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山湖記遊

October 8, 2011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這種說法有沒有科學根據﹖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在下雖非智者﹐但樂水之心卻不但有之﹐且樂此不疲

自來美國後﹐從最初落腳的新英格蘭﹐到後來的紐約﹐乃至目前的馬里蘭﹐發現美國可真是個水景豐富的國家﹐因此每逢週末假日﹐常會在地圖上找個代表有水的藍色所在﹐查好路徑﹐攜妻帶子或呼朋引伴前往一遊。

甚至早在1981年來美之前還在台灣的時候﹐不論婚前婚後﹐即使那時台灣交通還十分不便﹐道路狀況又差又爛﹐我也會想方設法﹐或搭車﹐或騎摩托車﹐從台北一路顛顛簸簸地到八里﹐淡水﹐金山﹐瑞芳﹐鼻頭角等北海岸景點。其目的﹐只不過為了親親水的芳澤﹐看看海的景色

後隨年歲漸長﹐越來越發現﹐不論海水﹐河水﹐湖水﹐乃至小水塘裡的塘水﹐甚至家中的玻璃魚缸﹐幾乎只要是水﹐都會讓我感到--。因此之故﹐1989年春自紐約搬來馬里蘭後﹐干脆在家後院自己動手挖了個小水塘﹐養魚為樂。

不特此也﹐為了進一步方便水中遊﹐幾年前還買了條小船﹐裝上馬達﹐掛上汽車﹐拖到凡可以下水的地方﹐放流水上﹐徜徉其間。每逢秋冬之際﹐一葉扁舟在江河之上﹐岸邊的層層楓紅盡收眼底﹐倒也有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之慨。

*不大不小的湖*

不過話又說回來﹐就像所有登山者一樣﹐如果老爬同一座山﹐老走同一條山徑﹐久之也不免乏味﹐會很自然地想去爬不同的山﹐走不同的山徑﹐觀賞不一樣的景色﹐嘗試不同的新鮮。

水也一樣﹐不但有江﹐海﹐河﹐湖之分﹐而且每種水域又可分成許多不同種類。我雖遊歷過諸多水景﹐但總結之後發現﹐真正最讓我心儀的﹐可能還是湖水﹐而且最好是不大不小的湖


道理很簡單。就水質而言﹐鹹水不如淡水。鹹水的腐蝕性固不用說了﹐就算坐在岸邊欣賞﹐微風過後﹐淡水所帶來的往往是一陣清涼﹐而鹹水所帶來的﹐除了清涼外﹐還可能夾雜着點腥黏。

至于大小﹐像五大湖那樣的大湖﹐固然壯矣美矣﹐但如果真要深入湖心去徜徉一番﹐可就不那麼回事了。原因無他﹐五大湖實在太大﹐大到無邊無涯望不到盡頭﹐而且比許多海還要深﹐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怎不叫人怕怕﹖

事實上﹐就在19751110日﹐五大湖中最大的蘇必略湖裡還發生過一起離奇的船難。當時﹐一艘10萬噸級的現代化貨輪費茲杰羅號﹐正滿載鐵礦砂從明尼蘇達州的杜勒斯港開往底特律﹐但是﹐在開到距蘇必略湖東南方白魚角17英里時﹐突然從雷達屏幕上消失﹐不知去向。

雖然自古以來在五大湖發生船難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像這樣的現代化巨輪在天候如此正常的情況下﹐突然無緣無故失蹤﹐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是湖上突然起了風暴﹖還是湖水突然起了巨大旋渦﹖還是﹐﹐﹐﹐﹖

不管怎麼說﹐這艘裝有現代化雷達導航設備的巨輪在沉沒前為什麼連個呼救訊號都沒有發出﹖加以現代船舶設計﹐即使沉沒﹐也不應沉得如此之快。凡此種種﹐至今仍令專家感到不解。

不過也因此﹐使費茲杰羅號成為五大湖史上最著名的沉船之一﹐成了鐵達尼號事件後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沉船事故。被譜成的歌曲﹐被寫成的小說﹐詩篇﹐被拍攝成的電影﹐電視﹐數量也僅次于鐵達尼號。

