更加不幸的是,隔年不久,發生 9/11事件,小布希政府傾全力攻打伊拉克,消滅伊拉克的海珊政權,此舉一方面讓美國分身乏術,無力對付北韓的核武發展;二方面,也讓北韓振振有詞,得出“如果伊拉克真的擁有核武,美國就不敢斷然進攻”的結論。把北韓延邊核電站的國際核查人員,一股腦全數驅逐,終至在五年後的2006年,成功引爆其第一枚核裝置

事情發展至此,國際社會雖然在美國帶頭下,對北韓施加了一輪又一輪的制裁,但是,這對殘民以逞的北韓,又發揮得了什麽作用呢?加上中國對制裁北韓的陽奉陰違,更間接助長了北韓核武發展的節節上升,從最初的核裝置,發展到可以運載核武器的彈道飛彈,等等等等。

接下來,不幸的發展再添一樁,那就是,2011年,北韓獨裁者金正日去世,傳位給年紀才28歲的三子金正恩

這位北韓金氏統治家族的第三代,除了有父祖輩的狡猾外,更有父祖輩所無的紈袴子弟性格

也因此,在北韓核武和飛彈雙雙大幅發展的情況下, 眼見國際社會對其制裁無效金正恩的狂言乃益發囂張,不時放言將用洲際飛彈摧毀美國本土,以及發展可以進行二次核打擊能力的核潛艇。

如此一來,問題真可以說再嚴重不過了。而美國也正在此時,選出了川普總統,如今下令航母艦隊駛向朝鮮半島水域情勢之緊張,怎不令人捏把冷汗

事實上,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如今也的確對北韓問題面臨兩難。希求用外交方式解決吧,但過去十多年經驗已證明無效,而北韓的核飛彈發展,卻已越來越快,節節上升到幾乎可以打擊到美國本土的地步,且時不時口出狂言,要用核武器教訓美國,以金正恩的狂人形象,試問,有誰能放心北韓一旦真正擁有洲際核飛彈的後果

換句話說,川普不趁此時對金正恩動手,更待何時?!

然而,動手的結果是,不但造成北韓大量軍民死亡,可能使金正恩政權對南韓發動孤注一擲的全面攻擊,甚至使用手上僅有的核武器,如此一來,等於朝鮮戰爭全面爆發中國會袖手不管嗎?俄羅斯會袖手不管嗎繁榮的南韓將何去何從近在咫尺的日本將何去何從?簡直無法想像!

兩難啊,然而,這就是目前北韓危機的寫照

                                                                                         *******
                                         由川蔡通話看美國大戰略的可能轉變

自從川普打破美國政界近四十年來禁忌親自接聽台灣總統蔡英文打來的恭賀電話並且交談達十分鐘之久不但跌破各方眼鏡所引起的震撼更迄今不散

但是如果我們從二次大戰後國際局勢的史脈絡解讀就會發現這其實是史發展趨勢中的一個小環節罷了。往後只要中國方面不改弦易轍情勢沒有大幅改變更勁爆的發展可能還在後頭豈僅只是川蔡通通電話而已

這話怎麼說呢

首先從美國國的政經大勢

所皆知在美國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尤其是1965年民權法案通過以來強調多元平等包容的思維和作法近年已激起白人主流感到利益受損太多因此即使明知多元平等包容道理正確也開始心生不滿。也因此才會連帶選出個打破來傳統滿口狂言的川普。一心認為唯有像川普這樣的狂人才可能改變幾十年來白人主流讓利太多的委屈

而在經貿方面美國對以中國為主要對象的業外移更明擺了是美國貿易赤字的主要來源經濟不振的主要原因

其實鼓勵美國製造業回國這件事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上台後就已經開始這麼做但是大船轉向不可能速度太快不可能一時見效然而選民的心是急切的管得了這麼多於是滿口狠話的川普適時登場自然一呼百應引起旋風

其次再從從國際大勢

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首先是前蘇聯為首的共國家集團對抗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陣線後來因為毛共中國因地政治發酵強行和前蘇聯爭當國際共集團的老大生分裂。也因此以尼克森、季辛吉為首的共和黨主流 經過多年圍堵之後決定「聯中制蘇」試圖把中國拉進自由世界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抑制前蘇聯。

老實這種策略對抑制前蘇聯究竟發揮了多大效果不得而知。但史發展的事實卻是美國這種作法扎扎實實養肥了中國最後更經過小布希八年任深陷伊拉克戰爭泥無暇他顧的機會讓中國進一壯大

如果壯大後的中國肯遵守使之繁榮富裕的自由世界遊戲規則成為其中負責任的重要成員那麼至少在眼見的未來此一情勢將繼續往前發展連帶地中國的經濟發展、民生素質、以及文化涵也勢將更上層樓

但問題卻出在自公元兩千年第一個十年下半期開始一黨專制的毛共中國非但不肯將膨脹後的國力用於發展自由民主發展文化品質反而迫不及待地在東海對日關係上在南海展示霸權上以及許多其他國際事務上展現出一幅咄咄逼人的蠻橫態勢

因此終於激起曾經指望讓中國富裕後成為夥伴的西方尤其是美國知識界開始反省深深後悔當初對中國的拉政策簡直是一廂情願反而把中國養成了一頭怪獸養虎自噬亟思加以轉。

川普這樣一位白人優越主義者的適時登場給了這批人一個實現想法的舞台與契機

換句話我們與其川普和蔡英文的直通電話向台灣示好向北京示警毋寧這是美國國際大戰略改變的先聲

筆者揣測也許在川普及其決策圈的認知裡唯有俄羅斯的地優勢才足以制衡毛共中國近年來的囂張氣

也許在川普及其決策圈的認知裡俄羅斯雖不是合格的民主國家但至少也不是一黨專制的獨裁國家加以俄羅斯在中東尤其是敘利亞和伊朗的影響力得借助。此外俄羅斯畢竟還是川普者流所在意的白人為主導的國家

事實上以川普為首的共和黨主流如今有這種傾向就算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乃至敗選的希拉蕊團隊整體大方向而言又何嘗不是這樣

換句話如果這種大戰略的方向屬實那麼日本近來對索取二戰末被前蘇聯強的北方四島姿勢放軟也就不足為奇了。畢竟在此一大戰略規劃下俄羅斯才是美國抑制得了中國的主要夥伴如果抑制中國對日本有利日本也只得屈服於這個共同利益之下。至於日本最近將「日本交流協會」明明白白改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猶其餘蓄。

倒是台灣川普出川蔡直接通話這一震撼彈緊接著是歐巴馬總統對此提出警告。然而如果仔細玩味歐巴馬的不難發現歐巴馬的表面上雖是警告川普不應輕舉妄動破壞美中關係實則裡卻暗藏了鼓勵台灣人民敢於追求自我認同的期許

情勢演變至此老實台灣又到了一個是否選擇法理獨立的再一次機會

自二次大戰日本戰敗放棄對台主權曾經給台灣人民帶來頭一次獨立自主的機會緊接著蔣介石流亡台灣 又是台灣建國獨立的又一次機會接下來1971「中華民國」被出聯合國台灣再度有機會更改國號獨立自主再接下來1990年代初前蘇聯解體全世界霎時間有數十個國家獨立加入聯合國加以中國當時國力孱弱又是一次台灣改國號獨立的機會

然而這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卻都因為台灣人民本身覺醒不足大部或至少很大一部台灣人仍然受制於盤據在腦海深處的「大一統」迷思於是一次又一次讓機會平白流失

如今毛共中國的作為終於促使浪潮再度轉向台灣一邊然而這一次台灣朝野準備好了

畢竟川蔡通話也好聯俄抑中也罷台灣的歸屬還是要看大多數台灣人民本身的意願如果連「中華民國」的國號都不能改不敢改 美國也好國際社會也好就算再支持也缺少著力點


                                                                                         *******
                                      川普意外勝選給美國媒體帶來的衝擊

川普這次意外當選美國總統,不但讓世界各國驚疑,也讓美國主流媒體,浸沈在一片不可思議的情緒當中美國報業龍頭「紐約時報」發行人,甚至親自向讀者發表公開信,信裡說,「經過這次如此怪異且無法預測的選舉,人們不禁要問:難道川普純然的非典型特色導致了我們和其他媒體低估了他在選民中的支持?是什麼力量和內在緊張導致這場分裂的選舉和選舉結果?」

川普本人及川普支持者,立刻如獲至寶似地把這封信解讀成「紐約時報」對讀者的道歉,證實了川普所稱,主流媒體對他報導不公

其實不然,依筆者觀察,情況正好相反

說明為什麽情況正好相反之前,也許,我們得從這次選舉的大背景做個鳥瞰,才可能跳出見樹不見林的迷障

首先是,以白人為主的保守派選民,對歐巴馬這位黑人當上美國總統,從一開始就無法接受;儘管歐巴馬政府政績不俗,尤其是挽救了八年前瀕臨崩潰的美國經濟,但這畢竟已是七、八年前往事,這些人豈會感激

其次,嘉惠千百萬無健保者歐巴馬健保的部份成本,被轉嫁到原已有健保的中產階層頭上,更促使這些保守派選民,忍無可忍。

其三,經過共和黨小布希政府八年對富人減稅對華爾街管理鬆綁,最後捅出金融海嘯大婁子;但是,儘管歐巴馬上台後恢復了華爾街金融秩序,但在緩解貧富懸殊的富人加稅問題上,卻因共和黨保守派抵制,遲遲無法進展

第四,在保守派人物(包括即將出任川普最高戰略設計師的史地夫班農八年來的恣意詆毀下,有越來越多人受到蠱惑,非但不明察問題的根源,反而輕易把所有不滿歸咎於執政的民主黨政府

第五,美國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尤其是,自1965年民權法案通過以來白人主流社會所遵循包容多元作法,已經因為白人利益受損過多隱隱然出現反彈;及至民主黨歐巴馬八年任內氣氛更為寬鬆,放眼所及,美國各地滿街拉美裔等少數民族(包括非法移民),終於讓人數仍佔多數的白人,感覺受夠了,興起「拿回美國」的念頭

第六,民主選舉天然的鐘擺效應最淺近的例子就是,公元兩千年大選,當時執政的柯林頓政府,把美國搞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但選民就是喜新厭舊,寧可選擇共和黨的小布希,也不要柯林頓榮景的共同創造者 - 副總統高爾

第七,政治不是無菌室政壇更不是修道院,需要面對五花八門人物錯綜複雜的訴求,因此,我們不可能要求一個長年從政的政治人物清白得像張白紙。老實說,如果絕對潔白無暇,那是嬰兒,我們還不放心把政權交到這種人手上呢。