*河水多變*

不過與此相反﹐許多小湖又嫌太小﹐不但視野有限﹐不易體驗水上特有的那種悠閑﹐而且由於汽油馬達船哪怕馬力再小﹐速度也還是相對太快﹐因此﹐為了避免撞上水中其他遊客﹐根本也不被管理當局所允許。

至於河﹐又有河的問題。就以華府附近的波多馬克河為例﹐有的河段固然還算深廣﹐但更多河段卻相當窄淺﹐礁石密佈。再說﹐河水的清潔度也經常發生變化﹐不論是人為的污染也好﹐還是上游大雨過後沖刷下大量的泥沙枯枝廢棄物也罷﹐許多時候﹐河水也讓人不敢親近。

因此﹐在大華府附近找尋一個不大不小的湖泊﹐哪怕是人工湖也好﹐乃成為我多年來休閒上的一個目標

指算來﹐位於維吉尼亞州東北部﹐距華府100多英里的安娜湖(LAKE ANNA)算是一個﹔位於賓州中南部﹐距華府約125英里的雷斯鎮湖(LAKE RESTOWN)也算一個﹔還有﹐就是位於馬里蘭州西北部﹐距華府180多英里的深溪湖(DEEP CREEK LAKE)了。

但在幾度造訪後發現﹐這三處人工湖的水域大小雖然適中﹐距離也不至太遠﹐但卻各有缺點﹐仍嫌美中不足。

舉例來說﹐像安娜湖﹐一來﹐距華府大都會似嫌太近﹐難免較為喧囂。二來﹐其中有大片湖水是作為附近核電場的冷卻用水﹐不得靠近。試想﹐有這麼個敏感的核電廠坐落其間﹐即使景觀再美﹐悠閑感也免不了要大打折扣吧。

雷斯鎮湖﹐雖沒有核電廠這類現代科技擺在一旁叫人渾身不自在﹐但由于湖水是在高山峽谷中蓄積而成﹐在湖的許多部份﹐湖岸即是陡峭的高山﹐因此當然也阻礙了 視線。尤其在夏天遊人眾多之際﹐湖面游船如織﹐快艇﹐水上摩托車﹐忽左忽右呼嘯而過﹐此時此刻如果視野再被近距離的高山阻攔﹐可想而知﹐那份悠閑感也就只 好泡湯。

至于深溪湖﹐大概算是這三處人工湖中景色最優美的了﹐然可惜之處也在此。由于地處馬里蘭州﹐維吉尼亞州﹐和西維吉尼亞三州交界處﹐交通發達﹐因此﹐早就被開發商相中﹐湖周圍空地也早已開發殆盡。試想﹐一個已開發殆盡的風景區﹐可會是尋幽訪勝的好處所﹖

*
第一眼就發現*

然而﹐皇天不負苦心人。2002年夏﹐當我計劃一年一度的家庭露營避靜時﹐拿起地圖把目光外拓﹐結果決定﹐轉移到一個比上述三湖距離都遠﹐也比上述三湖面積都大的一個從未去過的人工湖 -- 位於維吉尼亞州西南方﹐距華府大約270英里的史密斯山湖(SMITH MOUNTAIN LAKE)試試。

話說當我帶着老妻兒子開車將抵營地 -- 史密斯山湖州立公園時﹐第一眼就發現﹐這﹐可能就是我心目中華盛頓大都會區方圓三百英里內﹐最理想的一處游山玩水的地點了。

首先﹐這湖的附近沒有綿延不絕的高山阻攔視線﹐四週盡是大體平坦的農田﹐看起來宛如一望無際般廣闊。雖然位於西邊遠處的阿帕拉契山山脈隱約可見﹐但畢竟距離十分遙遠﹐不但不構成視覺上的障礙﹐反而增加了藍山般的美感()