希拉蕊是位少有的傑出女性,一路從律師,州長夫人,第一夫人,聯邦參議員,國務卿,兢兢業業爬到今天總體而言,可圈可點,絕無足以毀滅其信譽的過失。然而不幸的是,就在民意走向已不利於民主黨的大趨勢下,碰上川普這號挑撥離間的能手,終於把本來應該不利於川普的批評,轉換成對希拉蕊的不信任,讓選民忘了其他種種重要議題此之謂天命是歟

政治講究氣勢氣勢一旦形成,就類似浪潮興起,只會越推越高,變成勢不可擋,弄到最後,甚至連一些本身享受歐巴馬健保的外來新移民,都倒過頭來,把不滿矛頭指向現任的民主黨政府。形成一種對什麽都不滿,亟思打破現狀的「憤青現象」

在此一大背景前提下,川普適時登場

川普這位美國史無前例,毫不受禮法約束的煽動家(英國大科學家霍金語),憑藉著嘴尖舌利的潑婦式辯才騎在民心思變的浪潮之上,成功地轉移其二十年來逃避聯邦稅對女性性騷擾川普大學惡性倒閉等一連串指責;甚至不知多少位共和黨重量級人物公開呼籲選民看清川普不適任總統等事實。相反,以潑婦罵街方式反覆死咬並不嚴重的希拉蕊私人電郵事件,卻收效卓著,像鑽木取火一般,終於引燃反對希拉蕊的聲浪

最後更在聯邦調查局長臨門一腳聲言對希拉蕊電郵重啓調查的推波助瀾下,終至跌破各方眼鏡打破各方民意調查的預測,意外勝選。

換句話說,美國主流媒體在這次大選中其實是一如既往中規中矩,並未犯錯,完全秉諸美國傳統的新聞學原理就事論事,挖掘事實真相,平衡報導。反倒是,恰恰因為這種開放風格,才讓川普譁眾取寵的作風有機可乘

出馬競選後的頭幾個月,憑藉其恣意妄言的戲劇性手法,足有好一段時間奪取了主流媒體的極大版面。連川普自己都承認,主流媒體為他做了價值幾億美元的免費廣告

易言之,美國媒體這次對總統大選預測失靈並不是媒體本身過錯。相反,正是因為美國媒體還忠於職守認真平衡報導追求新聞性,才被川普鑽了空子,成功攫取原本已經對現狀憤青式不滿的人心

如今,真正應該注意的是,以川普及其周圍極端保守派的心態作法一旦正式上台掌權,他們還容得了美國主流媒體繼續信守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美國媒體還能夠不受干擾地繼續秉持平衡報導的新聞學原理,對川普及其周圍的所作所為鉅細靡遺地忠實報導嗎?

馬里蘭大學新聞學院網站在大選結束後,引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告誡其有志從事新聞工作的學子,務要認清事實,調整好心態,準備為新聞自由受到威脅和壓迫而戰



                                                                                         *******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所帶來的驚懼憂疑


自去年夏天以來,歷經近一年半的美國總統選舉歷程,終於在11月8日劃下句點,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竟然可以靠一張利嘴恣意謾罵,而獲得美國選民青睞,最後勝出,可謂史無前例。

一方面,歷來準確的現代化民調,這次卻普遍失靈,真不知讓人如何解釋。

另方面,由於川普事前曾經放話,表示可能不接受敗選事實,引起各界不安擔心川普敗選的話,可能挑動支持者暴力。如今勝選,當再無藉口,也讓各方鬆了口氣。剩下來的憂疑變成是,讓這位毫無行政經驗且脾氣暴躁的紈袴子弟入主白宮手握發射核武器大權,將不知讓多少人寢食難安

從美東8日一早開始投票以來,過去鮮少參與投票的拉美裔選民,這次史無前例地踴躍出席投票。然而,事實證明,拉美裔在美國社會仍然處於劣勢少數

其次,以紐約市和華盛頓特區為首的各地投票所附近,可以明顯看得到警方加強戒備,防範極端支持者鬧事,在美國兩百多年選舉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景觀

回顧近一年半來,川普以一介從來沒有行政經驗的賭場大亨,卻能夠以其不饒人的利嘴,恣意謾罵打敗打敗黨內十五、六名競爭對手,獲得共和黨提名;接著再以撇開公共政策議題不談,專事攻擊希拉蕊並不嚴重的私人電郵問題,而成功轉移其性騷擾女性事件拒不公佈納稅紀錄現象,甚至在媒體報導其二十年來未繳一分一毫聯邦稅的情況下,照樣獲得支持者狂熱簇擁,堪稱美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怪現象

事實上,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本來是讓人有點乏味的。因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雖然是頭一位主要政黨提名的女性候選人,但卻是政壇老面孔,而且因為夫婿柯林頓曾經做過八年總統,難免予人夫妻檔政治的負面感覺

其次,民主黨的歐巴馬總統主政八年,儘管政績不俗,但是,黑人當總統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讓白人為主的保守派選民反感,加上歐巴馬健保的部份成本轉嫁到原已有健保的中產階級頭上,更讓這些人忍無可忍。

再加上民主選舉的鐘擺效應,偏偏共和黨內其他十五、六位總統提名角逐者,都不是魅力型人物,一言一行都無法滿足已經滿腔憤懣的保守派選民胃口,於是乎,川普這種黑道老大式人物一出,立刻所向披靡。

換句話說,川普之所以一出場就引起旋風,並且在過往醜聞幾經揭露後安然無恙,到如今終於勝選,與其說是川普本身的能耐,更不如說是美國選民,尤其是保守派白人選民,在容忍黑人總統歐巴馬主政八年後已經忍無可忍的反彈

甚至在包括前共和黨籍總統老布希前共和黨籍國防部長蓋茲前共和黨籍國務卿鮑爾,以及其他眾多共和黨重量級人物出面呼籲,票投川普將為美國帶來危險後,保守派選民仍然不顧一切,寧可票投川普。美國保守派選民的非理性行為到這種地步,以美國位居世界領袖大國的地位,能不讓人感到憂慮?

值得一提的是, 這次美國的主流媒體針對川普不適任總統一職,幾乎一面倒地提出批評,然而如今事實證明,照樣改變不了選民的心。如此一來,是否證明號稱第四權的新聞媒體在執意偏行的美國民意面前,影響力依然有限?

更值得一提的是,聯邦調查局局長在選前八天,竟然可以不顧司法中立避免影響選情的常規拋出希拉蕊電郵重啓調查的震撼彈,雖然隨後五天又表示,沒查清的部份其實沒有重要內容。但是,對希拉蕊選情已經造成無可彌補的巨大傷害為司法介入影響選情,創下惡例

另外,美國總統選舉史上,輸掉家鄉州而能夠當選的,絕無僅有。因為,對家鄉州的經營,是代表一個政治人物努力成果的表現。而川普這次輸掉家鄉州紐約,卻照樣當選,是否進一步反映了美國選民這次的瘋狂意向一切都不在乎,就是對現狀不滿明擺出來一副非理性模樣,委實令人堪憂。

話說回來,如果這次是民主黨的希拉蕊當選以川普的煽動作風和保守派選民的非理性特質政權轉移還可能出現交接不順,甚至風暴,如今川普當選,當可預期一切順利。

問題是,在明年1月20日川普進住白宮,手握美國總統大權之後才是問題的開始。我們只能祈求老天,但願他不要發揮紈袴子弟的使性子特質而闖禍,則美國人民幸甚,全世界幸甚



                                                                                         *******
                              大鬧天宮 - 川普的真正意圖

自《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甚至保守派的《今日美國報》等美國主流媒體紛紛發表嚴正社論明言從各個角度川普都不適任美國總統一職緊接著有超過五十名卸任高級外交官發表公開信明言川普若當選將危及國家安全以及共和黨籍前總統老布希共和黨籍前國務卿鮑爾共和黨籍前國防部長蓋茲相繼公開表態反對川普加上《紐約時報》川普近二十年來未一分一毫聯邦《華盛頓郵報》露川普十一年前受訪時口出侮辱女性的下流言論以及迄今兩場電視辯論會上川普所展現的無知與傲慢凡此種種已經引發共和黨上層領導人群起反對的局面。

由於距118投票日剩下不到一個月時間如果情勢沒有戲劇化轉變大選結果其實可以已經底定。那就是川普這位遊戲人間的袴子弟終究當不上美國總統

接下來的問題是
大家不免要問尤其是共和黨選民不免要問當初參選共和黨總統提名的有十五、六位之多為什偏偏選出個最令共和黨難堪的川普出馬

也許這得從大勢所趨的宏觀角度才可能看得清楚。

事實上川普所以在共和黨初選穎而出的最大背景是保守派選民對頭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七年來的施政儘管所有數據都顯示成效甚佳但是傾向於意識形態不問是非乃保守派選民特色加以歐巴馬全民健保也的確轉嫁帶給原有健保者增加負擔激起這些人忍無可忍。在這種大背景下川普的偏激言論適時登場不但沒有引起保守派選民緊張擔憂反而是深得其心拍手叫好

換句話川普之所以穎而出正如英國大科學家霍金的觀察完全是看準了保守派心理於是口出狂言大膽煽動造成轟動罷了。

這是共和黨方面。至於民主黨方面大背景又是一番景象

首先按照民主選舉的鐘擺效應民主黨政府執政八年後已經失去新鮮感的選民即使現任者政黨政績斐然但仍有可能投向反對黨的懷抱。准此同屬民主黨的希拉蕊行情本來應該是不被看好的。

其次希拉蕊夫婿前總統柯林頓曾任八年美國總統儘管柯林頓任把美國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但是一來柯林頓時代的美國榮景大部選民已記憶模糊新一代選民來更是陌生。其次柯林頓卸任後成立的柯林頓基金會儘管做了許多慈善工作希拉蕊本人也與該基金會無但是柯林頓基金會接受外國捐款一事畢竟間接影響到希拉蕊清譽

更有甚者柯林頓幹過八年美國總統如今僅相隔十六年妻子又再度登場豈不讓人感覺這對夫婦霸美國政壇讓人反感

第三希拉蕊在國務卿任使用私設電郵信箱雖然沒有造成機密外洩事件而且前幾任國務卿也有類似行為但是既然競選總統就難免予人把柄對手大做文章曲、誇大、攻得體無完膚

然而在此一大背景於希拉蕊非常不利的情況下希拉蕊本身的個人特質 冷靜、認真、誠懇、理性卻在川普不學無術、囂張跋扈、趾高氣昂煽風點火的作風對比下顯得格外凸出。正如83美國最高法院女大法官金斯柏挌所稱希拉蕊不但是美國開放女性選舉權九十六年來難得少有的婦女從政者而且具有勝任總統的冷靜、知識、和駕馭語言的能力

相較於希拉蕊過去三十多年州長夫人、第一夫人、聯邦參議員、國務卿一路孜孜不息地爬到今天自負又傲慢的川普十足像個袴子弟的賭徒只想憑著嘴尖舌利和小聰明就想當上引領全球的美國總統