其次﹐位於湖的東邊﹐也就是用以筑壩蓄水的天然屏障﹐也只是兩座平地拔起﹐一左一右一大一小的單獨的大山﹐即所稱的史密斯山(SMITH MOUNTAIN)是也。


*
與阿帕拉契山平行*

這兩座與阿帕拉契山山脈幾乎平行﹐但是距阿帕拉契山有七﹐八十英里之遙的史密斯山﹐不論從遠處陸地上觀﹐還是從近處水面上看﹐都是很奇特的。說它是一前一後也好﹐說它是一左一右也行﹐總之﹐就是獨一無二的兩座幾乎從平地拔起的巍峨大山

于兩山當中的峽谷是維吉尼亞州西南方最大一條河 -- 羅諾克河(ROANOKE RIVER)所流經。因此﹐早在1920年代﹐美國阿帕拉契電力公司就看中此地﹐決定建壩蓄水﹐進行發電。後由于一次大戰﹐二次大戰相繼爆發﹐以及其 他徵地﹐經費等問題﹐一直拖到四十年後的1960年才正式動工。

1963
年﹐這座寬816英尺﹐高227英尺的水壩終於完成﹐開始蓄水。三年後的1966年三月﹐也就是說﹐等了足足三年﹐才把水庫的水完全蓄滿﹐形成一個水域面積廣達兩萬零六百英畝的人工湖

從空中鳥瞰﹐或者說﹐從地圖上看﹐由於這座湖的湖岸少見的曲折蜿蜒﹐不但有點像擴大了的台灣珊瑚潭﹐而且還像極了一條中國龍﹐靜臥其間

龍首部份就是羅諾克河和其主要支流 -- 黑水河匯流處﹔龍身就是因水位提高而變粗了的羅諾克河﹔至于黑水河及其他一兩條較小的支流則看起來像是龍鬚。老實說﹐其形狀整體看來不僅像條中國龍﹐而且還像條騰空而起神采飛揚的飛龍。

*拱壩之美*

此同時﹐由于工程師們在此所建的水壩﹐是屬胡佛水壩同一類型的鋼筋混凝土拱壩。一方面﹐壩的兩邊深深鍥入兩山堅硬的岩石﹔另方面﹐由于壩體成拱形﹐側面所 能承受的水壓也大幅提高﹐壩體高度自然可遠高于一般直挺挺的土石壩。換句話說﹐不但擴大了水庫面積﹐也大大增加了水庫容量。

老實說﹐就水壩本身造型來說﹐拱形壩就已經要比直板板的土石壩來得美觀好看了﹐更何況﹐不論從空中鳥瞰﹐還是從湖面或陸地遠觀﹐水壩兩旁一左一右一大一小的史密斯山更像極了兩條低頭戲水的長龍。若然﹐則此一鋼筋混凝土半圓形拱壩﹐豈不就像兩條遊龍嘴裡追逐嬉戲的一顆明珠嗎﹖

記得頭一次開車將抵湖區﹐從公路上遠望湖遠方那兩座巍峨壯觀一字橫開當中凹陷的史密斯山時﹐就情不自禁地讚道﹕[這不像極了兩條長龍﹖]於是立將該湖私自命名為雙龍湖

趣的是﹐就在雙龍湖水壩開工興建的時候﹐阿帕拉契電力公司在同一條河下游二十英里處一個名叫里斯維爾(Leesville)的地方﹐也同時興建一座980 英尺寬﹐90英尺高的土石壩﹐再度把羅諾克河河水擋住﹐另外形成一座周圍湖岸達100英里的里斯維爾湖(Leesville Lake)﹐為更下游地區提供防洪和發電。

因此之故﹐在夜晚客戶用電量減少時﹐雙龍湖電廠所發出的多餘電力﹐還可被用來將里斯維爾湖的湖水﹐回抽到雙龍湖裡去﹐彌補白天發電所流失的水量。

*湖岸五百英里*

前已言之﹐雙龍湖湖岸是難得少見的曲折蜿蜒﹐從空中鳥瞰簡直就像如假包換的珊瑚一樣﹐因此﹐水體最長部份雖只有四十英里﹐但湖岸卻長達五百多英里。在這樣豐富多變的湖岸四周﹐該會有多少美景勝地

果不期然﹐露營的第二天我們就發現﹐這座人工湖不但巨大﹐而且極深﹐大部份水域水深都超過百呎﹐最深處更深達185英尺。記得頭一次在湖面盪舟時﹐突然見到一艘有三﹐五層甲板高的巨型觀光輪從旁靜悄悄迤邐而過﹐還着實嚇了一跳。