換句話如果從心理學角度分析川普的真正是不是真的想當一位宵憂勤任勞任怨的美國總統實在大有疑問。

川普的真正
其實很清楚他那多筆見不得人的往事遲早會曝光妨礙他的選情但是袴子弟的最大特質之一就是賭一把贏了固好把總統拿來當戲要是輸了也不吃虧憑此大鬧一場美國政治的天宮將來繼續做投機生意還愁不呼風喚雨

也因此一個原本大勢所趨本應與總統寶座無的希拉蕊因對手的極度反差竟至當選豈非天意

就共和黨保守派選民來如果從中應該得到什教訓那教訓就是即使反彈也不要過激順勢而為的反彈有可能換來重新執政今朝看我過度而不理性的反彈則會把情勢又反彈了回去使好不容易等來的重新上台的機會成為煙花一夢

                                                                                         *******
                                                                 里約奧運有感

四年一度的夏季奧運目前正在巴西里約熱盧盛大舉行在觀看各國頂尖好手精彩競賽之餘眼見中國選手奪標數量僅次美國不免有所感觸。

感觸之一是不得不承認1984中國頭一次派隊參加洛杉磯奧運以來中國選手在越來越多項目上表現卓越確實讓人耳目一新。三十年來屆奧運也證明中國已成為當今世界的體育大國

但問題是隨著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在毛共當局煽動下跟著空前高漲。然而貿易全球化也好參加奧運也好中國與世界接軌的目的正是為了共存共榮大家按遊戲規則往來而不是有了點實力即目空一切倒過來張牙舞爪所公認的海牙國際法庭裁決視為「一張廢紙」。如此參加奧運獲再多獎牌又有什意義

感觸之二是中國人近些年民族自信心高漲也許相較於過去的民族自卑無論如何總是好事。但問題是如果不適可而止過度自信所帶來的自大惡果與嚴重的自卑正是一體的兩面不可不慎。

就拿體育賽事來
2004在北京舉行的亞洲盃足球錦標賽中國觀竟然在日本隊獲得冠軍後反應激烈到打、、搶的地而這豈是地主國應有的風度

感觸之三是日本在1964年舉東京奧運柔道早已在全世界標準化規格化地風行從而被列為奧運比賽項目後起之秀的精工也因品質優異而被大會頭一次選定為非瑞士製造的計時工具南韓在1988年舉漢城奧運拳道也早已在全世界標準化規格化地風行從而被列為奧運比賽項目

反過來2008年北京奧運時奧運比賽的幾百個項目誇稱「五千年優秀傳統文化」「五千年悠久文明古國」的中國究竟推出了什麼項目作為源自中國的奧運比賽項目一個也沒有

很明顯事實上自清末以來中國人在文化上的盲目自大始終是中國現代化的最大障礙。現在經過一百五十年的泥帶水中國的船總算堅了砲總算利了但是就是由於這種在文化上的盲目自大使得中國在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此一普世精神價仍然與全世界格格不入

換句話中國如今在經濟富裕之後是否真心誠意接受現代文明真心誠意與世界接軌真心誠意和平崛起與世界各國和平共處還是心裡仍然懷抱秦始皇以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流氓式獨霸思想才是真正重要的關鍵所在

奧運獎牌多寡的背後
或許也反映了這麼一個嚴肅的課題


                                                                                         *******
                                  潑婦的嘴,紈袴子弟的心再論川普

China’s secret plan to topple the US as the world’s superpower

In 1995, Michael Pillsbury, an expert on China who has worked with every US president since Nixon and has, he writes, “arguably had more access to China’s military and intelligence establishment than any other Westerner,” was reading an article written by “three of China’s preeminent military experts” about “new technologies that would contribute to the defeat of the United States.”

Michael PillsburyPhoto: Wikipedia


It was in this article that Pillsbury first saw the term “Assassin’s Mace,” which refers to a weapon from Chinese folklore that guarantees a small combatant victory over a larger, more powerful opponent.

The article described goals including “electromagnetic combat superiority” that would allow for “naval victory,” and “tactical laser weapons” that would “be used first in anti-missile defense systems.” They also discussed jamming and destroying radar and various communications systems, and the use of computer viruses.

In time, Pillsbury began seeing the term “Assassin’s Mace” with regularity in Chinese documents.

“In the military context,” he writes, “Assassin’s Mace refers to a set of asymmetric weapons that allow an inferior power to defeat a seemingly superior adversary by striking at an enemy’s weakest point.”

An antique Chinese “assasin’s mace”


At first, Pillsbury writes, he considered these statements aspirational. But as US intelligence analysts translated documents over time, he came to see otherwise. The Assassin’s Mace, he came to believe, was part of a cunning and much broader strategy, a 100-year-long effort to overtake the US as the world’s superpower.

The point of Assassin’s Mace — which, Pillsbury learned, the Chinese were already spending billions of dollars to develop — was to “make a generational leap in military capabilities that can trump the conventional forces of Western powers,” but to do so incrementally, so that by the time they achieved their goal, it would be too late for the US to respond to, much less reverse.

China duped us

In a sense, the new book “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is Pillsbury’s mea culpa. He readily admits that, as a key influencer of US government policy toward China for the past four decades, he had long been one of many in the federal government pushing the US toward full cooperation with China, including heavy financial and technological support, under the belief that the country was headed in a more democratic, free-market direction.

“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 by Michael Pillsbury (Henry Holt)


Looking back, it was painful that I was so gullible,” he writes.

Pillsbury notes that he and many other China experts were taught early on to view China as “a helpless victim of Western imperialists” and that as such, assistance should be provided almost unquestioningly.

Now, he says, he has come to consider this view — which he now believes came about as a result of intentional deception and misdirection on the part of the Chinese — as “the most systemic, significant and dangerous intelligence failure in American history.”

“We believed that American aid to a fragile China whose leaders thought like us would help China become a democratic and peaceful power without ambitions of . . . global dominance,” he writes.

“We underestimated the influence of China’s hawks. Every one of the assumptions behind that belief was wrong — dangerously so.”

“For decades,” Pillsbury adds, “the US government has freely handed over sensitiv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military know-how, intelligence and expert advice to the Chinese. Indeed, so much has been provided for so long that . . . there is no full accounting. And what we haven’t given the Chinese, they’ve stolen.”

A superpower by 2049

“The General Mirror for the Aid of Government”


Part of what Pillsbury sees as America’s naiveté on the issue derived from fundamental misunderstandings about the nature of Chinese culture.

Pillsbury now believes that since the time of Mao Zedong, China has been engaged in an effort to establish China as the world’s premier superpower by 2049,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

The reason this has been so little known, he says, is that the Chinese consider physical battles just one minor aspect of warfare. China’s main weapon, he says, is deception — the constant appearance of achieving less than they really have and needing our help more than they actually do.

Pillsbury believes this philosophy’s origins derive from a book — the title of which translates to “The General Mirror for the Aid of Government” — that Mao brought with him on his long march in the 1930s. Described as “a statecraft manual with lessons from history that have no Western counterpart,” one section of the book “centers on stratagems of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in China, and includes stories and maxims dating as far back as 4000 BC.”

A Chinese military policeman stands guard outside the portrait of the late Chinese leader Mao Zedong in Tiananmen Square.Photo: Getty Images


Included in these are lessons on “how to use deception, how to avoid encirclement by opponents and how a rising power should induce complacency in the old hegemon until the right moment.”

Mao, it turned out, read this book many times while ruling China, as did subsequent leaders. Chinese students even use passages from it in their writing lessons.

Pillsbury believes that China’s actions since just after World War II are derived from this book and that they’re working just as intended.

“One of the biggest mistakes made by American experts on China was not taking this book seriously,” Pillsbury writes, noting that “it was never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and that the US didn’t begin grasping its possible importance until the 1990s.

Pillsbury believes China has strategically positioned itself as a nation in great need of our help since the 1960s, noting that contrary to popular belief, President Richard Nixon’s opening to China in the ’70s was initiated by China, not the US.

During early meetings between Mao and Nixon, Mao pushed for the two countries to work together against the Soviet threat, with Mao urging the US to “create an anti-Soviet axis that would include Europe, Turkey, Iran, Pakistan, and Japan.”

“A counterencirclement of the Soviet hegemon was a classic Warring States approach,” Pillsbury writes. “What the Americans missed was that it was not a permanent Chinese policy preference, but only expedient cooperation among two Warring States.”

Demonizing America

The late Chinese leader Deng Xiaoping, on a billboard in Shenzhen, China.Photo: Getty Images


As Deng Xiaoping came to greater power in China in the late 1970s, America rejoiced, believing him a reform-minded moderate. Pillsbury, though, says that behind the scenes, he was far more hard-line.

Believing that China had erred in following the Soviet economic model and that the country had “failed to extract all they could” from the Soviet relationship, “Deng would not make the same mistake with the Americans.”

“He saw that the real way for China to make progress in the Marathon was to obtain knowledge and skill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Pillsbury writes. “In other words, China would come from behind and win the marathon by stealthily drawing most of its energy from the complacent American front-runner.”

In the decades to come, Pillsbury believes, America helped build China’s economy and military while unknowingly following the Warring States script. (He admits that it was he, in a 1975 article in Foreign Policy, who first “advocated military ties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and that the idea had been proposed to him by officers in the Chinese military.)

Following a Warring States philosophy of tricking your opponent into doing your work for you, Deng knew that technology would be the driver for building the Chinese economy and “believed that the only way China could pass the United States as an economic power was through massive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An essential shortcut would be to take what the Americans already had.”

Meeting with President Jimmy Carter in 1978, Deng arranged for what would become 19,000 Chinese science students to study here, and Deng and Carter reached an agreement for the US to provide China with “the greatest outpouring of American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expertise in history.”

Under President Ronald Reagan, for whom Pillsbury served as a foreign policy adviser, the Pentagon agreed to “sell advanced air, ground, naval and missile technology to the Chinese to transform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into a world-class fighting force,” later including “nuclear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 . . to expand China’s military and civilian nuclear programs.” Reagan also assisted in China’s development of industries such as “intelligent robotic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iotechnology, lasers, supercomputers, space technology and manned spaceflight.”

“Before long,” Pillsbury writes, “the Chinese had made significant progress on more than 10,000 projects, all heavily dependent on Western assistance and all crucial to China’s Marathon strategy.” Similar assistance has continued to this day.

All along, Pillsbury writes, China secretly continued to view us as a tyrant, so much so that “starting in 1990, Chinese textbooks were rewritten to depict the United States as a hegemon that, for more than 150 years, had tried to stifle China’s rise and destroy the soul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In time, Pillsbury would come to believe that, despite a great amount of American assistance to China over the years, the Chinese people never saw or read anything positive about America.

Two days after 9/11, Pillsbury writes, “two [Chinese] colonels were interviewed for a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newspaper and said of the attacks that they could be ‘favorable to China’ and were proof that America was vulnerable to attack through nontraditional methods.”

Looking ahead, Pillsbury quotes a RAND Corporation study as saying that China will have “more than $1 trillion” to spend on their military through 2030. This “paints a picture of near parity, if not outright Chinese military superiority, by mid-century.”

Baring their teeth


The Warring States strategy advises the underdog to keep its intentions secret until sufficient power against the hegemon is both strong and irreversible. Then it should show its teeth.


Pillsbury says that China’s rapid economic rise has led to the beginnings of this stage. He cites how in 2009, when President Barack Obama attended a climate change summit in Copenhagen,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shift in the public tone of Chinese officials” that included “uncharacteristic rudeness,” including the organization of a secret meeting with other countries about blocking US initiatives that excluded the president. (He and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Pillsbury says, crashed the meeting.)

During visits to the country over the past three years, Pillsbury says, he has seen a stark shift in China’s attitude toward the US. Chinese scholars he’s known for decades, he says, have long denied any sort of “Chinese-led world order.” Now they are showing a sudden brash willingness to admit to what Pillsbury believes is China’s true intent. “The hard truth,” Pillsbury writes, “is that China’s leaders see America as an enemy in a global struggle they plan on winning.”

一般而言, 女性多半給人口齒清晰口舌伶俐的感覺。然而凡事有好就有壞,這種口齒清晰伶俐的優美特質,如果往壞的一面發揮,就會變成尖酸刻薄,嘴尖舌利,無理則指東罵西蠻不講理,萬一有理,那還得了,只會更加口不饒人

不幸的是,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就有這麼一張潑婦般的利嘴,也難怪打從一開始,就讓共和黨本身主流人士為之側目

像什麽「墨西哥移民都是罪犯、強姦犯」;「禁止所有穆斯林進入美國」;「美國境內穆斯林應建檔列管」;「韓國日本擁核對付中國北韓」;「考慮放棄美國對北約的承諾」;「人工流產的婦女應受懲罰」;「對中國進口貨課徵百分之四十五關稅」;「放手讓ISIS消滅敘利亞政府軍」;「考慮轟炸北韓核設施」;等等明眼人僅憑常識即知行不通的狂言。外加,在攻擊黨內競選對手參議員克魯茲時,甚至辱罵到克魯茲的太太和父親稱呼對手喜萊莉時,一定冠上侮辱性字眼「奸詐的」 (crooked)三個字,,,,,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最近更變本加厲,甚至在大型群眾集會上,公開在大批電視攝影機前一本正經地要求俄羅斯駭客,設法找出對手喜萊莉銷毀的私人電子郵件。並且聲稱,如果俄羅斯駭客做到這點美國的新聞媒體一定會感激涕零

然而,就在這番簡直公然要求冷戰敵國介入美國總統選舉,引起朝野錯愕群情譁然之際川普馬上改口,聲稱此說不過是開個玩笑

民主國家的競選,花招百出在所難免。尤其美國,由於美國採行總統制,而選舉總統的選舉人票,又直接受制於選民大眾的直接投票,因此,自電視媒體風行以來負面競選手法即不斷翻新,到近幾屆選舉,其惡質程度,甚至讓人懷疑美式民主制度是否健全的地步。

但儘管如此,兩大黨總統候選人直到川普出現以前,還是多少得講究點起碼的風度一些重話髒話可能出自幕僚之口,但絕少出自候選人自己的嘴巴。候選人有時萬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少有不忙不迭地否認或道歉

這次讓人之所以跌破眼鏡,就是因為,川普本人居然可以這種不假他人之口的放言無忌,不但未遭唾棄,反而照樣獲得喝彩,甚至最終贏得共和黨提名

很顯然,川普這種目中無人的潑婦罵街式作風,雖然讓大多數共和黨主流人士搖頭,但是對其他因黑人總統歐巴馬主政八年而感覺一肚子氣的保守派,卻可是深感過癮,深得我心呢!(見筆者前文「川普現象所反映美國社會潛在的種族歧視」)

也因此,光憑這張信口開河的嘴足以判定不適任總統之尊的川普,卻照樣能夠引起旋風,迄今不衰,也就格外讓人不寒而慄

紈袴子弟的心

更加讓人不寒而慄的是川普除了嘴惡之外,骨子裡還有一顆紈袴子弟的心。也許,正是這種吊兒郎當的紈袴子弟之心,才是使川普嘴巴如此缺德放肆的主因

眾所皆知,紈袴子弟的最大特質不是因其出身富裕,而是,出身富裕卻從小疏於管教,於是養成一種凡事滿不在乎出了事自然有人頂天不怕地不怕任性而為的行事風格

秦始皇次子 - 秦二世嬴胡亥隋文帝次子 - 隋煬帝楊廣上台掌權後的胡作非為,最後終至搞垮天下,就是最顯著的例子。其他等而下之的類似例子,更不可勝數。老實說,九一一後硬是要發動戰爭摧毀伊拉克的小布希,難道沒有紈袴子弟使性子的個性使然

美國選民,或者說,民主國家的選民常有一種所謂鐘擺現象尤其在美國華裔選民間,更頗有人一廂情願地認為美國民主制度根基雄厚誰上台都差不多,川普上台後,自然有幕僚群為之策劃有什麽好擔心過慮的

其實不然,最淺近的例子就是,當初小布希和高爾競選到最後勝負難分開票一再延宕之時,許多人就抱持這種態度最後終至草率收場由最高法院出面判定。事後證明,當初如果選擇高爾,會可能惹出讓美國元氣大傷,迄今屁股擦不完的伊拉克戰爭嗎?

此所以,紐約時報知名專欄作家紀思道( Nicholas Kristof),在今年三月共和黨初選川普聲勢直上時,寫了篇「危險的川普」( Donald the Dangerous ),明白指出,或許美國在內政上,為了防範獨裁對總統權力有諸多嚴格限制總統的賢愚,尚不至過份出格。但是在對外關係上,美國的憲法機制,卻少有對總統權力設定嚴格規範

換句話說,一個擁有潑婦般信口開河的嘴心性又屬紈袴子弟潛意識的川普一旦當選美國總統手握全球最強大的兵力啓動核武器的密碼就在手指頭底下,怎能不讓人分外憂心

然而,這對已經對歐巴馬這位他們從骨子裡瞧不起的黑人當了八年總統而感到委屈已達極點的保守派選民,他們聽得進嗎

但願天佑美國天佑全世界


                                                                                         *******
                                                 再論川普現象的潛在原因

筆者前文「川普現象所反映美國社會潛在的種族歧視」刊出後,讀者友人表示,川普現象的另一個原因是,許多共和黨保守派白人選民不滿歐巴馬總統在國際事務上領導無方讓美國顯得軟弱,此所以川普高舉「讓美國再度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能吸引這麼多人的緣故

的確,歐巴馬在不少國際議題上,對不明究理者,有讓人感覺美國軟弱之嫌

譬如,在ISIS問題上,在給敘利亞政府軍劃紅線最後唾面自乾上,在烏克蘭問題上在南海問題上,等等。

首先, ISIS問題和敘利亞問題可說是小布希硬打伊拉克戰爭所造成的後遺症,歐巴馬上台後,迄今屁股還沒擦完,請問,高調狂言的川普,在美國顯然已不可能再在中東打一場地面戰爭的情況下,能有什麽更好辦法

再就烏克蘭問題,首先,烏克蘭本身內部鬧分裂,演變成為內戰,加以牽涉超強俄羅斯,請問,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和北約除了經濟制裁有什麽著力點可以施展

再說南海問題,其根源主要該怪小布希自9/11發生後,傾注全力發動一場完全沒有必要的伊拉克戰爭,一方面直接大損美國實力;另方面,也間接讓中國趁機坐大

但是歐巴馬上台後不久立刻扭轉此一趨勢戰略重心轉向亞洲,將美國百分之六十的海空軍力,移往亞太。此外,還用漸進的方式鼓勵製造業撤回美國試圖由經濟根本削弱中國實力,釜底抽薪。雖然或許為時已晚,但方向絕對正確
  況且這種大戰略轉變  需要時間才能發揮效果啊。

至於說,歐巴馬在殲滅賓拉登的行動上在攸關全人類對抗氣候變遷的協議上,在解除伊朗發展核武的外交努力上,在古巴建交擴大西方陣營的影響上,在結合日本、澳洲、印度平衡中國的軍事擴張上,等等等等,歐巴馬所領導的國際外交,其實堪稱成績斐然,使用的是所謂「高明的力量」(Smart Power),而不是硬幹死拚的牛仔作風。再說,美國如今有當年小布希那種硬幹死拚的本錢嗎

換句話說,川普盜用雷根的口號「讓美國再度強大」只是空口說白話,實際上並無可資配合的可行內容自爽而已

雷根時代美國國力還相對鼎盛,可以砸大錢搞垮蘇聯。如今美國自伊拉克戰爭以及小布希任內的金融風暴後,國力大衰,試問,川普在棘手的國際問題上能提出什麽更好辦法?要日本韓國發展核武對付中國北韓在南海問題上立刻和中國開戰

如果這些都實際不可行,那麼,憑川普這種逞一時之快的說法作法,暴虎馮河,試問,能有效嗎對美國會有好處嗎?更別說對世界和平的影響有多大了。

然而不管怎麼說,不容否認,川普那種昂首挺胸信心滿滿嘴尖舌利的神態,在爭取無處發洩潛意識優越感的保守派白人選民上,確實很具吸引力。而這也正是令所有有識之士(包括共和黨保守派白人主流),深感憂慮之處


                                                                                         *******
                                            川普現象所反映美國社會潛在的種族歧視

透過民主公投方式英國選民決定脫離歐盟。有媒體事前報導,由於美國共和黨準總統候選人川普,曾公開發言支持英國脫歐與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立場相反。因此,英國脫歐公投是否過關,將成為美國年底大選的一項指標

其實不然,英國所以脫離歐盟,有英國與歐洲大陸特殊的歷史地理背景,將之與今年底的美國總統大選掛鉤,乃牽強附會。川普之所以引起旋風,其實另有原因。

話說,這位美國地產大亨及環球小姐選美會主辦人自去年五月宣布角逐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以來,從最初各方以看笑話心態看熱鬧,卻一路過關斬將,扶搖直上,掀起旋風,甚至在共和黨主流人物極力抵制下,到現在幾乎篤定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期間過程,不但讓美國各界評論專家,驚詫莫名;甚至讓世界各國,包括美國的盟邦,也深感憂慮

雖然說,川普過去這一年來所競選的,只是共和黨內的總統提名,到今年十一月真正大選時,民主黨的喜來莉若按照目前民調,還是可能勝出。但川普在初選過程中所掀起的旋風,其風勢之強,絕不是黨內初選所可以涵蓋

尤其是,川普以一介從無政治經驗的外行人,卻能夠在各方看衰的情況下,脫穎而出,這中間,固然有川普本人的魅力,更主要的似乎是,川普這種黑社會式老大形象,加上死咬對手一兩個弱點反覆攻擊潑婦罵街式演說技巧,恰好發抒了這些年許多共和黨白人選民對歐巴馬的不滿,乃得以造成一呼百應的相乘效果。相較於其他觀點雖然保守但仍不失起碼理性的競爭對手,川普在呼應保守派白人選民心聲上,自然一枝獨秀 。

換句話說,川普的一些非理性言論,像「墨西哥移民都是小偷、強姦犯」;「美墨邊界築牆防堵非法移民,費用由墨西哥政府埋單」;「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對美國境內穆斯林建立個人檔案加以追蹤」;「讓日本南韓擁核自行對抗中國」;「日本搭美日安保同盟順風車」等等,儘管一聽即知是譁眾取寵,經不起分析的言論,但是,對那些已經失去理性的共和黨選民,在他們心目中,川普這些論調,可正是對歐巴馬總統「胡作非為」的撥亂反正,對症下藥呢。如此,又怎能不一拍即合,掀起旋風呢?