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船上音樂開得老大﹐有人在甲板上翩翩起舞﹐有人懶洋洋地憑欄遠眺﹐還有人在甲板上忙著烤肉飄香。

天﹐我們駕著小船特意沿羅諾克河溯河而上﹐去尋訪湖的最西北方一處名叫哈迪(HARDY)的小鎮時﹐赫然發現﹐那艘曾經把我們嚇了一跳的巨型觀光船也來到 這裡。原來﹐甚至連這裡湖的上游部份﹐水深也有二﹐三十英尺﹐足供大型船支往來。而這裡﹐距水壩直線距離已四十英里﹐足見此湖之大矣。

從哈迪往上﹐才算是真正脫離湖區﹐恢復羅諾克河河身後﹐河道一下子變得狹窄﹐但是仍有相當深度﹐大船是不便了﹐但小船照樣可輕而易舉地溯河而上﹐直抵維吉尼亞州西南方最大的城市 -- 羅諾克(ROANOKE)

*水質絕佳*

雙龍湖除了那獨特的景致令人陶醉外﹐其實﹐它的特點還在它的水質和氣候。

這話怎麼說呢﹖由于雙龍湖地理位置較南﹐夏季較長﹐冬季一般不會結冰﹐因此﹐可供玩水的時間比較多。自建成後早已成為各方水上玩家的熱門地點。每到夏季﹐各型船支四面八方蜂擁而至﹐熱鬧非凡。尤其是﹐由於地處海拔九百多英尺高地﹐即使夏季﹐戶外蚊蟲也少﹐對露營者而言更是一大利多

其次﹐由於雙龍湖是發源於阿帕拉契山的羅諾克河上的第一座水庫﹐上游處全是樹林或農業區﹐基本上沒有污染﹐加以湖闊水深﹐使水質變得絕佳。不但附近所產葡萄酒因此聞名﹐也使水上玩家格外鐘情。

就拿我自身經驗來說吧﹐每次在湖心游過泳後﹐雖然不可能用上什麼肥皂洗髮精之類的清潔劑﹐但感覺卻比在浴室裡洗澡還要來得--爽。道理很簡單﹐此水質遠非那經過又消毒又過濾的自來水所能比也

一次﹐在營地隔壁﹐一對中年夫婦帶著兩個還在讀中學的兒子﹐拖著一艘快艇遠從新澤西州而來。據他們說﹐這是他們二十年來第二十次夏天來此渡假﹐而且一渡就是一個月。原因就是為了這裡是他們所見方圓五百英里內(從新澤西州算起)﹐景致最美﹐水域最佳﹐水質最好的飆船所在。

哈﹗這可真是此心同﹐此理同了﹗

*
多少樓台煙雨中*

讀者或許會問﹐既然這麼樣一個好山好水的所在﹐以美國的商業化社會﹐難道沒有開發商去開發﹐吸引人們來此渡假或購買渡假屋什麼的﹖

當然有。不但有﹐而且很多。據我所知﹐舉凡湖週圍景觀好的部份﹐早就已被富商巨賈們買下建了各式各樣美倫美奐的湖濱別墅了

記得有個陰雨綿綿的早上﹐我一邊慢慢地盪舟﹐一邊悠閑地賞景﹐當看到那或遠或近點綴在綠蔭叢中的幢幢華屋時﹐不禁遙想起中國古代的江南水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看過[湖濱散記]的讀者大概都對梭羅筆下的瓦爾登湖印象深刻。那種渺無人煙的自然與寧靜﹐當今之世恐怕是難尋了。然則﹐瓦爾登湖所呈現的固是一種絕世之美﹐雙龍湖的美又何嘗不是另一種境界﹖也許﹐湖之於人﹐其感受大概是大同小異吧。(20077)


(
) 凡是被茂密森林所覆蓋的山巒﹐若從遠距離觀看﹐往往會因為光線折射和空中水氣的緣故﹐變成藍色﹐成為所謂的藍山”(Blue Mountain)




 

隆冬露營記

October 3, 2011

人類果真是好新鮮的動物﹐即使再--適的生活﹐過久了﹐也會膩。總是時 不時想換點花樣﹐給 生活來點調劑。加上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人類社會基本算是承平日久﹐經濟不斷發展財富不斷累積的結果﹐造成越來越多人口袋裡麥克麥克﹐所以﹐根據統計 2000年全球搭乘飛機旅遊的人數﹐光是比1990年就多出一倍。甚至在911事件後的2002年﹐全球航空旅客的成長率﹐也比911事件前的2000 年﹐增加了百分之十七。顯然﹐連恐怖主義的死亡威脅也壓制不住人們搭飛機旅遊的樂趣和慾望

不過也正因此﹐聯合國環境署前些日子發出警告﹐航空旅遊 --- 特別是搭乘飛機前往過去人跡罕至的自然風景保護區旅遊﹐已成了破壞全球環境的最大殺手之一。

相對于搭乘飛機旅遊會破壞環境﹐露營則成了人們另一種選擇
。除了可滿足旅遊的慾望﹐還可讓人暫時反樸歸真一番﹐嚐嚐類似老祖宗們的生活風味。對於已慘遭人類如此破壞的地球環境﹐也減少一份良心上的不安。

因此之故﹐這幾年來﹐莫說美國﹐就算在地狹人稠的台灣﹐露營也照樣蔚為風氣。在美國﹐許多連鎖百貨店裡的露營用品部﹐越擴越大。說是應付顧客需要也好﹐主動刺激人們購買也好﹐反正是﹐廠家們無不挖空心思設計出琳琅滿目叫人眼花繚亂的露營用品。

事實上﹐北美大陸尤其美加兩國﹐到處公園﹐其中絕大多數都附設有露營區。而且﹐除了極少數為了維護原始環境﹐大部份露營區裡都有水有電﹐許多還提供熱水。老實說﹐居美國而不露營﹐簡直暴殄天物

不過話說回來﹐露營也者﹐畢竟是露營﹐生活上的方便當然不可能和我們習以為常的現代生活相提並論。因此﹐一個人如果自認自己金枝玉葉 --- 怕風﹐怕雨﹐怕冷﹐怕熱﹐怕太陽﹐怕蚊虫﹐怕毒蛇猛獸(雖然絕大多數地方想找都找不到)﹐那麼﹐莫說大部份華人同胞還沒有露營習慣﹐就算懂得露營情趣的老美﹐真正肯花精神去露營的﹐也是少數。

我也是在來了美國十五年之後的一九九六年﹐在一次偶然機會裡﹐才頭一次領略在美國露營的樂趣。

**
從野馬開始 **

說那年兒子九歲﹐我和老婆趁春假之便﹐帶着他和那時才三歲大的黃金獵犬ERNEY 開車去馬里蘭州東海岸一處有野馬的國家公園參觀。據說這裡是美國東部唯一一處有野馬的國家公園﹐咱們此行的目的當然是去欣賞野馬。但在遊公園時﹐無意間發 現露營區裡有許多人三三兩地烤肉﹐聊天﹐嬉戲﹐一副悠哉游哉的樣子。頓時心生羨慕﹐心想當晚何不也租塊營地﹐就睡在我們那部迷你麵包車裡過夜﹐也免得一路 疲勞再開一百八十哩路趕回家呢﹖

當時正值春寒料峭﹐但一家三口居然在車上睡了--適的一覺ERNEY則被我們用鏈子拴著睡在車底。一早起來﹐眼見窗外草地一片白霜﹐當時還真擔心狗兒會不在會夜裡給凍斃了﹖結果滿不是那回事。一見我們下車﹐牠可精神好得很﹐尾巴立刻搖個不停。

自此以後﹐這七八年來﹐露營成了我們這小家庭每年冬天以外渡假的頭號選擇。屈指算來﹐露過營的地點已超過三十個。涵蓋面北起加拿大安大略省中部﹐南至北卡羅萊納州西南﹔東從美國東北角的緬因州﹐西到通往西部之門的聖路易。而其中最精彩的﹐當然要屬一九九八年那次以近一個月時間環繞五大湖的壯舉