英國知名大科學家霍金最近也提出警告,稱川普是個煽動群眾的危險人物缺乏真正的政治理念。但是當記者問,為什麽會出現川普現象時,霍金卻推說不知。也許,霍金人在英國,無法看得清楚;也許,本身也是白人的霍金,無法體察,或即使察覺,也不便說出口。那就是,川普現象,其實是美國社會許多保守派白人內心裡對非白人少數民族一種說不出口的種族歧視潛意識

**忍無可忍的轉戻點**

也因此,雖然美國的民權法案通過已超過五十年,甚至黑人總統當政也已近八年,但是,這位在0八 / 0九年美國金融海嘯危機中上台的歐巴馬總統,儘管政績不亞於先前的柯林頓,但所獲得的掌聲,卻遠遠不如

個中尤其是,嘉惠千百萬中下層沒有醫療保險的歐巴馬健保,實際上卻成了共和黨白人選民對歐巴馬,由初期的旁觀,到隨後的冷漠,乃至到目前忍無可忍的轉戻點。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歐巴馬健保即使嘉惠千百萬貧下階層,卻間接損及原來已有健保福利的保守派白人主流嗎?

誠然,歐巴馬健保雖立意良善作法卻不無可議。原因是,歐巴馬並沒有把美國原有的健保體系打掉重練取法歐洲日本加拿大模式,由政府統包,而是將美國原有品質極佳的私人醫療保險制度,擴大涵蓋面,如此一來,保險業者為了營利,自然將歐巴馬健保人數龐大的新被保人的部份成本,間接轉嫁到原有的被保人頭上

其實,原本已經擁有醫療保險的大多數白人主流,本應站在人道立場為國家社會大局,稍稍犧牲點個人利益支持歐巴馬健保。但是,一來,大多數人性顯然並非如此;二來,偏偏美國經濟自小布希硬打一場不必要的伊拉克戰爭後大大耗損,迄今元氣未復,不容諱言,連許多美國白人主流,也變得口袋單薄,如此一來,又怎能不對歐巴馬健保所造成的成本轉嫁,恨得牙癢呢?

其實,若論歧視,人間到處有歧視。坦白說,歧視可能也算是人性之一,就像阿Q被幾乎所有人歧視,但卻不也歧視小尼姑嗎?許多生活在西方國家的海外華人本身固然遭當地白人歧視,但是反躬自問,這些海外華人,難道不歧視黑人?不歧視拉美裔嗎

換句話說,只要是人,內心能完全做到對所有人大公無私一視同仁除了聖人,恐怕絕無僅有。也因此,真正的關鍵應該是,只要能做到制度上公平法律上禁止歧視,公開場合的歧視言行成為一種社會公認的禁忌像美國過去這五十年來一樣,就已經難能可貴,讓人頂禮了。

然而,自歐巴馬這位黑人當上總統,尤其是,自歐巴馬健保通過以來,美國社會保守派白人潛意識裡的這種歧視,又再度不加節制地抬頭。碰上川普這一火種,果然一觸即發形成川普旋風真所謂,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然而,美國畢竟是個民主素養深厚教育發達,訊息開放的社會。因此,川普這種半流氓式嘴尖舌利的競選風格,不但受到所有自由派人士的撻伐,甚至也受到共和黨保守派人士的唾棄,包括兩位前共和黨總統布希父子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馬侃,羅姆尼在內,無不表明立場,不予支持

也因此,川普在共和黨初選期間所發出的耀眼光芒可能會來得急,去得快,有可能在正式大選時,煙消雲散讓美國政治重回理性軌道,也讓全世界愛好和平的理性人士,大鬆一口氣


                                                                                         *******
                                    堅守真理,善用時勢祝福蔡英文

大勝三百多萬票,高票當選台灣下屆總統的蔡英文女士,再過兩天即將就任了。 雖然選後至今,對蔡英文新內閣的組成,不時傳出批評或質疑的聲音,但我們還是有理由相信身負台灣大多數選民重託的蔡英文,如今站在元首高度,必定會以台灣最大多數人的福祉為基礎以台灣最長遠的未來為依歸,高瞻遠矚,引領台灣,甩開陰霾,步向光明

際此就職前夕,筆者站在選民立場,為了台灣的繁榮自由,也為了台海和平,東亞和平,乃至世界和平,為蔡英文及其新政府獻上祝福,並提出叮嚀

叮嚀之一是,切記馬英九八年執政下來之所以徹底失敗,還不在其「六三三」承諾跳票,拒捐半薪等這類言而無信。更主要的,其實是馬英九身為台灣元首,卻目光短淺,思想迂腐,硬要步蔣介石後塵與毛共中國「爭正統」,從而導致台灣自失立場成為失根的浮萍

試想,在這種一國元首自亂陣腳的領導下,莫說所謂的台海和平其實只是假象;就算經濟,當初喊得震天價響的ECFA,又怎麼可能如其所願呢?

叮嚀之二是,俗話稱,「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和平從沒有不需要付出代價」。正如世界最著名的中立小國瑞士,雖然是全世界最自由民主的國度之一,但同時也是全世界武備最堅強的國家之一,其堅強的程度,甚至到全民皆兵的地步。然而,就憑藉這一點,二次大戰時,連國土相連近在咫尺的納粹德國所向披靡的鐵騎,都不敢動一根毫毛

同理,面對毛共中國對台灣如狼似虎野心的今天,台海和平永遠不可能是靠馬英九者輩的乞憐換來。反之,事實已變得越來越明確馬英九者輩的乞憐,換來的只是讓台灣處境更不安全。必須像瑞士那樣,隨時抱持「恃吾有以待之」的決心和準備,才是確保安全與和平之道

尤其幸運的是,由於國際大環境形勢倒轉,台灣如今還可以加上西方世界對毛共中國的覺醒,作為後盾,多加一層保護。蔡英文總統,您可千萬千萬不要像馬英九那樣,自己嚇自己啊

叮嚀之三是,亞理斯多德的名言,「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早已成為西方古來各行各業出類拔萃者信奉的圭臬。也因此,千百年來,西方文明始終能夠在既有的基礎上,不論是實物科技還是人文法治精益求精,追求完善

同理,蔡英文總統今後在台灣的主權定位上,在台灣經濟發展的長期規劃上,只要能做到堅守真理,正道而行,說穿了,其他不都算小節嗎?

無可諱言,政治場域既現實且複雜,有時也難以邏輯真理簡單應對。但所幸的是,細觀全景,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發現歷史洪流站在蔡英文一邊

因為,中國近年因經濟繁榮崛起後對外擺出的咄咄逼人態勢,已經促使西方大國猛然警醒,發現過去數十年對中國伸出的友誼感化之手,其實是養虎貽患,上了大當,因此無不亟思擺脫與中國的鉤纏。反過來 ,以台灣戰略地位的特殊和重要,西方大國自然也必定或明或暗加強對台灣的支持,甚至保護。

如此一來,對蔡英文新政府最頭痛的兩岸政策和經濟政策,豈不擺明了一條一目瞭然的康莊大道

換句話說,蔡英文女士只要能本著堅守真理的無私信念,順勢而為,未來四年總統任內沒有理由不前景看好為台灣長遠的未來奠定紮實的根基

天佑蔡英文總統天佑台灣


                                                                                         *******
                        由中國的擴張主義看南海問題的可能演變

隨著中國近年在南海片面蠻幹,加以海牙國際法庭再過不久將對菲律賓所提島礁爭議做出裁決,連月來,有關南海的緊張情勢,幾乎天天佔據西方媒體主要版面台灣作為南海週邊國家之一,對此發展理當全力關注。尤其是,承襲「中華民國」南海十一段線主張蔡英文新政府,在面對國際新情勢下,如何自圓其說,利己利人 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 更將引人矚目。

1)南海地理簡介

南海海域面積有350萬平方公里,超過三分之一個歐洲面積。南北長约1800公里、東西寬约900公里。 其中有超過兩百個無人居住的島礁,這些島礁被統稱為南海諸島


2)南海歷史簡介

歐洲人海外地理大發現以前,南海這些無人島礁,基本上無人聞問。

至於誰是這些島礁的最早發現者?正確來說, 應該是,南海週邊所有國家的漁民或航行者,都有可能在無意間,最早發現其中一個或幾個島礁

至於被大量發現,乃至被測繪成地圖海圖,毫無疑問,是歐洲人海外地理大發現以後之事。這可以從目前大部份南海島礁,是用英文或其他西方文字命名得到旁證。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我們教科書所稱,中華民國領土最南端的曾母暗沙,其實是從英文的 James Shoal 而來。其他像中沙群島里的西門暗沙,是從英文的 Siamese Shoal 而來; 本固暗沙,是從英文的 Bankok Shoal 而來; 美濱暗沙,是從英文的 Magpie Shoal 而來; 魯班暗沙,是從英文的 Carpenter Shoal 而來;著名的美濟礁,則是從英文的 Mischief Reef 而來;等等,例子不勝枚舉。

換句話說,若要問「南海自古以來屬於誰?」那麼,南海週邊國家個個有份。而更有份的,甚至是早期西方的航海國

換句話說,動不動提出「自古以來」有什麽意義?毫無意義

就算到二十世紀以後,按中國的說法南海諸島於1911年中華民國成立時被劃歸廣東省,之後則成為「海南特別行政區」的一部分。

之後,一直到1988年,海南島才正式建省。換句話說, 在1988年以前,連南海諸島所屬的海南島本身,都還不是一個功能完備的主要領土,誇口遙遠的南海里那些無人煙的島礁「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有說服力嗎?