但前年十二月底的一次冬季露營﹐則是我在這些年的露營記錄裡﹐唯一一次在冰天雪地中的露營﹐情趣至今難忘

話說自從以露營方式環繞五大湖一圈後﹐我成了個露營專家大概當之無愧﹐不但見識過各種露營場面﹐也懂得絕大多數露營所需技巧。唯一沒有嘗試過不敢誇口的﹐就是冬天露營。然礙于老婆兒子堅決反對和時間上遲遲無法配合﹐這個心願一直拖到前年底才總算實現。

者如果不健忘的話﹐當記得去冬可是美東多年來少見的嚴寒兼多雪。我們所選擇的露營地是位于賓州中部海拔一千七百多英尺的[雷斯鎮湖](LAKE RAYSTOWN)。當我們于十二月二十七日從馬里蘭開車抵達時﹐除了露營區的積雪大體被剷雪車清除外﹐公園裡已積雪三呎﹐湖面則結冰至少一呎。在可容納 兩百多個帳篷的營區裡﹐只有十幾輛汽車房屋坐落其間﹐搭帳篷的不過五﹑六個﹐這些人多半是外地來此冰釣的南方釣客。

下車後﹐我們首先把 營地上的積雪大致整平﹐隨即在上面開始架設營帳。此時氣溫大約華氏十八度(攝氏零下七八度之間)﹐一歲半的拉布拉多犬PEPSI 和九歲的黃金獵犬ERNEY由于都屬大型寒帶狗﹐不但不怕冷﹐而且還特別喜歡雪﹐一從車子裡跳出來﹐便瘋狂也似的在雪地裡追跑。因為正值隆冬﹐我們可以不 用擔心牠們會染到什麼虱子跳蚤之類的寄生虫﹐回家後又得費周張清理。至于我們三人﹐也因為忙著架營帳﹐生營火﹐搬東西﹐忙得暫時忘卻了寒冷

接著把三具充氣式床墊吹飽﹐把床鋪好﹐再把自動控溫的風扇型小電暖氣用延長線插好電﹐放進這十呎見方﹐六呎高的帳篷裡﹐就算一切搞定。由于冬季﹐加上位于山間樹林之中﹐所以雖然還不到四點﹐感覺上已開始天黑。

** 露天火鍋 **

晚咱們就挨著因為木材太潮濕而造成礔礔啪啪聲響的營火邊﹐用攜帶式小瓦斯爐在冰天雪地裡吃起火鍋﹐臉上不時吹來像刀割似的冷風﹐但也不時感覺到從營火和火 鍋傳來的溫暖。兩盞強力瓦斯燈的燈光映照著雪地﹐感覺比夏天露營時明亮。由于樹葉都掉光了﹐視野比夏天好﹐也沒有夏夜時那種不知密林裡躲著什麼野獸的恐怖 感。

吃完火鍋﹐把桌上收拾乾淨﹐趕緊鑽進帳篷﹐這才發現﹐因為密不透氣的緣故﹐帳篷裡此時已熱到像三溫暖的蒸氣箱一樣﹐我們還得把電暖氣的溫度調低才能忍受。稍事休息後﹐三個人拿起各自的換洗衣物﹐鼓起勇氣﹐回到這時已攝氏零下十度的帳篷外﹐涉雪走到五十碼外的浴室去洗澡。

冬天洗熱水澡的美好滋味大概人人都嘗過﹐但是﹐在攝氏零下十幾度的野外洗熱水澡﹐那種過癮即使身歷其境也無法用筆墨形容。勉強形容的話﹐也許就像在酷熱的溽暑天裡滿身大汗運動後﹐在樹蔭下享受一杯冰涼飲料的滋味吧。唯一的缺點是﹐之後又得從浴室走過五十碼的冰天雪地﹐才能回到營帳。嘿﹐這可是十足的天然三溫暖﹗

等老婆孩子都進了營帳安頓後﹐我做番最後巡視。把營火用雪徹底澆熄﹐把掛在樹上的瓦斯燈關好﹐這才陡然發現﹐今夜是月明星稀的滿月之夜﹐加上山上空氣乾淨兼雪地反光﹐難怪剛才會覺得月亮是那麼明亮



露過營睡過帳篷的人都知道﹐帳篷內外只隔着薄薄一層塑膠布﹐隔音和保溫效果其實不多。因此﹐睡覺時不但可以聽到山上的風聲﹐冰冷的寒氣也會不斷從外面幅射進 來﹐使我們那具會自動控溫的風扇型電暖氣﹐每隔一﹑二十秒就自動啟動﹐接著一連吹個幾分鐘才停下來﹐如此周而復始。不過﹐整個營帳裡倒也因此溫暖如春

**
冰釣 **

第二天一早﹐鑽出營帳查看掛在樹上的溫度計﹐發現氣溫已低到只有華氏六度---攝氏零下十四度。把兩隻狗從車上放下來時﹐發現牠們呼出的熱氣居然在車窗內沿結成了一層薄冰。這不就像愛斯基摩人所住的冰屋(IGLOO)嗎﹖

據說狗的體溫比人高﹐所以不怕冷。果然﹐才從車裡出來﹐兩隻狗立刻抖抖身子﹐飛也似地奔向冰雪中的樹林裡去大小便。

們穿好重裘﹐前往湖邊﹐欣賞和春夏秋三季截然不同的景色。只見那深綠色的湖水這時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叫人詫異的是﹐印象中遼闊的湖面﹐怎麼結了冰覆 上雪之後﹐感覺沒那麼大呢﹖也許﹐除了視覺改變的原因外﹐我猜想﹐湖面變成了可以行走的硬地(冰面)﹐大概也是原因之一吧。因為不再有那種掉下去深不可測 的感覺﹐恐懼感自然減少﹐距離感自然也隨之拉近。

湖面此時點綴著寥寥幾個正在冰釣的人﹐有的還搭了色彩鮮艷的小帳篷坐在裡面垂釣。我們 人躬著腰曲著膝從冰上積雪顫巍巍地走到最近一位釣客。這位大約五十來歲的當地白人﹐看到居然有人一大早來瞧熱鬧﹐而且還是黃面孔的東方人﹐露出不敢相信的 神色。不過也因此對我們格外熱情﹐指給我們看他用鑽子挖鑿的一個有兩個拳頭大小的冰洞﹐ 我探頭細看﹐發現冰的厚度足有一呎以上。老婆看了後﹐對會不會掉進湖裡的懮慮也大為減輕。

指着身旁桶子裡三條十來吋的湖魚---大嘴BASS 告訴我們﹐冬天釣魚有時比夏天容易﹐因為釣魚的人少﹐水面上無人活動﹐不會把魚嚇跑。但同樣地﹐由于冬天湖水冰冷﹐魚兒也半處在半冬眠狀態﹐因此﹐最容易 的辦法是﹐在清晨天亮前那段時候﹐用燈光把魚兒吵醒引誘它們到釣餌附近上鉤。他的這三條魚就是在天亮前釣到的。更妙的是﹐這位老兄還在桶子底下點了塊蠟燭 ﹐目的顯然是讓桶裡的水暫不結冰。說實在﹐我如果不是一向反對狩獵釣魚﹐冰上釣魚的樂趣倒也真想嘗試嘗試

接著我們再蹣跚地走到兩百碼外去拜訪另一位坐在小帳篷裡垂釣的人。嘿嘿﹐他的帳篷裡居然還有燒瓦斯的小煖爐。可惜此人專心釣魚﹐對咱們的造訪愛理不理﹐我們當然也識趣地快快離開。

** 湖底的雷斯鎮 **

回營地﹐鑽進車子﹐兩隻戴著滑雪手套的手也幾乎凍僵。把引擎發動了十幾分鐘取暖﹐手指的知覺才逐漸恢復。隨後開車去二十五英里外湖的北面看水壩。對了﹐這 是一個靠水壩形成的人工湖。壩址位于湖的北端﹐截流賓州中部由南往北流的朱尼阿塔河。由于湖水淹沒了當時河谷最大的一處村落雷斯鎮(Raystown) 故以此為名。