另方面,在1930年代,法國根據19世紀時對印度支那(其中包括越南、老撾、柬埔寨)的佔領,也聲稱擁有南沙群島主權。

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的1939年日本將法國軍隊逐出南海諸島,開始長達七年的佔領。二戰結束后的1946年,蔣介石國民黨政府則重行接收南海諸島裡的部份島礁

1949年中共建政,但是到1959年,北京政府才在西沙群島裡的永興島,设置「廣東省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辦事處」。

但是,如上所述,一直要到1988年海南島才正式建省,上述辦事處才劃歸海南省管辖。


3)九段線?十一段線?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首先我們必須認知,在二次大戰以前,海運還不發達的時代南海幾乎是無人聞問的廣闊海域。一直到二次大戰爆發後, 隨著日本軍隊的「南進政策」南海才變得重要起來

至於九段线,最早其實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由日本學者所劃出的南海疆界線

至於十一段線,則是國民政府按照日本最初所劃的九段線,於二次大戰結束後的1947年提出

北京政府於1953年,基於當時與越南的友好關係,主動移除「十一段線」中的北部灣(又稱東京灣)兩線,成為現今所主張的「九段線」

這裡略提一下國際海洋法的原理原則。國際海洋法最主要的基本理論和基本原則,就是:陸地統治海洋

根據這項原則,沿海國有權在海岸邊選定一條領海基線,將這條線作為起始線,向外延伸12海里以內劃定為本國領海1958年的《領海暨鄰接區公約》1982年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都對沿海國的這一權利和應當用來劃定本國領海的這一作法,作出了明確規定。

換句話說,一個國家若要將某一海域宣布為其歷史性水域,就必須證明長期以來已對該海域實行了控制,而且,這種權利的行使也得到其他國家直接或間接的承認

然而,這顯然並非中國在南海海域或南海諸島的歷史事實和現狀

換句話說,秦始皇以後的所謂中國人養成了一種強盜邏輯,那就是,只要發生領土爭執,就一定搬出「自古以來屬於中國」這句毫無邏輯概念的莫名其妙說詞

這種潑婦罵街式無限上綱的強盜哲學,本來不值一駁,但是面對廣大秦奴的漿糊腦筋,我們還是不得不略做闡釋

首先,自古以來這個「古」,是從什麽時候算起?如果大家都堅持「自古以來」,那麼,只好比誰更「古」。比下來,人類從非洲起源,是不是現在應該讓非洲人通吃全世界

再說,如果按照秦奴邏輯,今天的希臘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歐亞非?因為亞歷山大帝國曾經統治歐亞非。今天的義大利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歐亞非?因為古羅馬帝國曾經統治歐亞非。今天的蒙古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歐亞大陸?因為蒙古帝國曾經統治歐亞大陸。今天的埃及人是不是應該擁有整個北非,因為埃及帝國曾經統治整個北非;等等。有完沒完?好不好笑啊

自二次大戰以戰死數千萬人精疲力竭地結束原子彈發明以來人類的基本共識,就是盡力維持二戰以後的既定秩序。誰若想挑戰這個既定秩序,可以,但是必須用循序漸進的辦法不可用武力脅迫的方式。其實,這也算得上是現代人類文明的一大進步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1990年發生的第一次海灣戰爭以美國為首的34國聯軍之所以能順利攻打伊拉克,勢如破竹,就是因為伊拉克總統海珊聲稱科威特在一次大戰前曾經是伊拉克領土,是「自古以來」就是伊拉克的「固有領土」強行出兵佔領科威特犯了此一大忌的緣故。

或說,最近俄羅斯不也併吞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須知,這裡面的本質有所不同。海珊是出動大軍,強佔並不願與伊拉克合併的科威特。而克里米亞不同,克里米亞是通過公民投票,而且有高達百分之九十六的克里米亞人選擇與俄羅斯合併


4)毛共中國在南海造島對環境的破壞

據BBC報導, 澳大利亞珊瑚礁研究中心和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共同進行的研究顯示, 過去30年来,中國沿海和南海的珊瑚礁出现驚人退化珊瑚礁数量至少減少了百分之八十

事實上,我們用簡單常識即可想像,以毛共中國近年在南海那麼樣大規模地從海底抽沙造島,南海海底脆弱的珊瑚礁被摧殘到什麽程度?叫人不敢想像。

至於南海其他的珍稀野生物種,包括綠蠵龜等海龜在抽沙造島的過程中所遭受的摧殘,還用說嗎?

然而,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兩年前當中國開始在南海造島,遭到各界質疑時,北京官方的說詞理由,其中一項竟然是「為了協助保護南海的天然環境」!


5)中國在南海的作為可能引發的後果

首先,這些年由於中國在東海南海的片面強勢作為,已經引起週邊國家的驚覺警醒,急起直追,加強軍備。包括日本、越南、菲律賓、新加坡、澳大利亞、印尼、印度,無不為了中國所展現出的蠻橫大幅增加軍事預算,強化軍備

但即使如此,在還沒有真正爆發戰爭以前南海問題還是有幾種可能的走向

第一種可能當然是最理想的。那就是, 東協十國與中國切實做到他們於2002年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

這項宣言裡的第一條就是:各方重申以《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和1982年簽署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1976年簽署的《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和1953年中國提出的《和平共處五原則》,加上其它公認的國際法原理,作為處理南海國家間關係的基本準則

或者是,切實遵從海牙國際法庭即將對南海問題所做出的裁決

但是各位想想,以中國自秦始皇以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無知狂妄,這可能嗎?

第二種可能是,南海其他聲索國向中國屈膝,放棄主權聲索。

這些聲索國包括比較次要的 :1)汶萊。汶萊雖沒有聲稱島礁主權,但聲明擁有大陸棚附近之經濟海域, 與中國和馬來西亞的海域重疊。

2)印尼。印尼也沒有島礁爭執,但大陸棚經濟海域伸入中國所劃的九段線內 。

3)馬來西亞。 巴拉望北方海岸外的海域,與中國和馬來西亞的海域重疊。

上面是比較不明顯衝突的國家海域。至於菲律賓和越南,與南海水域息息相關。中國大筆一揮,把人家家門口的海域畫作是自己的。各位想想,換作是你,你可能就這麼無條件放棄嗎

至於台灣,台灣的立場確實尷尬。因為,只要一天到晚繼續頂著「Republic of China」這塊招牌,就免不了與毛共中國沆瀣一氣,意淫整個南海都是自己的

此所以,蔡英文新政府該怎麼面對南海問題,將是台灣的一大考驗

第三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長期對峙,但是沒有發生衝突或戰爭

這就好像拔河一樣兩方永遠勢均力敵,停在中線。各位想想,這可能嗎?

第四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甚至戰爭,中國獲勝,從此南海成為中國的內湖不再存在自由航行權

各位想想,這可能嗎?

首先, 中國如今固然經濟繁榮,外表軍力強大。但是,外行人看熱鬧,明眼人看門道。就如當年英國公使參觀北洋艦隊後,從細微末節斷定外表龐大的北洋艦隊不堪一擊一樣。 今天,就憑中國官員的貪腐如此嚴重,老百姓對當局的高壓如此敢怒不敢言,全國上下誰不盼望外逃等現象,中國軍隊能有什麼樣的素質自不難推論。

其次,海空戰不是陸地戰,除了武器裝備,還需要有精良紮實而且長期的協同訓練,不是靠人海戰術就可取勝。據各方(甚至包括中國自己)評估,光是和日本在海上開戰,日本海上自衛隊就有能力在一週內殲滅中國艦隊,更不要說和美國為主的海上聯盟對幹了。

第五種可能是,菲律賓向海牙國際法庭控訴的南海問題,預計今年下半年會做出裁決。依常識推測,國際法庭的判決可能不利於中國,而中國方面也已經做出聲明,表示不接受國際法庭的判決結果

好,如此一來,國際法庭還有什麽威信?如此一來,豈不顯示中國擺明了要推翻現有的國際秩序和遊戲規則?然而,以中國本身不講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個事實,中國所提出的國際秩序和遊戲規則豈不就是赤裸裸野蠻的弱肉強食

第六種可能是,由於中國經濟大幅衰退,國力萎縮,自顧不暇,自然也就無力於遙遠的南海南海自然可以恢復過去的平靜

但問題是,即使中國的經濟發展已經到頂大幅衰退也可以預期,但是,畢竟還需要一點時間,才會顯現在國力衰退上。而在此之前,中國領導層會不會為了轉移內部壓力進一步鼓動民族主義,南海因此先已經爆發了衝突或戰爭

第七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甚至戰爭,結果是,中國戰敗一方面屈辱丟臉,二方面類似當年鴉片戰爭,八國聯軍那樣,又來個舉國上下聲聲哭號「帝國主義又來侵略我們了啊!」。

各位想想,這是不是很有可能

第八種可能是,以美國,菲律賓,越南,澳洲,日本,印尼,新加坡,印度為主的結盟,在南海和中國發生武裝衝突,甚至戰爭,中國戰敗,一方面屈辱丟臉;二方面舉國哭號「帝國主義又來侵略我們了!」;三方面則惱羞成怒抓狂鋌而走險, 動用核武器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各位,這是不是最讓人不敢想,也最不願想的一種後果身為現代文明人的知識份子尤其是中國的知識份子,顯然有道德良心義務全力防範,而不是事不干己,甚至倒過來喊打喊殺,
叫好加油

(本文為作者五月三日在華府台灣同鄉會之演講稿。)


                                                                                         *******
                                              中國經濟走勢與台灣前途

這次台灣大選,總算在大多數人覺醒的情況下,順利用選票頭一次表達出對台灣主體意識的堅定認同。回顧二次大戰結束以來台灣命運的風風雨雨,至此總算給所有台灣人,以及所有關心台灣的文明世界友人,帶來撥雲見日的希望


**民心是後盾,經濟是基石**

筆者前文「脫胎換骨,此其時矣」裡曾經提到,二戰結束以來的七十多年間,台灣曾經有過幾次絕佳的獨立機會,可惜都被錯失。


第一次是,二戰結束之初,台灣在日本戰敗放棄對台主權後,曾有機會選擇獨立,或是美國託管,但是,當時以仕紳階層為代表的台灣人民,卻選擇回歸國民黨治下的中國

接下來的是,1971年,蔣介石國民黨政府在反攻無望,國際局勢丕變的情勢下,本有機會改換名實相符的國號以嶄新面目留在聯合國。然而,秦始皇大一統餘毒深入骨髓的蔣介石,卻堅持所謂的「漢賊不兩立」,致使台灣獨立的又一次良機,再度喪失

爾後,時隔二十年後的1990年代初,蘇聯瓦解,全世界一時間有近二十個國家從前蘇聯獨立出來,加入聯合國。加以其時中國還極端貧窮落後,自顧不暇, 台灣本可趁此獨立浪潮,順水推舟,順勢獨立,加入聯合國。然而,以當時台灣的民心民意,怎麼可能呢?

及至後來民進黨陳水扁上台,莫說距民心的普遍覺醒還有一大段距離,就算外部環境,也由於中國經濟開始坐大,變得對台灣極為不利。

其時也,甚至有些短視政客還高喊什麽「大膽西進」「去賺中國人的錢」等口號。 及至馬英九國民黨上台,更是加速傾中,與中國死死綁緊,在此情勢下,台灣眼看遲早將被吞噬遑論獨立自主

換句話說,當年台灣幾度錯失的獨立良機, 很大部份是由於中國方面的衰敗民不聊生自顧不暇。也就是說,台灣是否能獨立自主,主因固然由於本身的民意;另方面,也相對取決於中國的盛衰榮枯

道理很簡單,一個從秦始皇以降,滿腦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中國歷代政權,向來是一有實力,必然外侵,何止台灣,它還想宰制四鄰,稱霸全世界呢!

**多行不義必自斃**

然而, 多行不義必自斃。就在台灣民心覺醒,政權更替的當下,恰恰也正逢中國經濟開始走下坡之時。這簡直無異給台灣的獨立自主,帶來又一次機會


首先解釋,為什麽說它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因為,中國過去二、三十年的經濟之所以蓬勃發展,最主要原因是,靠著台灣、日本、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資金與技術;而台灣、日本、美國、西方當年之所以願意放棄圍堵向中國示好,固然有冷戰時期對抗前蘇聯的用意。另方面,對其時極端貧窮落後的中國抱有一定程度的同情,也是不爭的事實 。希望藉由發展中國的經濟免除中國人的飢饉軟化其人窮心惡輸出革命的好勇鬥狠之心;另方面則是,有意把中國拉進世界文明體系,指望其按規矩做生意彼此共存共榮

然而萬萬沒想到中國經濟一旦坐大,所展現的,卻是什麽嘴臉?且不說什麽感恩圖報之心了,反過來擺明的,卻是叫人情何以堪的翻臉無情

台灣這方面因為有秦始皇以來大一統思想潛意識的包袱情況或許特殊,姑不論之。但中國這種表現,看在日本、美國、西方眼裡,即便嘴上不說,但哪有不心寒後悔當初對中國的養虎自噬?如果筆者猜測沒錯,那麼, 日本、美國、西方現在對中國,內心裡肯定不會沒有幾分等著看好戲伺機收拾的幸災樂禍之心

其實,中國一方面要和西方為主的各國打交道、做生意、賺取經濟上的好處;另方面,又處處和西方各國對著幹。從否定自由民主法治人權這最基本的普世價值起,到直接挑戰攸關西方各國經貿戰略利益的南海稱霸。想想看,這種一手想賺錢,一手揮巴掌的言行不一做法,豈不自相矛盾?怎麼可能持久

再者,中國經濟這二、三十年來之所以飆升,除了由於台灣、日本、美國、西方基於互惠的想法,有意扶持外。另方面,也由於中國吃苦耐勞的人多,靠著壓榨億萬農民工的血汗,才換來今天的成果。然而,毛共當局那些作威作福吃喝嫖賭中飽私囊的層層貪官,可曾體恤過這些被壓榨剝削的億萬農民工

換言之,一個在經濟上坐大沒多久,就迫不及待對外逞威風對治下窮苦弱勢小民又毫不知憐恤的國家,如今經濟發展勢頭眼看走到底,這不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是什麽?

**代工裝配無根型經濟**

再就純經濟角度來看,事實上,明眼人僅憑常識即可看出,中國經濟從鄧小平改革開放發展至今 ,這所謂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實只是個「代工裝配無根型經濟」的空殼子,隨時可以傾塌。


這種本身毫無研發創新能力、復以貪官高壓制度不健全的「代工裝配無根型經濟」,一旦發展走入瓶頸,加上西方日本暗中抵制,可以想見,其經濟走勢的衰落,乃屬必然;搞得不好,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因此,這些年有人將中國經濟下滑比做日本經濟過去二十年的停滯,根本是將蘋果與香蕉類比,遠離實情

須知,一個國家的經濟,其實也反映了一個國家的國民素質。在這方面,日本從明治維新脫亞入歐全面西化起,首重即為國民素質的養成,就憑這點,毛共黨國教育高壓洗腦灌輸的這種培育奴才的做法,豈可望其項背?

說穿了,鄧小平在經濟上的改革開放,其實是抄短線,走為西方廠商代工裝配的路,憑藉量大,賺辛苦錢。這在一窮二白的當年,很容易造就出經濟繁榮,但是,再往下呢?

一個以一黨之私對政治和文化死抓箝制不放,任令紅二代成為騎在人民頭上的齷齪新貴。試問,有誰看得出其經濟的前景何在

**釜底抽薪**

當年懷抱著「兩岸一家親」心態,抄短線趕赴中國「大膽西進」「去賺中國人的錢」的台商,這幾年終於初嚐苦果不少人後悔莫及


如今,國際大環境更是隱然丕變適時上台的蔡英文新政府,如果也能認清中國經濟的真實面目與體質,仔細揣摩日本歐美先進國是怎麼樣默不作聲地對中國釜底抽薪,才可能研擬出對台灣長遠最有利的政策

一言以蔽之,這個在過去二十多年裡對台灣吃乾抹淨後倒過來耀武揚威的毛共中國,在經濟衰敗之後,將再度被打回原狀,無力外侵。如此,南海、東海勢將再度恢復平靜。同理,這難道不也是給台灣的獨立自主,帶來又一次新的契機
                                                                                         *******
                                                        脫胎換骨  此其時矣

盼望著,盼望著一月十六號的投票日,終於來了。

按照各種觀察,各方民調,如無意外,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應該篤定當選泛綠陣營在國會的席次也應該過半。

雖說政黨輪替是民主政治常態, 再說,馬英九國民黨政府所留下的爛攤子,可有得讓繼任者不知如何擦屁股馬英九國民黨政府所留下的「現狀」,真不知讓繼任者如何維持即便勝選老實說也沒什麽高興的。但是,對任何一個不願受秦始皇式大一統餘毒繼續干擾的台灣人來說,畢竟總算等到可以撥雲見日的一天

事實上,如所周知,台灣從二次大戰結束迄今真正面臨的問題說穿了,就是國家定位。而國家定位之所以會發生問題,又源於大多數人的民心民意

回顧二戰結束之初台灣在日本戰敗放棄對台主權之後,曾有機會獨立自主,但是,當時以仕紳階層為主的台灣人民,卻選擇回歸國民黨治下的中國,萬萬沒想到竟換來二二八的血腥屠殺

二二八的屠殺鎮壓可說是促成台灣人最大的一次覺醒,可惜為時已晚。

爾後接下來的是,1971年,蔣介石國民黨政府在反攻無望,國際局勢丕變的情勢下,本有機會改換名實相符的國號以嶄新面目留在聯合國。然而,目光如豆本身也是秦始皇大一統餘毒深入骨髓的蔣介石,卻堅持所謂「漢賊不兩立」的立場,致使台灣獨立自主的又一次良機,再度喪失

再爾後,時隔二十年後的1990年代初蘇聯瓦解,東歐解放,全世界霎時間有近三十個國家擺脫蘇聯控制,有近二十個國家從蘇聯獨立出來,加入聯合國。加以其時中國還極端貧窮落後,自顧不暇, 台灣本可趁此獨立浪潮,順勢獨立,加入聯合國。

然而,讀者諸君當然明瞭以當時台灣的民心民意,這可能嗎

甚至到後來民進黨陳水扁執政,老實說,距民心的普遍覺醒,也還有一大段距離。多種大規模民調顯示,當其時也,真心真意看穿看透秦始皇式大一統思想餘毒對秦始皇式大一統思想餘毒深惡痛絕的台灣人,還不是主流。

其實話說回來,只要大多數民心民意堅持以命運共同體的精神建立自主的國家,就算到2002年,也還有東帝汶可以從印尼獨立成功,加入聯合國;到2011年,也還有南蘇丹可以從蘇丹獨立,加入聯合國。

換句話說,不管潮流不潮流民心所向,才是一個國家獨立與否的最根本根源

然而,在台灣,一直要到2014年初,在馬英九國民黨執政六年,因為對中國一味傾斜擁抱換來台灣處境每況愈下之後, 才終於使台灣的普遍民心,尤其是新生代年青人,豁然覺醒。加以香港回歸後北京當局撕毀承諾步步進逼所逼出來的雨傘革命,終於使台灣人發現,如果兩岸關係的最終結局是「終極統一」,那將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悲劇

回顧二戰結束以來的歷史,台灣雖已錯過多次國家定位正常化的機會,但事實也許會證明, 1月16日的大選,憑藉著覺醒後的民心民意,將是上天給予台灣又一次脫胎換骨的契機

道理再簡單不過除非中國本身能改弦易轍, 接受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此一最基本的普世價值與文明世界接軌。否則的話, 中國就永遠是文明人類的公敵。準此,以台灣地緣戰略位置之重要台灣國家定位的正常化,就是東亞國際局勢的正常化台灣國家定位的正常化,就是東亞和平的基石,也就是台灣對國際和平和文明世界所做出的莫大貢獻

台灣的脫胎換骨,此其時矣天佑台灣


                                                                                       *******
                                不橫挑強鄰,也不應妄自菲薄「馬習會」有感

事前令人驚訝事後讓人傻眼的「馬習會」,終於落幕。

媒體陸續披露的過程來看,馬英九這次表現,不管是因為臨時被召事起倉促,所以準備不足;還是因為骨子裡的大一統情意結作祟;總之,在面對習進平時馬英九所顯露的那幅孺慕之情,不僅讓人作嘔,更大大有損他所應該代表的「中華民國」的國格和顏面

接下來的問題是
:首先,馬英九在面對習進平時,為什麽會如此自動自發矮半截簡直到自我作賤的地步?此一心態,值得國人共同省思。其次,在馬英九把台灣賣到如此地步把現狀搞得如此不堪之後,很可能當選下任總統的蔡英文,該如何面對?尤其是,該如何面對中國

這裡,也許得先從台灣人對中國的心態談起

記得柏楊生前在精研中國歷史後,得出一項結論,就是,小國千萬不要橫挑強鄰

證諸歷史,這確是事實。道理再簡單不過,小國橫挑強鄰,豈不自討苦吃,自找麻煩?事實上,除非夜郎自大,也很少小國會這麼愚蠢,這麼幹的。

但即便如此,柏楊此說也並非鐵律。因為,由於文明程度的不同小國的生存之道,也因時因地因人而有異

以歐美國家為例,位在強國週邊的小國,之所以仍能獨立自主安居樂業,就顯示了歐美這些強國不為已甚,講求均勢,多少還有點包容尊重之心。此外,這些小國本身的自重自愛,莊敬自強,更是主因。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就是眾所皆知的瑞士

與瑞士相比,老實說,台灣具有比瑞士好上百倍的天然屏障 一條一百三、四十公里寬的台灣海峽作為保護傘

換句話說,國土與強權相連的瑞士可以昂首獨立不受強權要脅擁有海峽天然屏障的台灣,卻為什麽要對中國卑躬屈膝到國幾不國的地步?