空中鳥瞰﹐雷斯鎮湖的形狀呈S型南北縱走。南北直線長三十英里﹐湖面最寬處不到兩英里﹐因為迂迴曲折的關係﹐湖岸總長達二百多英里。水域面積八千英畝﹐如 果加上週圍的水土保護區﹐則整個雷斯鎮湖區的面積有兩萬九千英畝。在這些水土保護區內﹐除了野生動物棲息地外﹐還開闢了大大小小五﹑六座公園﹐供人們露營 ﹐划船﹐釣魚﹐打獵﹐游泳﹐健行等戶外活動。

至于這座由聯邦工兵署于一九六八年修建的水壩﹐壩高九十六英尺。我們開車到壩頂參觀﹐一面是湖上幾乎一望無際的白色雪原﹐一面是順著水壩陡然凹陷的山谷。一陣風來﹐把冰上積雪向壩底山谷吹得漫天飛舞﹐久久不散﹐頗讓人有種蒼茫大地之感

據導覽手冊﹐當初修建這座水壩的主要目的是防洪。但這麼高的水壩﹐這麼巨量的湖水﹐豈能不用來發電﹖果然﹐雖然湖面全部結冰﹐但設在壩底的發電機照常運 轉。湖水通過發電機後洶湧排放出來﹐上頭還冒著熱氣。但是﹐大概因為天氣實在太冷﹐距發電機排水口只四五百碼的下游河道兩旁﹐照樣結起了冰﹐上覆白雪﹐我 們從壩頂遠眺﹐好像河流一下子成了小溪。

參觀完水壩後﹐沿著湖的另一邊繞回來﹐還在路邊一家當地小店買了兩條已處理好的湖魚﹐帶回營地享受一頓鮮魚火鍋。

**
浣熊 **

來應該一夜無話﹐但是睡到半夜我微微醒來﹐聽到貓頭鷹在附近枝頭啼叫。正當我準備稍稍清醒一點來享受那柔和的啼聲時﹐隱約聽到有動物在偷吃昨晚留在野餐桌 上的剩菜。於是一骨碌爬起來﹐把帳篷拉鏈拉開一看﹐果然不錯﹐一隻體形有中等狗大小的浣熊﹐正在野餐桌下的雪地裡﹐啃咬被牠打翻的火鍋裡已經結凍的剩菜。 本想算了﹐反正也是殘羹剩菜不足為惜﹐但為了搶救桌上昨天在店裡買的一盒藍梅冰淇淋﹐乃顧不得老婆孩子還在酣睡﹐大喝一聲。同一時間﹐一向好管閑事的 PEPSI也跟著在車子裡狂吠﹐這才把那隻浣熊給趕跑。

浣熊的臉和身上的斑紋經常被卡通畫家用作小偷造型﹐這幾年露營多了﹐才發覺卡通畫家真是觀察入微
。浣熊的行徑確實有點兒像小偷。因為﹐牠們一定是等人熟睡的深夜時分才出來對人們的食物下手﹐而且一定單獨行動。每次露營﹐給我們騷擾最大的﹐多半還不是體格魁梧的黑熊﹐而是這外表可愛的浣熊。事後回想﹐若非那隻貓頭鷹﹐我這盒心愛的藍梅冰淇淋肯定已經報銷。

這下我只好穿上外衣﹐冒著嚴寒﹐把冰淇淋放進汽車引擎蓋下面的空間保存後﹐再鑽回營帳。但經過這番折騰﹐睡意全消﹐最後不知輾轉反側了多久才昏昏睡去。一覺醒來﹐天已大亮。

本想再去湖上嚐嚐走在湖心上的滋味﹐或者還可能遇到有人溜冰或打冰上曲棍球什麼的﹐但老婆孩子已開始不耐﹐催促我趕快回家。老實說﹐他們肯陪我這戶外狂在冰天雪地中老遠跑來露營﹐儘管只短短三天兩夜﹐我已感激不盡﹐怎好再得寸進尺﹖於是匆匆把營帳收拾﹐打道回府﹐完成了我期待已久的隆冬露營(20041)



 

Blog Archive

歡迎指教