再者,為什麽寬僅34公里的英吉利海峽可以讓英國高枕無憂?為什麽寬僅67公里的保克海峽可以讓斯里蘭卡不受印度威脅?為什麽甚至連寬僅28公里的麻六甲海峽,可以有效分隔馬來西亞和印尼分隔新加坡與印尼?為什麽堂堂寬一百三、四十公里的台灣海峽卻要一天到晚受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中國喊打喊殺威脅進犯

其實,毛共中國自己很清楚,若想用武力征服台灣,首先就得順利跨越黑潮湍流的台灣海峽。然而,這點它做得到嗎

**海空戰不是陸地戰**

翻看歷史,我們會清楚發現,甚至連橫掃歐亞大陸所向披靡的強大蒙古帝國,先後兩次,以數千艘戰艦,從朝鮮半島跨越64公里寬的對馬海峽對日本發動攻擊,最後皆因不適水性以及沒有內應而慘敗收場。毛共中國又有什麽本事超越當年的蒙古帝國習進平又何德何能超越當年的忽必烈大帝

換句話說,海空戰爭不是陸地戰爭蒙古帝國天下無敵的鐵騎也好,毛澤東那套以人多取勝的「人民戰爭」也好,完全無用武之地

反過來,這種格外需要高素質兵員需要精良裝備,精確補給,精良訓練,精密協調的現代化海空戰,以毛共中國嚴重的貪污腐化,以毛共中國工業技術還落後歐美日本一大截的現實,只要台灣站穩腳跟強化防衛力量,內部不為毛共中國滲透潛伏分化杜絕內應,以美日強大的海空力量作為奧援,老實說,台灣在軍事上根本無需擔憂

致於發射飛彈打擊
。首先,台灣可以佈建嚴密的反飛彈防禦網作為反制。其次,這種公然侵略的蠻橫作法,豈會不遭致全世界譴責制裁後續的連鎖反應,它消受得了嗎?

換句話說,台灣即使不應橫挑強鄰,但也不應自我矮化到像馬英九對習進平那樣幾近投降簡直喪權辱國的地步

如今,令人詫異突如其來的「馬習會」總算過去,「馬習會」所製造出的莫名其妙毫無民意基礎的政治新框架會不會因此限制了明年極有可能上台蔡英文新政府對中國應有的分寸與態度,已成各方關注焦點。

然而不管怎麼說,時至二十一世紀,我台灣同胞只要能徹底掙脫被秦始皇以來歷代帝王及其奴才知識份子所強壓灌輸的什麽「大一統」「道統」「法統」「民族大義」「血濃於水」反智的非理性腐朽觀念 真正做到以命運共同體為原則以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為宗旨,配上台灣海峽所帶來的天然保障,再加上自由民主強國的同情心和同理心作為後盾,相信蔡英文及其支持者,當不會被什麽「地動山搖」的恫嚇給嚇著

反過來,我們還企盼明年的蔡英文新政府能更進一步站在文明人道的立場,針對毛共中國的不自由、不民主、沒法治、沒人權的落伍野蠻現象,提出規勸,為地球村的和平與進步,盡份心力

                                                                                       *******
                                                   馬英九被習進平綁架? 咎由自取!

馬英九即將於本星期六,在新加坡和習進平舉行兩岸史無前例的領導人會面

消息傳出,莫說舉國錯愕,甚至舉世譁然。因為,這麼一樁天大之事,怎麼會這麼突如其來的宣布?而且自宣布到執行,只短短三天時間?這豈是鄭重其事的國家大事簡直連兒戲都不如

如果說,這是籌謀已久的幕後協商,所以外人無從得知。但問題是,兩岸目前莫說在理論上還處於敵對狀態,就實質言,中國還以近兩千枚飛彈瞄準台灣,以如此背景,馬英九和習進平的會面豈可隱瞞到如此滴水不漏的地步?馬英九這位「中華民國」總統,顯然不僅有虧職守此舉更讓人匪夷所思

再說,以馬英九及其國民黨目前的民意支持度,已經跌到百分之十以下,馬英九還敢如此背離民意,逆勢操作,在這麼短時間裡,突如其來宣布要和對岸領導人破天荒會面,且會面日期就在三天之後。這一切,要不讓人起疑,豈可得乎

筆者所能想像的唯一解釋,就是馬英九遭到中國綁架。由於習進平對明年的台灣總統兼立委大選已無計可施,於是下達指令,要求進行「馬習會」,以便影響台灣目前幾乎底定的大選趨勢,同時藉此轉移對其經濟下滑及南海喪失顏面的注意力

馬英九這七年多來的一味傾中一方面自我繳械;另方面該從中國得的好處也都得了。如今對方要求見面,等於賞臉 也等於索債 因此,即使馬英九也深知此時此刻「馬習會」絕對不妥,但是,他敢拒絕嗎

可憐的馬英九,從一開始就認不清毛共(毛澤東式共產黨)的真面目自以為是地尋求什麽「歷史定位」,將其祖師爺兩蔣痛苦教訓所得出的諄諄教誨拋諸腦後, 反過來在大一統情意結下一心認祖歸宗。如今遭對方挾持,更有何說



                                                                                       *******
                                           對現今中國應有的戰略戰術認識

讀者友人來函最近的文章一方面稱面對秦始皇式的中國崛起甚至連包括美國在的所有國家不可掉以輕心一方面又對中國現代化武器的實際作戰能力強烈質疑。豈不自相矛盾

以下是筆者的解釋


記得毛澤東與蔣介石在大陸爭鋒時曾講過一句名言要其黨徒「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

事後證明毛澤東這話確是事實發揮了作用最終打敗老蔣讓自己登上天安門城樓「坐天下」

然而毛澤東這句話並非全部真相。實際真相應該是對某種敵人應該「在戰略上藐視在戰術上重視但是對種敵人反過來應該「在戰略上重視在戰術上藐視」。

兩句話看似相反實則一體兩面。至於當用何者端視敵人的本質以及與敵人的對比關係

*******

這裡就舉毛蔣鬥爭作例子

最初蔣介石的勢力實力比毛澤東大上百倍因此毛澤東集團必須在個戰場次戰役小心翼翼全力以赴 此即「在戰術上重視敵人」。但若就總體長遠局勢來看由於蔣介石集團本身嚴重貪腐化經由自我腐蝕遲早不堪一這也就是為什可以「在戰略上藐視他」的道理。

至於毛澤東曾誇口對付美國也要「在戰略上藐視」「美帝是個紙老虎」等等則是因為看穿美國是個自由民主的理性國家毛澤東關起門來殘民以逞的流氓作法雖極不以為然但也無可奈何不會對其造成立即威脅反倒還可藉此凝聚民氣

換句話從毛澤東的角度出發對付美國也「在戰略上藐視它」不能沒有道理

*******

至於筆者所「在面對當前野蠻中國崛起的情況包括美國在的任何一個文明國家任何一個文明個人都沒有自以為安全無慮對毛共中國掉以輕心的本錢。」

則是因為今天這個核武時代站在自由民主國家的人道立場在目前中國尚未腐蝕到自我分崩離析、土崩瓦解以前中國的地大人多觀迥異於現代文明因此沒有理由不對中國的胡攪蠻纏、拿核武器訛詐、甚至真幹造成玉石焚的後果小心防範。這也就是為什我們得「在戰略上重視它」的道理。

*******

致於戰術層面
尤其在海空軍戰術上別看中國兵時展示的裝備多麼華麗先進深入瞭解就會發覺不一笑

道理很簡單首先這些個先進武器有多少是中國自己研發製造紮實的現代工業其次以這樣一個無官不貪、知識子全力外逃的國度操作這些現代化先進武器的官兵究竟有多少訓練一旦戰起難道真能派上用場因為現代化的海空戰爭除了依靠武器的先進更需要精實的日常保養以及長期複雜高素質的兵員訓練

現在中國所要挑戰的是以美日為首的海空強權首當其衝的就是日本日本是道地的海洋國家親水是其世世代代的民族本性。俗話強龍不壓地頭蛇中國以其幾千年閉鎖大陸的特質突然間自以為不可一世硬要在完全不熟悉的領域挑戰以己之下駟對人之上駟豈不是既沒有知人之智復沒有自知之明豈不犯了兵家大忌

這也就是日本自衛隊前總參謀長為什麼敢誇口如果排除陸基戰略導彈日本海上自衛隊有能力在一週殲滅中國艦隊

換句話除非中國敢發動核子戰爭造成世界大戰玉石同歸於盡。否則的話那些華而不實的現代化武器或許能嚇一些小國要嚇美日顯然還早。這也就是為什幾年前釣魚台事件被中國挑起日本非但沒被嚇著反而倒過來修法重新武裝 - 也就是在面對毛共中國時在戰術上反而藐視它沒有被它忽弄

*******

眼看一些秦奴式的大一統民族主義者被中國的九三大得目眩神迷以為中國現在可是個和美國平起平坐可以隨時「修理小日本」的超級大國一些不明究理的台灣同胞也跟著膽顫心驚直呼台灣沒有獨立的本錢

對此筆者忍不住要強調面對中國這樣一個迄今還著秦始皇重包袱的半現代國家比起美日等西方強權才是真正的「紙老虎」。我們對其心態應該是雖然在戰略上小心、重視避免刺激它脆弱自卑的敏感神經在戰術上卻沒有必要被它的張聲勢給嚇倒

傳統上西方日本在提及對手時誇大對手能耐掩藏自己優勢的傾向。然而即便如此真實偶爾也會不經意間透露出來

日本首相安倍前些時和媒體餐敘酒後所吐的真言「必要時給中國在海上的狂妄行徑敲打一番。」像中國九三大兵後一位不具名的美國國防官員表示對於中國的武力展示華盛頓並不特別感到擔憂。」以及專研中國海軍的山敏秀教授中國潛艇相當粗其性能與日美潛艇比起來有如幼稚園與大學之間的懸殊差距。」

換句話現階段就海空戰來中國根本還不堪一。至於未來一方面海空軍實力直接關乎一個國家的總體實力和國民素質方面這幾年讓中國沾沾自喜耀武揚威的經濟繁榮眼看將走下坡。凡此中國的海空軍戰力眼見的未來有什麼理由胎換骨

*******

2016台灣總統大選即將來臨
中國當局也好台灣統派也罷難免又要祭出「強大的祖國人民解放軍」來恐嚇台灣選民如果了解實際真相就會發現台灣只要站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